羽灰阑落

这里阑落★
弧长废猫一只√
很高兴能与你们相识★

【夜青】同化游戏(5)

浮出水面冒个泡【×】
私设有,ooc有【√】
结局篇上线~
……
……
……
又是废墟。
青坊主逐渐觉得,无数次面对这样的景象的他,已经习惯了。
多么可笑的想法啊。哪怕他一直在做着抗争,努力想要去改变些什么。啊,是啊,改变些什么呢?为了苍生吗?这个概念究竟是变得模糊不清,还是更加坚定……为什么自己不知道了?
茶白色的长发上紫意一点点晕开扩散。那双似乎失去了焦距的眸子里,黯淡下去的茶金色一点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诡谲的青色。
自己已经彻底变不回去了吧。彻彻底底地抛弃了作为人类的身份的他,从今往后,在漫长的岁月里,将以妖物的身份存在下去。
从表象来看,他终究是被同化了。
青色的眸子内有什么被瞬间点燃。焦距渐渐找回,锁定于那半倚着自己魔戟的恶鬼身上。
他记得,夜叉说过,于他而言,这只是一场【游戏】。
一场游戏吗。然而自己被迫堵上了自己的信念和诸多生灵的性命。
但青坊主还记得很多事情,无论是他离开曾经所在寺庙时对方丈的允诺,还是初遇夜叉时自己所做出的决定,亦或是,自己对村民们的承诺。
他要度了他。
他没有忘记,也没有放弃。
可是他已经输了。
……
“锵!”
金属剧烈碰撞的声音一下子炸开,伴随着紫色和金色两种不同的妖气,扭曲着周围的空气。
青坊主用自己的禅杖格住夜叉的魔戟,浅紫色的长发散开,随着冲击带来的气流上下翻飞着。
几番交手过后,两人同时向后退了一段距离。青坊主单臂前伸,将禅杖端平于自己面前。而夜叉则是舔了舔嘴唇,笑得更加肆意妄然。
怎么说呢,夜叉也感到有些意外。为什么那个和尚彻底堕妖以后,能……这么好看?
好吧,跑题了。
不过当亲眼看着青坊主的气息彻底化为沾染着自己气息的妖气时,夜叉的内心却多了一种说不出的微妙感。
他……应该属于自己。
虽然说看样子是他赢了。按照赌约,青坊主的确已经成为属于自己的玩具了。然而还没等到他做出什么决定,那道不似往常夹杂着梵文的金色妖气就凌厉地迎面击来。
夜叉依稀记得,青坊主说想要度了他。只是事到如今,夜叉只觉得讽刺无比。
难道此时的青坊主还能做到吗?
“别忘了我们的赌约,臭和尚……你已经输了,难道你还想耍赖么?”
“……”
就像突然惊醒一般,青坊主闻言颤了颤,却并没有回答什么。
他并没有想要反悔,但是如今彻底同化以后,之前一直萦绕着自己无法消除的杀戮意识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是被自己理所当然化了。一点一点地,双手沾染的鲜血终于是多到无法洗净的地步……禅杖伏魔,以证禅心。
自己终于是成了魔障。
这些……是因为夜叉吗。
自己本以为自己为了苍生而执意度妖,而不知从何时起,这份执念却具体化至夜叉一妖身上。那么,这是孽,还是缘?
夜叉依旧笑着看与自己对峙着的青坊主持杖的那只手微微握紧,他眼底的妖纹不复鲜艳,像血水划过干涸后残留的痕迹。
虽然说对青坊主主动的出手感到意外,但很快夜叉就明白了些什么。青坊主妖化毕竟是因他的血而由人类堕妖,即使这个过程并不迅速,但是作为恶鬼,他暴戾的妖力毕竟完全不同于人类应该有的力量,与青坊主这种佛家子弟运用的偏向于净化的慈悲力量更是大相庭径。
所以在完全转化之后的一段时间里,不适应大概是正常的……甚至还会受到它的影响被它左右。
算了。他不介意再陪青坊主玩玩。反正过于漫长的生命终究是无聊的,多一点趣味又何乐而不为。
这样想着的夜叉举起了自己的魔戟,幽蓝色的波光涌动,来自于黄泉的浪涛受到召唤聚集于这片新生的废墟上,散发着死亡的气息。
“……黄泉之海。”
随着那四个字节的缓缓吐露,夹杂着紫色妖气高速旋转的浪花一个接一个地从青坊主脚下盛开,引起一阵又一阵锐利的气旋。
然而青坊主可以说是极其冷静地判断着,他迅速移位躲避,青色的眸子里连带起一串幽蓝色的轨迹。他袈裟上的血迹早已经干涸,透露出一种死寂的黑。紧握着的禅杖上,金色的佛光明明灭灭。
“那天,你在我面前杀了那些村民……就是用的这一招吧。”
夜叉终于是听见青坊主开口,然而那一向不喜不悲的声音这一次却不同于以往,变得寒冷如冰。
有趣……这也是同化效应影响的作用么?
“那又怎样?”
调笑着加快了自己的攻势,夜叉暗地里步伐连变,如鬼魅般来到青坊主身后一戟扫去,却被青坊主一禅杖稳稳架住。
“那你也不过如此。”
无视夜叉那讽刺般的感叹,青坊主禅杖上金色流光突然爆发开来,密密麻麻的梵文连带着妖佛交织的力量瞬间吞没了紫色的恶鬼。
……?!啧,大意了吗。
不得不说,虽然这些梵文还是无法对他造成致命的伤害,但这其中毕竟夹杂着不属于妖的佛光……还是会有些痛的。
那和尚,下手倒是一点也不留情。
如此想着,不知名的怒气便微微涌了起来。
夜叉强行压下那密密麻麻的痛觉带来的嗜血欲望,幽蓝的眸子带上了一丝认真。
“小看你了。”
话音未落,对面青坊主衣袂翻飞,灰蒙蒙的天空下紫金双色的光再次剧烈地纠缠交杂起来。
交错的光影间夜叉隐隐约约看见青坊主的表情——大概彻底堕妖后在同化影响下他失去了作为人类时的那抹柔和的气息,眉头微微蹙起,青色的瞳中流露着冷光。
挥戟重新划出凌厉的攻势,明明是战斗,夜叉的脑海里却抑制不住地流过之前种种的回忆……在那个木头和尚还算是个人类的时候,无论是他站在洒落着璀璨阳光的小溪边,目光柔和地望着岸边丛生的野花也好,还是在自己设计下的圈套中,他双手染血,略微失神的模样也好。
那双眼睛中唯一没有变化的,恐怕是一种莫名的执着。
自那些过后,自己每每面临杀戮之时,再也没有了那种毫无顾忌的感觉。那真实存在着的一瞬间的疑迟,夜叉本以为在自己漫长的妖生中,是不可能出现的。
而此时此刻,紫发的恶鬼突然意识到。青坊主那份执着为何而产生的原因,自己恐怕占去了极大一部分。
当时纯粹因为想要戏弄青坊主而一时兴起为他埋下的转化的种子,如今开花结果后,却偏离了自己的预想。
“啊……这种结局。”
所以说到底是在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自己竟然也被他影响同化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
真是干得漂亮。
夜叉只是一瞬间的失神,青坊主禅杖上金色的梵文便再一次包围了他。伴随着那声冷冽的禅心,竟是将他硬生生压制在地。
“那么,情况变化了。恶鬼啊,在被我度化前,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青坊努力主稳住了因体力逐渐开始不支而轻轻摇晃起来的身形,微微喘息着。他只手执起禅杖,居高临下地直指向夜叉。
夜叉只是与他对视,脸上依旧是那抹意味不明的笑容。
“本大爷没想到,你的执念会有这么深。明明之前还被本大爷耍得团团转……呵。”
如此看来,无论这是缘还是孽,本大爷都觉得,这场游戏终究还是有趣的啊。
对,你是有趣的。青坊主。
“只是你低估了本大爷的能力,同时高估了你自己的身体状况。”
“刚刚由人类堕妖不久的你,虽然比人类强了不少,但也早就撑不住了吧。”
夜叉的笑声陡然划破了诡异的寂静。看上去被压制在地的紫发恶鬼抬起了手,凭空做了一个响指的手势。
紫色的妖气再度肆虐开来,在那愈发霸道的气息下,残存的金色挣扎绞动着终是支离破碎。青坊主眼神一黯后退一步撑住一旁坍塌房屋残存的墙壁,嘴角有鲜血缓缓渗出。
终于是撑不住了吗?
犹如那天黄昏下,他看着夜叉黄泉之海吞噬一切生灵,却无法改变只有任人宰割。
也如同那天,夜叉一把掐住自己的下颌,不容反抗地将自己拉向他,然后两唇相接。
“唔……咳咳咳。”
呼吸被强行打乱的感觉非常糟糕。满腔都是自己的血腥气的情况下,那熟悉的液体被再次渡入自己口中,顺着咽喉滑下,最终与自己融为一体。
到奇怪的是,自己自彻底转化以来由于堕妖而产生的不适感竟然一点点地减弱了。待到青坊主终于是反应过来什么时,他强行推开了在自己身上作乱的夜叉,青色的瞳孔眸光连连闪动。
“真是浪费本大爷一番苦心,本大爷好心帮你接受这新生的妖力,你就这样对待本大爷?”舔舔唇边残存的血迹,夜叉饶有趣味地看面色极差的青坊主,满口挪揄。
“你赢了,游戏也结束了。”青坊主缓缓开口,声音里带着些许波动。“你不杀我,还做这种事情……是想羞辱贫僧吗。”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么样?”
“别忘了,按照赌约,你是属于我的玩物了。永远地。”
夜叉耸肩,邪笑着的脸上隐隐约约透露出一丝理所当然的得意。
这个和尚虽然个性无聊透顶,但是总能让自己感到有趣。漫长的岁月里,这样的存在,自己又怎能放任不管?
“说起来啊大师,你刚刚说【羞辱】?其实本大爷还可以做一些更过分的事情哦,要不要试一下?”
“……?”
青坊主怔愣,随即毫不犹豫地拒绝。
不管是什么,他相信那都不会是什么他可以接受的恶趣味。
虽说愿赌服输,他现在也刚刚堕妖,修为完全不够。想要真正不输给那只恶鬼,自己大概还真得继续修行才是。
不过,实现【度】的方式,也并不一定得是【超度】或者【杀戮】啊。
或许留在他身边的话……
青坊主抬头望向那只恶鬼,却突然意识到自从赌约开始以来,除了这七天内对村庄毁灭性的打击,夜叉对平民的杀戮概率似乎在一点点降低。
虽然这一点,夜叉可能并没有注意到。
很多时候,真正的【同化】并不是表面上的改变,而是在潜移默化中,被他人所影响。
被他人所影响吗。
青坊主微微垂眸,唇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来。
“我说,夜叉?”
“啊?”
“这次是我输了,我自然不会离开你。只是……”
要不要,再来赌一次呢?
END
……
……
……
因为一些缘故这次大概拖拉了很久,所以我就把最后两章的内容合并成一篇了求不介意(*꒦ິ⌓꒦ີ)
最后是谢谢一直看下去并看到这里的你们~

评论(6)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