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灰阑落

这里阑落★
弧长废猫一只√
杂食生物,入坑杂多★
很高兴能与你们相识√

【夜青】同化游戏(1)

小小地复健一下……
私设有,ooc有【orz】
前面铺垫有点长可能有些无聊……【orz】
……
……
……
平安京内,一直流传着恶鬼伤人的传说。
据说那恶鬼视人类如蝼蚁,性格乖戾随心所欲,杀人放火无恶不作,并乐此不疲。
“所以……”
“如果见到他的话,要快点逃走哦。”
……
平安京的夏夜,在一派平和的小村庄内的某户人家的庭院里。年纪尚轻的母亲面带微笑地抚摸着一旁小女孩柔软的头发,柔声结束了她的睡前故事。
小小的女孩子眨了眨她水灵灵的大眼睛,乖巧地趴在母亲的腿上,把玩着手里的布偶娃娃。“可是妈妈,为什么见到他一定要逃走呢?是因为他会杀掉我们吗?”
闻言母亲慈爱地笑笑,伸手为她拨开了胡乱滑下的碎发。
“因为他是恶鬼啊。以玩弄人类为乐趣的恶鬼。传说中是这么说的呢。”
“那……恶鬼长什么样?我上次听阿爸讲,是有着紫红色头发,长着两个犄角的样子,是真的吗?”
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小女孩突然浑身发抖,朝母亲的怀中瑟缩着。
“传说中是这样的……不过只是传说而已。”见状,母亲连忙拍了拍怀中不停发着抖的小女孩。“别怕别怕,那都是假的,阿妈下次不讲这种故事了好吗?”
“可……可是阿妈”小女孩的瞳孔突然扩散开来,挣扎着抬起手指着母亲的身后。“后面的那个哥哥……就是这样的啊。”
“怎么可能……这孩……”
“……”
几乎是下意识地转身,映入她眼帘的却是一片狰狞的紫红色。
那人优雅地拂开遮住他金色的瞳眸的刘海,嘴角勾着诡异的弧度。
沉闷的落地声中,灰褐色的土地上盛开了血红色的曼珠沙华。
……
在不知道跋涉了多少天以后,青坊主的眼前终于是出现了一所安然无恙的村落。
沉寂多年的恶鬼传说似乎再次席卷了整个平安京。短短几个月,村落莫名覆灭的消息一个一个接连着传来,那突然活跃起来的恶劣妖物似乎是喜欢上了这种血腥黑暗的娱乐方式,一时间里人心惶惶。
虽然青坊主已经为了自己的理念和当年主持的叮嘱下山云游很久了,但此时的他毕竟也是个人类,偶尔也是需要在云游中遇见的村落内找找安身之处,暂留一两日的。
然而近几个月以来,连连有村落受到那恶鬼的袭击。而每当他赶到那里的时候,往往整个村落都不复存在了。废墟的土地上的触目惊心的干涸鲜血,白骨暴露在冷冽的风中,隐约能听见那本应该不存在的幽幽呜咽声。
于他来说,如此杀孽,是绝对的罪过。
每当经过一座荒村,他同样还是会停留。只是这次不同于以往的是,他这次是不眠不休地为那些怨灵念着一遍又一遍的往生咒。
人类是脆弱的……又是情感丰富的。一旦有了执念,那也许会比魑魅魍魉更加恐怖。
所以在荒村里受到怨灵的袭击几乎成了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于是受伤也成为了青坊主近来习以为常的事情。只是行囊内药物已经所剩无几……他实在是有点不得已。
所以在看见那所幸存的村落时,他先是松了一口气,然后轻轻地行了一个虔诚的佛礼。
……
这是一所很热闹的村落。里面男女老少其乐融融,脸上都洋溢着安定的笑容。芬芳的泥土小道上,甚至还能看见几条土犬在懒洋洋地晒着太阳。
在这恶鬼作乱的时节,这里倒是挺像一座世外桃源。
青坊主拄着他的禅杖走在街道上,收回了斗笠下先前观望的目光,不知在沉思着什么。
不知道走了多久,直到他大概走得有些偏离了繁华的街道时,他才被一声突如其来的猫叫声拉回了神思。
他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一只皮毛暗淡的黑猫趴在前方的小路上,嘶哑地一声声叫着,竖瞳内是看上去很痛苦的神色。
青坊主上前看了看,发现那猫的前爪受了很重的伤。干涸的血块凝固在那道深深的伤口附近,看上去十分不乐观。
青坊主愣了愣,叹了一口气。从行囊中拿出药物和所剩无几的绷带,小心翼翼地给它的前爪包扎起来。
那只猫出乎意料的乖巧,它不动弹也停止了惨叫,一双灿金色的瞳停留在青坊主身上,像是在打量着他。
包扎完成的青坊主温柔地将它抱起来放到了一旁农家堆起来的草垛上,摸了摸它的小脑袋,脸上是一个浅淡的微笑。
青坊主转身离开继续寻找安身之所,猫静静地看着他,身后尾巴突然甩了一甩。
……
找到了可以暂留的地方以后,青坊主就在这里暂时停留了下来。
那天救下的猫不知为何找到了他所在的地方,时不时会跑过来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有时候是庭院里,有时候是他诵读着佛经的室内,有时候在窗户边上。
那大概是一只性格恶劣的猫,总是有意没意地爱好给他捣捣乱。今天抓坏他的衣角,明天碰翻他的木鱼,后天在他的桌角磨爪子。
似乎对青坊主容忍的性格感到不满,在一次青坊主默默诵读着经文的时候,黑猫跳上了他放着古书籍的桌子,故意蹲在青坊主正在看着的那本书上,金灿灿的眼睛凝视着他。
“你也要看看吗?”
有些无奈地,青坊主看着那只猫,柔声问道。
然而黑猫只是不爽地喵呜了一声,二话不说用锋利的小爪子将书扯了个七零八落。
不等青坊主作出什么反应,它迅速蹦下书桌,叼起他的行囊就朝外跑去。
“啊……等等。”
青坊主的脸色微微有些发白。其实如果猫叼走了其他什么倒是无所谓,但那是他的行囊,那里面有当面方丈传给他的重要佛经。
那个无论如何都不能丢失。
在猫跳出窗口的一瞬间,不知道是不是眼花的缘故,青坊主依稀看见一抹紫光从猫的皮毛上闪过,瞬间不见。
……
青坊主觉得,那只猫大概是故意想要戏弄他。
它在村落里的各种小路上窜来窜去,一会跳上树,一会蹦过浅浅的小溪。每当它觉得青坊主快要追不上它的时候他就会停下来,而只要青坊主快要追上它的时候它又会继续朝着某个方向溜走。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青坊主终于是看见它停在一块巨大的岩石上时,四周已经是一片荒野了。
这里似乎离村子并不远,回头望去远远地还能看见那村落上空冒出的炊烟。周围是丛生的杂草,那块巨石安静地躺在杂草中央,即是突兀,又似乎显得那样理所当然。
此时已经黄昏。借着逐渐昏暗的霞光青坊主仔细地看了看那块巨石。在灰色的石表,仿佛有着一条条血红色的丝线。但那又不是浮在石头上,却像是烙印在上面一样。
恶鬼,幸存的村落。
不详的预感陡然在青坊主心里浮现,他不禁握紧了自己的禅杖。而只听啪嗒一声,自己的行囊落在了自己面前,扬起一层浮灰。
他抬头看去,却冷不丁与猫的目光对上了。诡异的紫红色逐渐取代了它皮毛暗淡的黑,它的眸子闪着冷光,就像在冷笑。
妖气……空气里几乎在一瞬间被一种狂暴的妖气所侵蚀。青坊主浑身一抖,在那一瞬间大脑有些空白。
他抬手想要挥动自己的禅杖,却没来得及收回与猫对视的目光。带着杀意的金色自它的竖瞳中流过,青坊主只觉得自己浑身一软,跌跌撞撞地向前,手在无意间触碰到那块巨石。
刹那间,手心似乎与纹路的哪里契合了。巨大的石块一点点土崩瓦解,金色的光芒照得整个黄昏下的荒野亮如白昼。
“哈哈哈哈~很好……”
在晕过去之前,青坊主听见了谁的笑声,张狂而又带着森森冷意。
最后映入眼帘的,是猫消失那处,那笑意盈盈看着自己的紫发妖物。
……
“杀了他……杀了他。”
“杀了他,他和那恶鬼是一起的……”
“杀了他!!!!”
再度醒来的时候,青坊主眼中的世界,变成了纯粹的黑,和红。
自己不知道被谁牢牢绑在了铁质的架子上,脚下是堆起的木柴。
等自己的眩晕感褪去以后,他想要环顾四周,却被滚滚浓烟呛得咳嗽了起来。
村庄……整个村庄在燃烧。
自己的面前是面容扭曲的村民们,这些幸存者一面哭泣着,一面对他发出最最恶毒的诅咒。
“是你!!!”
“是你啊……你打开了设下的结界,你把恶鬼放了进来!!现在他会吃了我们,都怪你!!都怪你!!都是你的错!!!”
剧烈的疼痛自双足传来,他们点燃了那个柴堆……他们想要烧死他。
“罪不可赦……罪不可赦……”
“烧死他!!”
“烧死他!!烧死他!!!”
剧烈的疼痛使得青坊主的目光有些涣散。他沉默着一言不发,却在眼角的余光里看见了那抹紫红色。
他知道那是那只恶鬼……他也突然明白,这大概是一开始就设好的局。
火焰越来越猛烈,吞噬了他大半个身子。
他看见那恶鬼举起了手中的魔戟,笑容阴森可怖。
“逃…………快……逃……”
破碎而又嘶哑的声音自青坊主口中传出,却传不到村民们耳中。
来自黄泉的水流收割着最后的生命,剧烈的爆炸声后,万籁俱寂。
……
大概……快要死掉了吧。
那带着刺骨妖气的黄泉之水灭掉了灼烧着他的火焰,但是他现在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
青坊主茫然地睁着茶色的双目,那其中映出灰暗的天空。
他看见那恶鬼慢慢踱至他的面前,俯下身来打量着他。
“意外吗?和尚?”
带着愉悦的语调,低沉又轻浮。
青坊主闭了闭眼睛,摇了摇头。
“啊~是吗?”那恶鬼轻佻地哼了一声,灿金色的眸子里净是讽刺。
“那只……猫,是你……吗……”
气若游丝的声音,青坊主极为艰难地发音,音量却还是越来越小。
“呵,是啊~就是本大爷。”
看着被烧得惨不忍睹的青坊主,夜叉又笑了。
“早就听闻这山上有一个小村落,村落由于先代某高僧用生命设下的结界,魑魅魍魉无法作恶……本大爷就想啊~如果能毁掉这个村子,那一定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本大爷找到那块结界石倒是毫不费力……但是要解开它的结界,非礼佛悟道之人无法做到……讨厌的是那结界又会削弱本大爷大部分妖力,所以……大师啊~从你一进这个村落,本大爷就注意到你了呢。”
听着恶鬼的笑声,青坊主不言不语,只是艰难地摇了摇头。
“你快要死了哦。”夜叉举起了自己的魔戟对准青坊主。“本大爷来送你一程,死透前有什么遗言吗?”
“……”
“我要……度了你。”
青坊主的声音已经聊胜于无了,不仔细看仿佛连嘴唇都没有动过。夜叉闻言也是一愣,随即他放下了自己的魔戟,疯狂地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什么?你说你想度了本大爷?你想度了我夜叉?一只来自地狱的恶鬼??”笑够了,他掐住青坊主被烧伤的脸颊,将他扯向自己。“有意思……本大爷改变主意了。”
一个并不温情的吻,夜叉粗暴地撬开对方无力的牙关,将什么带着甜腥味的冰凉液体度入对方口中。
青坊主一时间意识到什么特别糟糕的事情就要发生了。他原本快要涣散的意识突然明晰了片刻,他想要挣扎,但是身体却无法动弹。
恐怖的烧伤一点点褪去长出新肉,放缓的血液流速也逐渐恢复了正常。夜叉拉开了两个人的距离,抹去嘴角的血液,然后对着青坊主的脖颈咬了下去。
“给本大爷一点报酬吧。”
血液的流逝加上原本重伤的虚弱使得青坊主毫无还手之力,他下意识抗拒着夜叉,但是这点动作聊胜于无。
世界重新开始变暗,天旋地转,开启的自我保护模式将他朝着昏迷的深渊拖拽而去。
直到自己满足了,夜叉才松开昏迷的青坊主,把他放在了地面上。
回味着对方鲜血的味道,夜叉有些遗憾地摇摇头,然后转身离开。
“啊……有点可惜,这么纯粹的血液估计以后再也品尝不到了啊。”
又回头望了对方一眼,夜叉的嘴角勾起了一个诡异的弧度。
“不过本大爷很好奇……是你先度了本大爷,还是你会先被本大爷同化了呢?”
“哈哈哈哈~真令本大爷期待……”

评论(19)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