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奶盖不加冰

一切都是一场梦。
梦醒了,就该看到真实了。

【fgo】两种假设

fgo福尔摩斯和莫里亚蒂相关的短打。
文不对题系列【咳】
大概就是假设了两种情况——
一种是教授发现咕哒召唤出了老福的一丢丢反应×
一种是老福发现咕哒召唤出了教授的一丢丢反应×
ooc请轻拍,也欢迎捉虫【我超没自信的啊】
……
……

教授的场合

……

莫里亚蒂没想到迦勒底的御主,那个叫藤丸立香的小姑娘竟然真的在某一天成功召唤出了夏洛克·福尔摩斯。

虽然从自己意外地来到迦勒底以后,已经不止一次听到立香念叨着做梦也想要让那位听上去超级不得了的大侦探有朝一日能够真正降临迦勒底——以至于无论是刷狗粮刷训练场还是刷QP的时候都是这样已经很久了。虽然立香并不能算是彻头彻尾的非洲人,但当这一天真的到来时,莫里亚蒂表示自己的心情还是说不出来的复杂。

不过嘛……

其实复杂也复杂不到哪里去。毕竟自己其实在这一段时间里,通过某些蛛丝马迹以及那位达芬奇的某些行为已经隐约能够感受到那侦探的灵基反应——似乎很遥远但是又似乎近得就存在于这个迦勒底之中。然而莫里亚蒂只是一去想要确认,又会莫名失去线索。

想了想之前发生在新宿的事情,教授不禁冷笑了一声。

如果是那个福尔摩斯的话,他又想要玩什么把戏设什么圈套那现在的自己也不会介意继续奉陪到底。毕竟他们一直是针锋相对的存在,无论是在所谓的小说里,还是在所谓的英灵座。

只是自己作为一名反英雄这样去描述福尔摩斯的话,的确是有一点充满了讽刺性质。

嗯,也不过是一点点而已吧。

而言归正传,此时莫里亚蒂能想象出召唤室此时此刻正一派欢喜充斥着过年般氛围的样子。在头痛地揉了揉额角之后,他还是打算前去确认某件事情。

自己的房间距离召唤室并不远,而根据之前的通报时间来看他们应该还在那里。而事实也正如他所料,召唤室的大门打开着,站在外面都能听到里面的立香正兴奋地与那个侦探交谈的声音。

真不愧是福尔摩斯啊,那个【伟大】的咨询侦探……竟然如此受迦勒底御主的欢迎。

不动声色地撇撇嘴角,莫里亚蒂发觉自己已经在门口站了很久了。他抚平自己有些打皱的衣角,缓慢平稳地走了进去。而也就在那一袭黑衣真正映入眼帘的那一刻,福尔摩斯,那个自己最讨厌最碍事的家伙的的确确来到了迦勒底的事情,才突然真正地在他脑海里真实了起来。

该来的总是会来的,这也真是没办法的事。

在那一瞬间,莫里亚蒂顿时感受到一股锐利的目光锁定在了自己身上。年长的教授尽可能平静地回看过去,果不其然就对上了福尔摩斯那双祖母绿一般的眸子。

……还是那样警敏,一点都没变。

在这一瞬间,福尔摩斯又从自己身上观察出了什么呢。
虽然说自己几个月前经过漫长的计算成功地赏了那家伙一个背刺和失败的滋味,但无论多少次那张脸看上去还是那样讨厌。

就像过期变质的沙丁鱼罐头和走了味的白兰地。

“没想到你还真被召唤出来了啊。”莫里亚蒂听见自己悠然地说着,紧握着手杖枪的手却力道大到指节隐隐发白。

“那是当然,因为立香小姐的召唤实在是很诚恳不是吗?”将对方的表情动作悉数收入眼底后,福尔摩斯对着一旁的藤丸立香微笑着点了点头:“不过看来我的确是来对地方了。”

闻言藤丸立香同样是清晰地感受到了空气中突然变了质的紧张气息——她看了看缓慢地走向这边并越来越近的莫里亚蒂,又看了看身旁陷入沉思且淡然自若的福尔摩斯,最后看了看自己手上依旧幸存的三划令咒。

召唤系统由于不久前的使用依旧闪烁着梦幻般的荧光,星空般深邃缥缈的灵基召唤阵旁,藤丸立香遗留下来的那些少的可怜的圣晶石晕开了暗淡的光。

这场景无论从哪里看来都有些不太妙。

“那么,立香小姐。请允许我单独和这位数学教授谈一谈。”最后还是侦探率先开了口,从语气上立香分明能感受到这是一个肯定句。

虽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藤丸立香还是坚持着先交代完了福尔摩斯之后在迦勒底要做的事情,然后才有些不情愿地离开了召唤室,顺便好心地为两人关上了门。

“……”

“所以,莫里亚蒂教授,你不辞辛苦地从自己房间专程赶来召唤室,应该不只是想要和我叙旧的吧。”

几乎是门咔嗒关上的下一秒,福尔摩斯用指腹摩挲把玩着手中的烟斗并发出质疑,眉毛微微挑起。

“何以见得?”

“依照你的性格,如果只是单纯想要【叙旧】的话,在我刚被召唤出来甚至连召唤室都没有离开的情况下就直接冲进来暴露自己,这于你而言几乎是不可能而且是非常不明智的选择。”

说到这里,福尔摩斯停顿了一下。他一直观察着面前年长者的神情,而此时他没有遗漏一分一毫的表情变化——“除非你,有什么必须立即,在我没有走出这间召唤室时就必须要确认的事情,是这样的吗。”

……

老福的场合

……

福尔摩斯感觉最近自己的右眼皮一直在跳个不停。他揉了揉自己的额角,瞟了一眼床头的注射器,最终还是选择走到了窗前。

虽然人理烧却式被阻止了并没有能够解决所有的问题,但也确实为雪山上的迦勒底带来了一片晴空。

英灵其实并不像人类一样需要规定性质的足够睡眠,所以他并不认为这是自己没有休息好的缘故。但如果非要说这是其他方面的预感,下一个特异点分明还没有出现,剩下的可能性也所剩无几。

这使得福尔摩斯仔细地回忆了一下。然后他意识到了今天正处于一个什么样的时期。

他的御主,藤丸立香,是个运气不大好的小姑娘。

早在他回应立香的召唤之前,他依稀记得某个喜欢暗地里搞事情的犯罪界不得了的角色早已经落地,而且经历过两次概率up了。

很幸运,福尔摩斯愉快地发现自己来到这所迦勒底之后,并没有看到那所谓教授的影子。这可真是一件令人心情愉悦的事情。

大概是沉船了吧,引用一下立香的话来说。

但谁知道那个小姑娘不死心呢。

顺便福尔摩斯对于立香坚持还想要召唤教授的行为感到十分地好奇与无法理解。

——这有什么好处吗?还不如考虑一下花生什么时候落地。

“五星啊!!”

福尔摩斯还记得当时立香对于自己回应召唤而感动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模样,突然心里有了点数。

啊,应该是缺五星了吧。

总之,言归正传,今天是莫里亚蒂第三次up的日子。

这之前立香一直秉承着绝不让自己手上石头数多于三个的原则,难道说这小姑娘沉船沉多了,所以一发入魂了么。

那可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

这样想着福尔摩斯微微蹙起了眉头,他推开房门,朝着召唤室走去。

还隔着大老远的距离,福尔摩斯就听到了召唤室里藤丸立香又开心又激动的声音——太好了我终于可以看到你们在我旮旯地吵架了——!

……什么?

福尔摩斯右眼皮又是一跳。

叹了口气,他在门口达芬奇欲言又止的眼神注视下推开了召唤室的门。

星空一般的召唤阵残留的灵子光圈尚未散去,上下翻飞折射着虹光的的浮尘间,是藤丸立香雀跃无比的身影。
在她身后,微微上了年纪的从者嘴角依稀上扬。他褐色的衣装依旧整洁,幽蓝的蝴蝶灵子仿佛来自于他那质感独特的披肩,在空中飞舞两圈半后悄然破碎。

福尔摩斯把玩了一下手中的石楠烟斗,暗地里感叹立香还真的召唤出了莫里亚蒂。

这下可好,以后的日子怕是格外缤纷有趣了。

“这不是大侦探福尔摩斯嘛。”

不知何时莫里亚蒂察觉到了福尔摩斯的存在,他蓝灰色的眸子瞬间锁定在了门口,然而侦探只是笑了一笑,向他微微致意。

“啊,这不是社会上最大的祸害毒瘤数学教授莫里亚蒂吗。”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