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灰阑落

这里阑落★
弧长废猫一只√
很高兴能与你们相识★

【夜青】初梦(下)

本来想把叉叉的梦写甜但是我失败了orz
日常ooc,内含一个老梗。
内含一只超【此处无限延长】级短小的小…车【大概已经小得不是车了】
……
……
……
“夜叉?”
【谁?】
“夜叉……?”
【是谁?】
是谁在叫本大爷?
睁开眼睛的一瞬间,却被刺目的阳光给逼得不得不再次闭上了双目。
【啊……糟糕。都这么晚了吗?明明答应那块木头要陪他一起看初日来着。】
想了想,还是努力去适应了过于明亮的光线。空气中飘飞的尘埃闪着金色的微光,之后映入眼帘的果然是那家伙面无表情的冰山脸。
“……你醒了?”
他看见青坊主微微欠身,褪去一只手上的手套,素白的手小心翼翼地放在了自己的额头上。
【这是什么情况?】
“看样子是好得差不多了。”青坊主点点头收回自己的手,从旁边端过一只碗来:“要吃点东西么?”
“哈?什么鬼?”夜叉蒙圈,他想要坐起来,却发觉自己根本做不到。身体很沉,或者说,麻木得没有任何知觉。
“……?!”
“你忘了么?”青坊主凝视着他,声音里带着不易察觉的意外。
“之前你一直发烧,我还以为你中了什么诅咒。”
开玩笑的吧。
身为恶鬼,怎么可能会染上发烧那种明明只有人类才可能染上的疾病。
“那现在是什么时候?”夜叉艰难地扶额,朦胧间感觉有哪里不对。或者说到处都很奇怪,但他就是说不出来。
“……”青坊主复杂地看着夜叉,脸上难得一见的表情却看上去像是在确认夜叉是不是已经烧傻了。
“明天是孟兰盆节。”
嗡地一声,仿佛有什么在夜叉脑海中炸了开来。孟兰盆节?那可是八月份的节日啊。昨天还是除夕呢,晚上面前这木头和尚还在漫天的飞雪中敲钟呢……?!
要说自己一觉睡了八个月?怎么可能?
混乱之际,夜叉没有注意到身旁青坊主隐匿在光影交错中的脸上一闪而过的表情。
“夜叉,我们该说再见了。”
“……什么?”
他看见青坊主站了起来,缓缓整理好自己的衣摆,又拭去了黄铜禅杖上的浮灰。
“喂!你等等?!”
【发生了什么?只有本大爷是不知情的吗?】
“你给本大爷站住!”
伸出去的那只手划过青坊主淡墨色的发梢,却是没能抓住。
与此同时,他听见了什么事物碎裂的声音。
寺庙内部的狭小空间里,从一开始就刺目的光线愈发耀眼起来,仿佛能将他融化在里面。而隐约间夜叉似乎看见燃烧着的村落,他朝那边走去,却离那片火红越来越远。
【开什么玩笑?】
“……”
“?!”
突然惊醒的夜叉腾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一惊一乍地差点震落了破旧寺庙上的碎瓦片。
“你醒了?”
带着些许疑惑的清冷声音响起,夜叉转头看去,只见青坊主正跪坐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敲着他的木鱼。
“啊……嗯。”
夜叉愣愣地回复着,一只手拨开紫红色的发按了按自己隐隐发痛的额头。
【怎么回事,之前那些都是梦么?】
“怎么了,没睡好么?”青坊主低垂着头停下了自己敲击着木鱼的手,一双茶金色的眸子里平淡无波。“看完初日后你回来倒头就睡……我还以为你昨晚失眠了。”
那一瞬间夜叉又是一愣。
初日……已经过了吗?自己没有丝毫印象。
“既然醒了,就稍微帮个忙吧?”一边说着,青坊主一边起身拿出除夕那天去人类村落买回的糖果递给夜叉。“可以把这些交给山兔和莹草她们吗?我还有点事情要做。”
夜叉默然接过那袋糖果,无意识地上下抛了抛,嘴角抽搐了一下。
他大概知道有哪里不对了。
这袋糖果,他早在除夕那天下午就因为过于无聊而处理掉了。
【不管是什么情况,这还真是让本大爷吃惊……不过也算有趣。】
这样想着,夜叉竟然难能可贵地听话地向外走去。他回头看了看青坊主,对方正低头看着自己的禅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耸耸肩,夜叉推开了寺庙那扇破旧的木漆门。
……
夜叉觉得送糖什么的,的确不太符合自己的画风。
于是他几乎是全程黑着脸看山兔几乎可以用暴走级别来形容的速度拿走了糖,在山蛙身上一边蹦蹦跳跳一边哼着兔子曲,还说什么终于知道该给孟婆什么新年礼物了……
【喂,这不太对吧兔子小姐……你的思想很危险啊。】
一旁的莹草则是羞涩地拿了一小把,手上的大蒲公英闪烁着萤火虫般的微光。
然后她在夜叉的目光下把糖递给了身边的红发少女。
“那个……谢谢。”
【……】
正当夜叉不知道自己该吐槽些什么才好时,山腰处传来的巨大爆炸声让他心下狠狠一惊。
那可是青坊主寺庙的方向。
夜叉二话不说开始往来的方向赶去,在他没注意到的身后,山兔受到惊吓的表情和莹草担忧的神色,连着这苍翠的森林一齐扭曲起来。
待到他赶到寺庙的时候,一切似乎都已经结束了。夜叉伫立在原地,金色的妖瞳骇人地缩成了一条危险的细线。
“木头和尚?!”
他看见在残破的寺庙废墟深处,那抹青翠紧握着自己的禅杖,缓缓回过头来。
青坊主茶白色的长发上染着血迹,冰冷的双眸之下,鲜红的妖纹竟然有一刹那的妖异。
崩塌的佛像下,是身披袈裟的森森白骨。
“夜叉……”
他看见青坊主一向毫无表情的脸上勾画出一抹根本不应该属于他自己的笑容,然后嘴唇微微启合,唤出了他的名字。
【……?!】
然后是一阵铺天盖地的眩晕感。
夜叉在猝不及防的失重感中用手撑着头弯下腰去,却被一双温暖的手扶住了身形。
耳畔是愈发清晰的嘈杂声响。当他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一眼看到的是只属于青坊主的那块红色勾玉。
“你还好吗?”触手可及的地方,传来的是青坊主略带疑惑的声音。
“这可真是让本大爷火大啊……”夜叉喃喃着,他的视线通过扶住自己的青坊主看向周围,山腰间化为废墟的寺庙就像从没有出现过一般。而此刻他们身处的地方则是一片阴暗的峡谷内部,面前是八个头颅同时发出可怖嘶吼声的八岐大蛇。
“之前的事,到底是本大爷在做梦,还是这才是个梦?”
“你在说什么呢?”青坊主皱眉,禅杖一挥向一只妄想接近他们的小妖扔了个摩诃。“我们因为答应帮助晴明他们一起讨伐八岐大蛇才来到这个地方,战斗的时候麻烦你认真一点好吗?”
“……这都什么和什么……”
头依旧有点隐隐作痛,夜叉随手一挥召出自己的魔戟,脸上是极度不耐烦的表情。
“不管这都是些什么了……只要杀掉就可以了吧?”
【杀掉……?】
八岐大蛇狰狞的蛇牙上,闪烁着剧毒的暗光。
然而根本没有来得及再做些什么,夜叉蓦然听见身旁传来一声闷哼。他转头,只见青坊主向后倒去,胸口被一根纤长的蛇牙所贯穿。
接下来的他就看不明晰了,曼珠沙华般绽开的血之花与茶白色的长发交错,他甚至无法辨认青坊主的表情。
【不……?】
为什么这次……又……
【又?】
夜叉并没有动,他突然发现自己似乎失去了行动的能力。直到那终结的气流夹杂着死亡的寒意贯穿了自己。
【真的……很火大啊。】
【如果让本大爷知道是谁在恶作剧的话。】
……
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夜叉二话不说从床上跳了下来。这次依旧是在那熟悉的破庙内部,一切如初,时光安好。
他打量着安静得过了头的寺庙内部,咬咬牙,几乎是喊出了那个名字。
“青坊主?”
“青坊主……?青坊主?!”
“木头和尚!!”
偌大的空间里,除了那座积灰的佛像依旧低垂着自己慈悲的眸子以外,就只剩下了夜叉呼喊的回音。
【他不在。】
而几乎是下意识被什么不好的预感所淹没,夜叉手执魔戟就冲向了其他的房间。
不在……不在,还是不在。
天不怕地不怕的恶鬼夜叉,终于是产生了一种陌生的无力感。
【可恶,混蛋!】
像是终于想起了什么,夜叉迅速朝着钟楼的方向赶去。
青铜的古钟静默在冷冽的寒风中,腐朽的钟绳彰显着这里的久置与破败。
【没有……吗?】
冥冥中有什么指引着他回头,夜叉转身,看见了山脚下的那片村落。
在当时盛开了漫天烟花的平安京天空下,整个村落被烈焰吞噬的火光照亮了整片天际。
……
“滚开!!滚开!!!”
穿梭在燃烧的村落中,夜叉根本无法形容自己此刻是什么心情。
“恶鬼……是恶鬼啊!”
“恶鬼来毁灭我们的村子了啊!!!”
“快逃啊!!!”
“啊啊啊啊啊啊!!!!!!”
一路上夜叉不断地遇见四处逃难的村民们,而村民们都用一种极度恐惧的表情看着他,面目扭曲。
“可恨的恶鬼啊……你会失去你最重要的东西。”
走投无路的村民们露出绝望到疯狂的笑容,纷纷拾起地上尖锐的石块朝夜叉砸去。嘴里喃喃着恶毒的诅咒。
“你们有没有搞错?毁了村子的不是本大爷啊!”一块石头擦过夜叉的额角,划过一条血痕。他烦躁地擦掉流下来的鲜血,忍不住魔戟一挥击碎了一所摇摇欲坠的房屋。“本大爷心情很糟糕有急事,没有心情杀你们你们明白吗?”
然而中了魔障般的村民们像是失去了灵魂般目光空洞,只是机械地一遍遍地重复着他们的诅咒。他们逐渐朝着夜叉靠近过来,很快地形成了一个包围圈。
“你们这是决心要来送死的吗?”
终于是失去了所有的耐心,夜叉暴躁地将魔戟朝前一挥,直指向为首的那人。
“你说你没有毁掉我们的村子……没有杀人……”
沉默了许久,为首的村民咯咯地笑着,沙哑的嗓音伴随着草木烧焦的爆裂声,异样地渗人。
“那恶鬼啊……你手上的鲜血又是谁的呢?”
“?!”
夜叉低头,只见不知是谁的鲜血正顺着魔戟的尖刃流下,而自己的双手一片猩红。
在自己对面的一个危房下,自己熟悉的那抹青翠此时失去了所有生机地半跪在那里,浑身上下都是血迹。
“青……”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夜叉用满是青坊主鲜血的双手捂住了自己的面颊,笑得格外癫狂。
【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如果这是梦的话……干得漂亮。本大爷输了。】
……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夜叉想都没想地果断闭上了。
空气中是淡淡的檀木香气,夜叉只用轻微闻闻就知道,这里是那所他们共同居住的寺庙。
只是这次,他不想再醒过来了。
如果这算是【醒过来】的话。
“不起来吗?”
夜叉听见那个淡淡的声音这么问着自己,柔软温和的指尖揉了揉自己的眉间。
“本大爷不想起来。”
“是吗。”
他感到青坊主似乎又叹息了一声,那只放在自己额上的手几乎想要收回去。
于是想也没想,夜叉一把抓住那只手,金色的妖瞳猛然间睁开,直直凝视着有些不明所以的青坊主。
"虽然短小但是防屏蔽还是传送吧"
……
“嗯……?”
仿佛被什么吵醒,夜叉懒懒地打了一个哈欠,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朝窗外看去,夜幕似乎还没有完全褪尽,星星的光辉还没有消失,天边正泛着鱼肚白。
“醒了?”
那声音从耳畔响起。他低头一看,发现青坊主不知何时被自己抱在了怀里,看那样子像是醒了很久了。
“……这还是在梦里吗?”
夜叉揉了揉眼睛,不确定地喃喃自语。
青坊主看了看一脸茫然的夜叉,伸手给了他一记摩诃。
“嗷!痛!!!木头和尚你干什么??”
夜叉抱头哀嚎,瞬间炸毛。
“痛吗?那就不是梦。”
青坊主一边说着一边脱离了夜叉的怀抱,起身开始着装。
“快起来吧,要不然就赶不上初日了。”
“啊……哦。”
夜叉摸了摸自己的角,跟着对方开始做准备工作。他努力回忆着之前的一切,头痛的感觉似乎又回来了。
“那之前那些……是梦吗?”
“嗯?”
“……没什么。”
……
当他们来到寺庙所在的那座山的山顶的时候,火红色的初日正露出了一个小小的上弧线。夜叉拉着青坊主找到一块并没有多少初雪的平地,然后在那里坐下。
“我说,木头和尚。”
“嗯?”
青坊主偏过头来看了夜叉一眼,毫无表情的脸上此时是一抹暖意。
“你不问我……昨晚梦到了些什么吗?”
夜叉迟疑了片刻,还是问了出来。
青坊主定定地看了夜叉半晌,不知想起来什么,两颊隐约有些泛红。
“听说昨晚由于黑晴明的因素,食梦貘群体陷入了暴走,吞噬着生灵们的恶梦。但正因为如此对梦境的规则造成了破坏……所以我想,也许会有不好的梦,所以就没有问你。”
“……”
夜叉再次愣在当场,脑海里再次陷入混乱。
【原来是那群猪在搞鬼啊……好想把它们变成叉烧猪啊……!!!!或者把前面一部分的梦去掉也是很好的嘛啊!!!】
青坊主又看了看夜叉极度混乱的表情,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我说,你把本大爷拉来看日出又是闹怎样?”夜叉开始尝试着转移话题。
“据说在初日日出许下愿望的话,是有可能实现的。”
青坊主回忆了一下,认真地说道。
“真是听上去有够无聊的人类规矩啊。”
无所谓地笑笑,夜叉的目光却是一直望着太阳逐渐升起的方向。
“不过本大爷不讨厌就是了。”
……
……
……
最后还是祝大家节日快乐~

评论(11)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