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灰阑落

这里阑落★
弧长废猫一只√
很高兴能与你们相识★

【夜青】同化游戏(4)

依旧ooc有,继续私设……
此章最后有皮肤大师设定掉落。
以及……把一些小闲话放在了最后qwq
……
……
……
“来陪本大爷玩个游戏吧,一场带有赌注的游戏。”
那恶鬼站在那里,一双妖瞳凝视着佛像前那一抹青意,笑得肆意妄然。
“如果我拒绝呢。”
青坊主漠然回看,语气平淡得听不出悲喜。
“本大爷用一整个村中人类的性命作赌注,你也拒绝?”
仿佛早已料到青坊主会作出抵触,夜叉只是嘲讽地冷笑几声,然后饶有趣味地发现对方的面色开始一点点发白。
“还想拒绝吗?或者说你要对他们坐视不管……?”
漫长的沉默,最终化为青坊主一声叹息。
他早该料到,这恶鬼性情顽劣,应是有千百种方法逼迫自己妥协,也不知为何对自己产生了兴趣。然而他没想到的是,夜叉轻笑得那般理所当然,赌的却是一村生灵。
“你……想让我做什么?”
看得出青坊主性情变化纵是再多么地冷淡平静,那双茶金色的眸子里也开始泛起怒意。他睫毛微垂,投下的些微阴影将瞳中那一抹若有若无的青色掩埋。
“很简单,本大爷将会在接下来一个星期内逐渐屠尽这个山脚下的那个村落。如果你能在这一个星期内保住他们哪怕一个人活了下来,本大爷就算自己输,乖乖让你度……”
夜叉慵懒地斜倚在自己的魔戟上,手臂随意一晃指了指大致的方向,蓝紫色妖瞳微微眯起,似笑非笑地看着一言不发的青坊主。
“但相反,如果你失败了……”
那声音本就低沉,现在更是平平增添了几分刺骨的寒意,连氛围都压抑了不少。
“就乖乖成为本大爷的玩具吧。”
又是一阵沉默。
“那么,从明天的太阳升起那时,这个游戏就正式开始了哟~大师。”
将青坊主的沉默当作默认,夜叉转身离开寺庙,身形逐渐消失在月光暗淡的夜幕里。
不知过了多久,烛火被点亮。摇曳的光影下,青坊主拿起木鱼旁的斗笠,缓缓戴好。
……
待到青坊主赶到山脚的村落时,天空已经泛起了一抹鱼肚白。他下意识压了压自己的斗笠遮挡住脸上的妖纹,望着那入口有些出神。
这个地方……他是有点印象的。
在他寻找到这座山上的栖身地之前,他曾经来过这里。
不同于之前一些有着某些特殊保护,或者是有阴阳师结界加成的村庄。这所小村落之所以在如此动荡的时代里存在至今,与它比较偏僻的地理位置是有着几分关系的。
没想到……夜叉会找到这里。
真是恶劣啊。
放眼望去,和煦的晨光已经温柔地抚上了房屋的瓦片,田间的谷物也闪烁着微光。家禽扑扇着翅膀悠闲地踱来踱去,一派和谐安详。
开始了。
……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走在村庄里的感觉再也不似从前。
依旧是穿梭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依旧是满耳交谈声,喧闹声,甚至是店铺里传来的讨价还价声。但是不知道是从哪次起,他感觉自己再也不属于其中,归属感也逐渐地消失掉了。
青坊主一边走一边出神,一不留神就与一旁追逐打闹着的孩子撞了个满怀。
“诶?抱……抱歉!”
看上去不过八九岁的孩童揉了揉自己被撞痛的额头,有些害怕被责备似地抬头看了看青坊主,大大的眸子里写满了不知所措。
然而青坊主只是温和地行了一个歉礼,伸手似乎是想要摸一摸孩子的头发,但他犹豫了片刻,还是停在了半空中。
“抱歉……没事的。是贫僧失礼了。”
他收回了微微抬起的手,又将斗笠拉得更低了一些。
“唔?大哥哥是最近才来我们村的僧人吗?之前没有看见过呢。”
孩子好奇地打量了这位奇怪的来客几遍,稚嫩的脸上是疑惑的神色。大约是村落的偏僻,这里的访客少之又少,客人来访大抵算的上是少见的事情。
青坊主点了点头表示确认,正当他打算试着问问这孩子有没有发现什么其他异常的时候,其他孩童的呼唤却打断了他们之间的对话。
“喂~!你倒是快来啊,我们抓到那只猫了哦!”
“啊?真的??”
远远的呼唤声夹杂着几声不爽的猫叫从不远处传来,面前的孩子兴奋地朝他们挥了挥手便跑了过去。青坊主的目光随着那孩子转移向那个方向,却与那只黑猫蓝茵茵的眸子对上了。
【本大爷,会在这一个星期内屠尽这个村子。】
夜叉的第一个目标,会是谁?
“别过去!”
刺骨的寒意袭上后背,青坊主朝着那些孩子所在的方向出声阻止,然而他们早已经跑远。
青坊主握紧自己的禅杖朝孩子们消失的那个拐角追去,耳边依稀还是他们不断嬉戏打闹的声响。但待到他彻底转过去时,哪里还有什么人影……空荡荡的死胡同沉默着面对着青坊主,报废的杂物堆积,寒意四起。
他们消失了。
……
孩子们的下落是在那天晚上被发现的。
漆黑的夜色被村民们的火把照亮,大人们纷纷聚集在村外不远处的池塘附近,依稀能听见从中传来的幽咽哭泣声。
青坊主只是站在人群外远远地看着那处,他抬手行了一个佛礼,默念起大悲咒来。
就像被夜叉耍得团团转却无能为力一般,这种感觉……无法言说。
自池塘边有一串湿漉漉的猫爪印,一点点延伸,绕回了村庄内部。虽然光线昏暗难以察觉,但青坊主还是注意到了。虽然他不清楚那是不是故意想让他发现的。
最后,他看了一眼混乱的池塘边,转身离开。
……
猫的爪印一直延伸到了一户人家的庭院,奇怪地绕了几圈,然后突然中断。
青坊主站在门口犹豫了好久,终于还是决定了抬起手,在木门上叩击了几下。
大概过了好久,他才听到门内有人走到门口的声音。青坊主想了想又敲击了几下,那扇门终于是吱呀一声打开了。
“你……你是?”
年纪尚青的男人提着灯笼打量着青坊主,带着一丝莫名和一丝恐惧。
不过也是,这个村子才发生那样黑暗的事情不久,此时也应该正是人心惶惶的时候……尤其是在面对他一个半夜来访的陌生人的情况下。
叹息一声,青坊主诚恳地弯腰对那男人行了一礼,柔声道。
“贫僧是云游平安京的游历僧人,恰逢昨日来到此处,初来乍到还有些不知所措,可问能否在施主这里化个缘,暂留片刻?”
那男子又定定地看了他好久,最终是摇摇头,转身朝内部走去。
“你进来吧。”
“麻烦施主了。”
闻言青坊主小心翼翼地关上门走进庭院内部,借着暗淡的月光环顾着这个小小的居所。然而直到他与房屋主人在室内坐下时,都并没有感受到丝毫不对劲的地方,也没有半分妖气。
难道说自己的判断是错的?可是……
可是?
“那,大师可是刚到我们村庄不久?”
男人的问题将青坊主的注意力一下子拉了回来。他在两人面前的矮桌上摆好热茶,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是。”谢过男子的好意,青坊主微微欠身道:“但闻近来平安京恶鬼肆虐,贫僧曾经过多个村落打听并辗转至此……请问施主近来有何异常发现?”
“恶鬼?”
男人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他抬头看着对面的青衣僧侣,神色惊惧。
“小村百年来平安无事,若是按照大师所说有恶鬼潜伏,那……那那群遇难的孩子们……”
青坊主沉默不语,他知道那的确应该是夜叉的所作所为,但他要考虑的是该如何尽快结束这场黑暗残酷又完全无法理喻的所谓“游戏”……他不知道夜叉究竟想要做什么,只是如果单纯地以“找乐子”作为理由,这似乎太过于肤浅。
而且从男主人的反应来看,他大概是不知道更多了。难道是自己找错了地方吗?可是那串脚印的确消失在这里……或者说那只是一串野猫的脚印?
如果真是那样,自己更是得尽快去找到夜叉真正留下的蛛丝马迹,一个星期可以很短……而此时大概已经转钟,时间只剩下六天了。
青坊主起身朝男人道别的时候,男人还处于一种惊魂未定的状态中。认真安慰了一下对方并拒绝了对方留自己借宿的好意,青坊主推开了庭院出口的门,借着灯笼的微光想要再去看看那些猫爪印。
然而那些猫爪印不见了。
门口悬挂着的灯笼微弱的灯火闪了一闪,逐渐熄灭。一丝他再熟悉不过的妖气突然浮现,使得不详的预感涌上青坊主心头。他转身再次敲着刚关上不久的门,这次却不料一下子就推了开来。
庭院的灯光不知何时都熄灭了,青坊主往里走了走,只见刚刚送自己离开的男主人一动不动地坐在之前两人喝着茶的地方,已然是断了气息。
不起眼的幽暗角落里,幽蓝的眸子带着笑意,一点点隐匿。
……
接下来的日子里,死亡的阴影笼罩在这个可怜的小村庄上空,无法散去。
那大概是一种无力的感觉。夜叉大概就是存心想要戏弄他,会时不时会留下一些痕迹。但青坊主总有一种自己一直走不出他设下的局的感觉……就像自己在按照那恶鬼导演的一切进行着演出一样。
他也努力地去那些人家劝说过,也努力想要对方留意,甚至留下来想要阻止夜叉,但对方往往不按照常理出没,很多时候一切都阴差阳错。
渐渐地,村里其他村民都对他产生了恐惧感和厌恶感,甚至有人说是他带来了不详与死亡,要将他驱逐出去。
“你有没有注意到,那个妖僧去过的地方,那些人都会死掉?”
“是啊是啊,你说他会不会其实就是恶鬼的诱饵啊?”
“天啊好可怕!”
“好可怕!!!”
“听说他斗笠下的脸上还有妖纹?”
“!!!”
“那……那他不也是妖怪吗?”
行走在村内,时不时就能听见其他村民们的窃窃私语。然而在看到他的一瞬间,那些人又会连忙躲避。
青坊主觉得这个村落从某种意义上已经被毁了……但是他偏偏不想放弃。
【我心念世人,但世人本不信我。】
“阿弥陀佛……”
……
这个村落还是没能撑到第七天的黎明。
青坊主也是没想到,最后夜叉竟然会故伎重演,打算一场火了事。
只是那次他昏迷了,这次他应该去阻止。
他穿行在与那日如出一辙的场景中,朝着最后的那所房屋赶去。汗水顺着他的脸颊流淌而下,遮挡着面容的斗笠也不知在什么时候遗失不见。
他看见在烈火中央那恶鬼背对着自己的身姿,感觉到自己的到来的夜叉回头朝自己邪魅地一笑,手中魔戟直直指向地面上瑟缩着拼命后退的一对双子。
“住手吧。夜叉。”
青坊主迅速上前挡在他们身前,抬起的禅杖上金色的佛光流转。
“本大爷为什么要住手呢。”夜叉不怀好意地盯着他,旋即伸手指了指青坊主身后。“还有,大师啊,看看你所拼命想要保护的人类吧……看看那些人类是怎么看待你的。”
顺着夜叉所指的方向青坊主回头看到那对双子,两个孩子死死地看着他的脸,睁大的眸子里写满了恐惧和厌恶。
“妖……妖怪啊……”
妖怪啊!!!
青坊主愣了神,指尖不觉触及脸上妖纹,才突然记起斗笠早已丢失不见。
【是啊,现在的你对于他们而言,就是妖物啊。带来死亡的妖物,他们避之不及的存在。】
【难过吗?】
面对着他们颤抖着的躯体,青坊主只觉得呼吸一窒。
“不是……那样的啊。”
【谁信呢。】
身边隐约有夹杂着妖气的风呼啸而过,青坊主看见夜叉举起那闪烁着幽幽冷光的魔戟,紫色妖力夹杂着黄泉之水犹如想要破坏一切的利器呼啸着直指向那双子而去。他下意识举起禅杖想要保护他们,锵地一声却被夜叉挥戟架住…
“停下!!!”
【你还是不放弃吗?】
耳畔又响起了萦绕不散的杂音,青坊主摇了摇头想要无视掉它,却发现夜叉和双子的身形在眼前交替,天旋地转,逐渐模糊。
贫僧……为什么要自甘堕落?
【为什么?】
‘噗!!!!!’
伴随着金属刺入躯体的声音,一切又逐渐清晰起来。
青坊主站在那里,手中染血的禅杖‘哐当’一声,掉落在地。
他睁着无神的双目,那双茶金色的眸子如今金色悉数褪去,化为了彻底的青色。
在双子原来所在的位置,是一片黑红。
【因为那是你自己的选择。】
“是吗。”
终于成型的妖气自青坊主身上浮现,瞬间扩散开来。刹那间空间里一片灿金。
在那片属于他的佛光下,青坊主脸上鲜红色的妖纹一点点变淡转化,黑色的纹路顺着什么液体滑落的轨迹自他眼底浮现,逐渐加深,就像某种独特的烙印。
他抬头望向迎来第七日黎明的天空,茶白色的长发也同时一点一点被紫意浸染……像极了紫色星辰花的颜色。
“游戏结束了。”
他听见夜叉在他身后感叹道。
“大师,你输了。”
……
……
……
这里是一些可以无视的闲话qwq
到这里,同化游戏大概还有一两章就可以完结了……
最近一段时间由于自己的一些原因和现实一些事,我大概很不在状态,以至于我觉得最近写的东西都特别糟糕……但是我不想对自己开的任何坑随便对待,而且夜青这一对我是真心喜欢着他们的。所以我打算加快剧情的进度条,调整状态好好写下去。虽然我知道我很慢来着……
谢谢坚持看到这里的你们,也谢谢一直支持着我的你们qwq
比心qwq

评论(7)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