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灰阑落

这里阑落★
弧长废猫一只√
很高兴能与你们相识★

【夜青】同化游戏(4.5)

继续私设有,ooc有【√】
浮上水面冒个泡~
以及……这篇大概从各种意义上都是4.5呢【我在说什么啊】
……
……
……
将时间拉回到村庄覆灭前夕……
第五日清晨。
距夜叉所说的最终期限,还有整整两天。
第一缕晨光透过村外小溪溪畔上了年纪的古木,顺着茂密的枝叶流淌而下,在地面碎开一片。
青坊主禅坐在小溪岸边,凝视着清澈的溪水,茶金色的眸中掩映着柔柔的波光。
他轻轻闭眼,一片黑暗中浮现出的猩红混杂着隐隐约约的紫意,夹杂着不知名的杂音,让他无法安宁。
这五天来……很多无辜的人都死去了,只因为这场恶劣的游戏。
他还是没能救下他们。
而迷失的思维一旦走偏,就难以拉回。根深蒂固地在内心扎根,无声地迅速生长。
入定的坐姿被打破,青坊主陡然用手撑住自己的额头,冷汗顺着他脸颊的弧度缓缓滑落。
这场游戏的结局是什么,又会是什么?
到底会有多少人死去,而早已犯下杀戒的自己,是否又会背负更加深重的罪孽?
浅淡的紫色逐渐自他茶白色的发梢浮现,一点点蚕食着它原本的颜色,以摧枯拉朽的速度向上蔓延。
正当他觉得自己再也支撑不住的时候,一阵夹杂着雨后草本清新气息的风轻柔地拂过。随之出现的层层暖意逐渐将他包围起来,而随着那浅绿色的光的闪烁浮动,青坊主觉得自己的内心重新趋于平静……浮现于长发上的浅淡紫意也一点点褪去,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那样。
是谁帮了自己吗?
青坊主转头看去,娇小的少女抱着巨大的蒲公英站在两米开外的地方。她小心翼翼地看了看自己所在的方向,几乎将整个人都藏在了那株蒲公英的后面。
“那……那个,你感觉好点了吗?”
她怯怯地开口,又有些害怕般地往后退了几步。她白皙的手紧紧地抓着巨大的蒲公英,声音也越来越小。
“嗯。”
青坊主看了看她,尽量表示友好地点了点头。不知为何,少女的行为让他感觉自己看上去……仿佛很可怕的样子。
“你是妖吗?”
……
“你的状况真的很糟糕了……啊,抱,抱歉,我……”
“没事,我不介意的。”
总算是明白了自己没有敌意,名为【萤草】的少女抱着她的蒲公英蹲在青坊主的身边,眨了眨水灵灵的双眼,上下打量着他。
她是妖物,青坊主是知道的。
但同为妖物,她与夜叉的区别实在是太大了一点……不知为何,那紫发恶鬼的面容随之浮现在自己眼前,挥之不去。
“那,那我应该告诉你吗?”萤草见他并不介意,深吸一口气继续开口道。“你应该并不是妖物,你曾经是人类。但是,那个,你现在却并不是人类了……”
他知道的啊。
他知道的。
这个说法,他听说过很多次了。
他早就不是人类了。
“虽然我不知道是谁打算同化你,但是你想要变回人类吗?”
闻言青坊主只是一愣。他看向娇小的少女,平淡无波的面容里带上了一丝复杂。他下意识不想去接受这个事实,也本以为这是无法做到的。但……
“你知道方法吗?”
结果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其实只是维持你的现状,不变得更糟糕的方法啦……那个。”
萤草用蒲公英轻轻拍打着小溪的水面,阳光漏到她黑色的长发上,映着她的面容,天真烂漫。
“因为如果这种同化想要彻底消除的话,只有那只妖本身消亡才可以做到的……”
本身消亡……是要杀了夜叉吗?
不对,自己明明是想要度了他。
那么,为什么?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思维变成了这个样子……这般仿佛可以理所当然地【杀】了谁的样子?
就像一种潜移默化的改变?
【是这样的吗?】
“那个,请千万不要受到到影响……”
恍惚间,萤草的声音拉回了发散的思绪。青坊主轻微一颤不觉间虚握了双拳,额上有冷汗滑落。
“请维持你自己的本心,不要被影响。无论是今后遇到什么,或者是那只妖物对你做了什么,都不要因此而波动,因为这正是加速同化的催化剂……啊,我是说……”
突然间发觉青坊主的脸色变得特别糟糕,萤草犹犹豫豫地停下了自己的解释,脸上写满了担忧。
“你为什么会帮我?”
不知道过了多久,青坊主淡淡地开口,打破了这其中微妙的沉默。
“因为你大概是很多年来不排斥我的人类了吧,那个,抱歉,如果可以把现在的你当作人类的话……”萤草有些害怕地低了低头,不敢去看青坊主的表情。“我明明……很喜欢这个村子,小觉也是,可是,可是为什么他们都那么敌视我们呢?”
“你喜欢这个村子……喜欢人类?”
映入眼帘的是少女泫然欲泣的面容,青坊主无奈地叹了口气,语气里隐隐约约也带着一丝惊讶。原本以为妖物都像夜叉那样,视人类为蝼蚁,傲慢恶劣,但如今看来却不是这样吗?
“是啊,我欣赏他们……”萤草小声地说着,她重新把那株巨大的蒲公英紧紧抱在怀里,就像它能给自己很大的勇气一样。“这个村子里的人类与人类之间充满了幸福与欢乐,他们寿命很短暂,但是我每天都能听见他们愉快的笑声,听见他们虔诚的祷告……人类也很棒的啊……有时候我真的会这么觉得。但是最近我总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我总觉得有什么很恐怖的事情就要发生了,我,我真的有点害怕……呜。”
“……”
萤草还在努力地说着什么,但接下来的话青坊主全都听不见了。他的目光通过萤草看向她身后不远处的灌木丛内。一条黑色的猫尾巴悠悠地探了出来,有一下没一下地甩动着。
……夜叉。
“那个,抱歉。”
这一次并没有注意到青坊主突然变化的神色,萤草扯了扯他的青色长袖,起身小心翼翼地鞠了一躬。“我似乎说了很多傻话,希望你不要介意。我,我该离开了,我出来太久了,小觉他们会担心的……”
娇小的少女一边往回跑着一边朝他挥了挥手,脸上带着歉意与隐隐约约的期待。
“我们还会见面的吗?在这个村庄?”
……
……
电脑的荧屏还闪烁着幽幽的光。在橙黄色的灯光下,茶白色长发的男人目光从最后的对话框萤草所说的话上游离。手指颤了颤,点击了缓存。
一时间,偌大的空间里只剩下了一旁敲击键盘的声音。然而并没有多久,那声音也逐渐停息下来,鸦雀无声。
“怎么,你要放弃了么。阿青?”
一旁穿着正式的紫发男人笑意盈盈地盯着身边突然停下的人,蓝色的眸子里却尽是寒冷。
“别忘了我们的赌注哦,这场游戏你要是输了的话……”
“没有,我只是稍微休息一下。”
被称为‘阿青’的男子面无表情地回应道,甚至目光从始至终没有落到过对方身上。
“你参与制作的游戏都那么变态,尤其是这次。夜叉。”
“啊呀啊呀~那还真是谢谢你的夸奖了。不过你不觉得这很有趣吗?游戏里我们所控制的角色和我们一样,都在一场赌局中呢。”
“你是故意的。”
“哈~”
“真是恶趣味。”
听着对方毫不掩饰的厌恶语气,夜叉只是微微勾了勾嘴角,摊着手,笑道。
“那又怎样?反正你已经答应了不是吗?你别无选择。再说了,想要制作出能赢过你的游戏,我不得不努把力去好好做,不是吗~”
闻言茶发男子并没有再说什么,他拿起一旁桌上的矿泉水,旋开盖子喝了一口。
“即使如此,不得不说的是,这个游戏里人物的心理,虽然做得很细致,但你是不是加得有点多?”
“哪里有多,这样不就更真实吗?”
夜叉耸耸肩,仿佛对对方的质疑感到些微不爽。他转身重新面对荧屏,手指微动点击下【继续】。
“好了,你也休息够了吧?那我们继续吧……阿青,你可别输了~”
……
……
“出来吧,你听够了么?”
一直到看不见萤草,青坊主才淡淡开口。而之前一直在灌木丛那处的黑猫不知何时已经踱至自己面前,一双蓝幽幽的眸子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喵~”
它一歪脑袋轻轻叫了一声,紧接着打了个哈欠。青坊主眼角的余光甚至能看见它那锋利的牙齿闪烁着森森冷光。
“本大爷以为,你这木头和尚今天躲到这里是放弃了呢……”
只是一瞬间,面前的黑猫消失不见。青坊主只见那恶鬼面对着自己盘腿坐下,一手撑着头打量着自己。
“谁知道却是来和小姑娘约会了呀~”
感受到夜叉语气里满满的挪揄讽刺,青坊主不觉皱了皱眉,冷冷道。
“我自是不可能放弃。”
“哦,是吗?可是你连本大爷接下来想对这个村庄做什么都不知道……你是什么都不可能做到的,还不懂?”
抬眉,轻笑。夜叉望着沉默的青坊主,笑容冰冷而又渗人。
“你所想要拼命保护的人类们,他们脆弱得就像一只只蚂蚁,只要本大爷动动手……”
一抹狰狞自夜叉脸上浮现,他一手唤出自己的魔戟,一道黄泉之水就朝着溪畔盛开的花丛打去。
“他们就会立即消失,就像你之前所看到的那样,就像这些无聊的花这样!”
然而意料之中植物被撕碎的场景却并没有如期而至。金色的梵文散去,青坊主横举着自己的禅杖,脸上汗珠滴滴滑落。
走上前去挥戟驱散那些柔和的金色妖力,夜叉一步步逼近青坊主,身边是愈发浓郁而又夹杂着血腥味的狂暴妖气。
“呵,连这几株植物都要保护吗?你还真是慈悲得可怜啊……你这么大公无私,又能得到些什么?”
青坊主不言不语,只是重新举起了自己的禅杖。随着金色的气息瞬间扩散与那紫色的妖气不断碰撞,他看着一步步走过来的夜叉,那常年冰冷的面容上,却缓缓漾开了一抹带着无奈的浅淡笑意……有如冰雪消融。
“我心向佛,本无欲无求啊。”
看着那笑容夜叉不知为何停下了步伐。而在短暂的怔愣之后,一股自心底油然而生的不适感顿时令他烦躁无比。冷哼一声夜叉突然放下了自己的魔戟,周围胡乱暴动的妖气也随着他攻击意识的消退而逐渐平息。他凝视着青坊主,许久之后,转身离去。
“是么,无欲无求?这就是你的理由?不过我们的游戏还没结束不是吗……比起现在,本大爷更希望看到的游戏的结局。如果让你现在就去死那就太无趣了。在那之前,你就好好地挣扎吧。”
“在最后,本大爷会让你明白……你所守护的,都是些什么样的存在。”
“……”
一直到夜叉离去很久,青坊主才缓缓放下自己的禅杖,有些脱力地撑着它,半跪在地。
夜叉说得对,自己这堕妖都不完全的身体,目前根本无法和他抗衡。
但是……
【请维持你自己的本心。】
他将手轻轻放置到自己的胸口,那下面的心脏依旧有节奏地跳动着,一下,又一下。
我的……本心吗?
我不会丢失它的,是吗。
……
距离游戏结束还有整整两天,死亡的气息萦绕在这个可怜的小村庄上空,久久不散。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