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灰阑落

这里阑落★
弧长废猫一只√
杂食生物,入坑杂多★
很高兴能与你们相识√

【夜青】同化游戏(3)

无尽的业火,和无尽的黑红色。单调,无聊,年复一年,日复一日。
堕入地狱之人的怨念,似乎永远无法消散而去的哀嚎声,浓得化不开的悲哀和绝望。
这样的生活……毫无乐趣。
人界……是什么样子的?
那里会不会比这里更有趣?
【有点好奇。】
“我说……”
“在你眼中的地狱,是什么样子的?”
倚在青灯上的女妖嘴角是淡淡的笑意,翠绿的眸子里是一只紫发小鬼浑身浴血的模样。
他舔舐着指尖残存的血液,抬头看了她一眼,冷冷地哼了一声。
“本大爷没想到,青行灯你这种大妖怪也会有如此闲情逸致……简直和这个地狱一样无聊。”
“啊,所以,无聊就是你的答案?”
“要不然呢?”紫发小鬼瞪了她一眼,转身走开。“问完了就滚吧,本大爷要去觅食了。”
一直一直,是一个妖。其他存在,不是食物,就是敌人。
对什么都不感兴趣,只要随心所欲就好,没有理由。
寻找乐趣,不过是一种消遣方式而已。
这样的生存之道,大概已经习惯了。
……
“所以,你告诉贫僧这些,是为了什么吗。”
“啊,并不是。这不过是我的一个小小的爱好罢了……给其他人讲故事,顺便收集他们的故事。”
“贫僧并没有故事。”
“不,你会有的。我在这边感受到了那小鬼的气息,我以为我会看见他,但是我看见的却是你。这很有趣不是吗?”
“……是吗。”
“是的哦,不管怎么说……你可是第一个被他如此对待的人类呢。”
“……”
……
自那次与夜叉相遇并发生不明的变化以后,为了使自己的特殊体质不伤及到无辜的人类,青坊主在山中的破庙内安定了下来。
偶尔依旧会有魔物侵入庭院内,然后被青坊主面无表情地杀死。
从他第一次犯下杀戒以来,不知道过了多久。
平安京内妖魔纵横,作乱之物不是少数。
原本以着佛家慈悲之心,以杀戮为度的方式,他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做到的。而如今却愈发不可收拾。
每当独自一人的时候,那恶鬼的喃喃低语仿佛就能自脑海中浮现,无法消去。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被改变的?手上沾染妖物们的鲜血越来越多,而自己似乎也有哪里不似往昔了。
夜叉似乎成为了自己的杀戮之心……一个无法摆脱的心魔。
相应地,自己属于人类的特征也在逐渐消失着。头发化为不属于人类的茶白色,显露出越来越鲜艳的妖纹。他甚至注意到自己原本茶金色的眸子里透露出隐隐约约的青色来。
有点讽刺。
不知道是不是意料之中,再次的相遇竟然如此之快。
那是一个如同先前一般晚霞灿烂的黄昏。青坊主独自跪坐于佛堂内诵读着经文。
变得灵敏的听觉依稀感受到庭院里传来异常的沙沙声,他低头轻叹,口中经文却声并未停下。在他身旁,黄铜的禅杖泛着冷光。
那些声响越来越近,青坊主的诵经声也渐渐低沉起来。然而在窸窸窣窣的动静蔓延至庙门时,却全部一下子静止了。
与此同时,突然感受到什么一般,青坊主皱了皱眉,闭上的眸子缓缓睁开……
“呵,就凭你们也敢染指本大爷的东西?”
冷得仿佛能令血液冻结的声音自空间中响起。伴随着空气被划开的爆音,青坊主似乎能听见什么物件纷纷落地的不快声响。
寺庙的门被妖物的尸体直接撞开,尘埃纷飞中,夜叉逆着光站在门槛前,手中魔戟还在向下淌着鲜血。
他凝视着青坊主,正如对方淡淡地看着他。
“原来躲到这里了吗。因为害怕给其他人类带来麻烦?”
恶鬼嗤笑着,那双危险的妖眸里写满了不屑和微怒。
“还有,你觉得你这种程度的结界能挡住本大爷?”
他伸手去触碰门槛前的那片空气,然而就像有什么被触动了一般,薄薄的一层金色结界随之显现出来,上面浮动着晦涩难懂的梵文。
夜叉冷哼一声一戟劈上去,清脆的碎裂声里,青坊主闷哼着身体晃了晃,有鲜血自嘴角溢出。
“想在这里选择逃避?本大爷可不允许计划被打乱……或者说你那所谓要‘度’本大爷,不过是一句空话?”
“出家人不打诳语。”
青坊主调节着自己的呼吸,终于是淡淡开口。
“还有,我不是你的【东西】。”
面前的恶鬼无疑是变得比上次见面更加强大了一些……不仅仅是妖力,就连外貌似乎也发生了一些变化。那双灿金色的眸子不知何时化为了幽幽的蓝紫色,寒意更甚。
“哦,是吗?不过怎样都好……”夜叉缓缓靠近青坊主,掐着他的下颌强迫他看向自己。“你最好能让本大爷一直感到有趣……要不然本大爷会立马杀了你。”
青坊主并没有理会夜叉,而是不想看对方似地将目光移向了别处。直到他感到那恶鬼的指腹轻轻滑到了他眼底那两抹鲜艳夺目的妖纹上,然后挑逗般摩挲着。
所有因原悉数浮现,青坊主挥手拍开夜叉轻浮的爪子,蹙眉冷冷看着他。
“你,那次对我……做了什么。”
“本大爷对你做了什么?本大爷可什么都没做。”闻言夜叉只是咧嘴一笑,手指擦过青坊主嘴角残留的鲜血,堪堪停住。“或者说,你其实很清楚,不是吗。”
“不过呢,如果说本大爷的血只是一个引子,让一切生根发芽的,其实都是和尚你自己呐~”
“……”
【我……自己?】
“你纵容了本大爷的影响对你的改变,并且任那种改变开花结果……”
“是你自己让自己堕落了呢。”
“……满口胡言。”
青坊主低声说着,声音里却带上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挣扎。
【他说的是对的……】
意识里仿佛有一个声音迎合着夜叉嗤笑着,青坊主心下一沉,迅速默念起清心咒来。
【如果不是你自己的意愿,他是改变不了你的。】
【说到底,是你自己的心境改变了呐……】
“唔!”
终于是抵制不住内心那回响不断的声音,青坊主有些痛苦地漏出了些许细微的低哼。一遍遍重复着的清心咒也被瞬间打断,一时间里失去了所有防备。
“哦?虽然知道你已经不可能是第一次那个样子了,但是现在的你是什么味道呢……”
紧接着他感觉那恶鬼凑了过来,尖锐的獠牙压迫在自己脖颈上,划破皮肉沁出血珠。
“……?!”
“不得放肆!”
尖锐的刺痛唤回了些许神智,一道佛光对着夜叉毫不留情地打了过去。青坊主立即起身拉开距离,握住禅杖的手因极度用力而指节发白。
“哈~哈哈哈……也罢。”心情颇好地一勾嘴角,夜叉后退了几步,朝对方伸手,做出了一个邀请的姿势。“反正本大爷这次来,也不是为了和你胡闹的……一直呆在这里,就太无聊了。”
青坊主看见夜叉又笑了,他的脸隐匿在由于门窗遮挡而恰好造成的阴影中,唯有那对蓝紫色的妖瞳流转着不详的微光。
“来陪本大爷玩个游戏吧……一个有赌注的游戏。”
“……”
平安京内,最后一丝晚霞悉数散去,夜幕降临。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