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灰阑落

这里阑落★
弧长废猫一只√
很高兴能与你们相识★

【夜青】同化游戏(2)

继续私设有,ooc有……
我似乎又加了什么奇怪的东西进去……
……
……
……
青坊主再度醒过来的时候,天上正飘着毛毛细雨。
动了动有些僵硬的手指,他从带着尚未散去血腥味的冰冷地面缓缓坐起,有些头晕目眩地按了按自己的额角。
【都发生了什么……?】
青坊主抬起自己的双手默默看了看,那上面新生的皮肤光洁白皙,看不出丝毫曾经被严重烧伤过的痕迹。
要不是自己在寂静无声的废墟里醒来,青坊主都会觉得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是不真实的。
然而就像一场噩梦。现在梦醒了,却掉进了更黑暗的深渊。
村庄被毁了。是他亲手解除了封印石上的封印。虽然这都是那只恶鬼设计的圈套,但的确是他青坊主害死了无辜的村民们。
青坊主在身边找到了自己的禅杖,禅杖上是雨水尚未冲刷净的暗红血迹。
他……本来应该死在这里的。
依稀还能感到顺着口腔滑入体内的液体的独特甜腥气息,青坊主皱了皱眉,心里一沉。
那只恶鬼对自己做了什么……
伸手摸了摸脖颈,那上面却没有丝毫痕迹。
这具身体,仿佛有哪里被改变了。说不清道不明。
有些摇晃地从被雨水浸湿的地面上站起,青坊主撑着禅杖缓缓朝村外走去,茶金色的眸子里一片空寂,浅淡地映衬出周围废墟的残影。
村外的荒野这一次真的变成了名副其实的死地。原本丛生的杂草悉数枯萎腐坏,地面在雨水中却坚持着开裂,破碎的石块安静地躺在原地,上面血色的丝线已经淡得看不见了。
自己之前被夜叉化作的黑猫叼走的行囊孤零零地出现在碎石之间,已经被雨水打湿了大半。
青坊主迟疑着还是打开了它,里面的经书果不其然已经完全湿透,字迹模糊不清,怕是完全无法阅读了。
一言不发地重新将行囊束好,青坊主握着禅杖的手紧了几分。
……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虽然还是能听到一些村落受到袭击的消息,但明显已经没有之前那样频繁了。
就像一个又一个启示,或者什么恶趣味的线索游戏。依旧是一样,青坊主赶到村庄的时候夜叉往往已经离开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那恶鬼并不再屠戮全村而不留活口……而是愉悦地闹上一场以后感觉无聊了便离开。
但青坊主不知道这恶鬼究竟是因为随心所欲,还是因为他又在故意设计一个可以让他感到【有趣】的局。
站在被恶鬼屠戮过后的村落,青坊主无奈地叹了口气,拿出自己的药物弯下腰帮一些幸存的村民处理伤口。
“阿弥陀佛……”
“……”
“他……他往那边去了……”
一个被敷着药的村民抓紧了青坊主没来得及收回的手,因惊吓而混沌的瞳孔内满是绝望。
“你可以除掉他吗?你可以吗?你可以救救我们吗?他要是再回来,我们,我们都会死啊!!”
青坊主看着发着抖的那人脸上的恐惧,眼神黯了一黯,却缓缓地点了点头。
“放心吧。”
【他可以,他会的。】
他想要度了夜叉,不知何时,这个想法愈发坚定。也不知何时,这个想法并不仅仅来自于为了苍生。
毫无征兆地,双目下方的两颊处一阵刺痛。青坊主不禁闷哼一声,下意识抬手,红色的纹路却在手指挡不住的缝隙内悄然浮现,几秒后又渐渐地消失。
……
与此同时,距离青坊主所在的村庄几个山头以外的幽林内。
夜叉停下了悠然的步伐,抬头透过古木茂密的枝叶留下的细小空隙,望了望模糊的天空。
“啊~看上去正式开始了,但是本大爷现在有重要的事情呐。”
“怎么办?算了,让本大爷给这场游戏加上一些筹码吧。”
他摊开手,手心里是一块带着血色纹路的碎石。夜叉笑了笑,将它捏成了飞灰。
更加浓郁而又诡异的紫色光芒逐渐从夜叉身体上显现,他闭了闭眼睛,再度睁开的时候,那灿金色的妖瞳中央,陡然间出现了一抹紫意,渐渐晕开。
……
一路上,青坊主明显觉得有哪里不一样了。
原本他云游平安京,虽然一路上妖魅之物见得也不算少,但是往常他稍加注意,很多麻烦还是能避免开的。
而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就像设计好的一样,各路妖物纷呈而至,虽然还是小妖居多,但是这偏偏是给了青坊主一种自己身上有什么在吸引着它们的感觉。
挥动禅杖挡住天邪鬼赤的一记撞击,青坊主此时是满脸的沉重。
他能感觉到周围氛围的变化。越进入这片密林,能听到的声音就越来越少。除了鬼魅们在暗处的幽幽呜咽,竟然是连虫鸣声都无法听见。
好像有什么就快要出现了。
【会是那只恶鬼吗?】
……
“……”
身体一偏勉强躲过那狰狞女妖的攻击,青坊主挥动禅杖就是一道佛光,却只是勉勉强强使得对方的攻势慢了几拍。
他其实可以试着对那女妖下杀手……但是他不想那么做。他看得出来,那女妖之所以比一般妖物强大的原因是因为她大概有着什么放不下的执念……无法化解的执念愈发浓烈,最后让她不断地堕落。
佛家以慈悲为怀……她也许有可以被度化轮回的可能。
“啊哈哈~你不敢杀我吗?臭和尚?”
仿佛看出了青坊主的顾虑,女妖愈发地肆无忌惮,攻击一次比一次凌厉,妖气一时间里暴涨,在空气里不停躁动着。
“或者说你在顾虑你们所谓的【戒】?”
青坊主没有理会她的挑衅,反而微微合上双眸虔诚地念起了佛经。金色的梵文伴着佛光开始浮现,环绕在他周围。
最后,他举起禅杖,柄端在地面上重重一击。
“禅心。”
炽盛的佛光瞬间在女妖身旁盛开,在她有些惊异的目光下将她完全吞噬。在那道光柱的中央隐约能听见清脆的铃声和低沉的诵经声。
放下禅杖,青坊主安静地看着那光柱的方向,却没注意到之前与妖物们对峙时留下的各种伤痕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点地淡化,最终痊愈。
“啊呀……看来你还有一点没弄明白。”
光柱散去,在青坊主变得更加沉重的眼神里,那女妖笑着出现,竟然是并无大碍。
“如果你想超度我,那么很可惜。以你正在从人类堕化的身体状况,大概是做不到的……”
“不要那样看着我啊,你是真不知道还是故意的呢?你那糟糕的状态?”
青坊主的脸色白了白,然而他只是重新将禅杖横在身前,淡淡开口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请不要戏弄贫僧。”
女妖闻言只是耸了耸肩,她盯着青坊主,就像在看着什么上好的猎物。
“无所谓了,但是你的味道太诱人了……你暂时不是妖物,但你也不是人类了,如此美好的食物,又怎么能放过?”
她拂了拂水藻般的长发,露出的獠牙闪着森森寒意。
青坊主再度握紧了唯一的武器,但之前已经消耗了他太多体力……那么,度,还是不度?
【杀了她……】
电光石火间,一个低沉轻佻的声音从青坊主脑海里划过,在他的意识海里激起了层层波澜。
青坊主微微睁大了双眼,后退了一步。
恶鬼……的声音?
【杀啊,杀了她啊~】
“不……”
【你以为凭你,就可以轻易做到任何你想做到的事?别开玩笑了……】
【其实你是知道的吧……和尚。】
紫色的雾气以山间聚集,最终在青坊主面前化为实体。那恶鬼面对着他噙着笑意,金色的眸子里是嗜血与诱惑并存的光。
“夜叉……?”
青坊主有些不可置信颤抖了一下,只觉得头开始剧烈地疼痛,痛得厉害。
眼角的余光依稀看见了那女妖所在的方向,奇怪的是她对于夜叉的出现并没有一丝一毫反应……就像……夜叉根本就没有出现那样……
就像一切都是青坊主一个人的幻觉。
【你度不了她……那你就只能杀了她。】
青坊主眼中的夜叉缓缓朝着自己的方向踱过来,伸出带着尖锐指甲的手指在他的胸口上有一下没一下地画着圆圈。
“住嘴……”
【她已经没救了啊~你不杀了她,她就会杀了你,然后,再去杀死那些你重视着的人类们呐。】
“住口,住口…你住口……”
【你自己再清楚不过了,在这种世界里,你那可笑的佛家清净,早就成了妄言了吧~】
“别说了……”
青坊主痛苦地捂住自己的头部,依稀间感觉夜叉的脸也凑了过来,呼吸可闻。
【别可笑地继续逃避现实了,遵循你自己内心深处的欲望和想法就好……对,那可是你的想法啊……】
【杀了她!!!】
“别说了!!!!”
在青坊主内心某处的意念终于崩塌的那一刻,金色的佛光再次从他的身上扩散开来。而仿佛被那金色融化般,幻觉里的夜叉一点一点地消失了。在完全消散的那时,青坊主感到自己的唇边被谁轻擦了一下。
【呵,你可是越来越有趣了呢~】
当意识再度清明起来时,映入青坊主眼帘的,是那女妖死不瞑目的妖瞳。
自己的禅杖直直地贯穿了她,黑色的妖血遍地洒落,草木皆枯。
最后的最后,他在女妖失去神采的无机质眸子里看见了自己的脸……鲜红的妖纹自两颊逐渐浮现,最终定格。
……
……
……
第一步同化终于是完成了qwq……
大师想要度恶鬼的道路似乎还有点遥远啊【逃走】

评论(1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