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灰阑落

这里阑落★
弧长废猫一只√
很高兴能与你们相识★

【夜青】初梦(上)

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qwq~按照约定我来继续了【√】
这篇是青坊主的梦,既可以当之前除夕的续篇来看也可以当独立篇来看【×】
因为是梦,所以可能写得有点意识流……【×】
……
……
……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诸法因缘生,诸法因缘灭。因缘生灭法,佛说皆是空。”
“……”
耳边是自己再也熟悉不过的诵经声了。熟悉,无比熟悉,却又陌生。
身体好沉啊……为什么不受自己的控制呢?
嗅到的是一股典雅的檀木香,青灯古佛前,书影朦胧,看不明晰。
这个场景似曾相识。
“青!你又在打瞌睡!”
隐约间他听见一个明显上了年纪却饱含着威严的声音,随之而来的,不受控制的身体似乎从什么地方站了起来。他低头一看,竟然是一团蒲草。
面前的老者身着显示着他主持身份的袈裟,花白的眉毛长得仿佛会垂下来。而此时老者正以一副愠怒的表情看着他,手上是一卷佛经。他再低头正式打量了一下自己,能看见的唯有那双稚嫩的属于孩童的双手。
【啊……是呢。】
那是他的主持……这是他的过去啊。
他记起来了。
……
“你真的要这么做么,青?”
夜色已深,烛台下的佛像黄铜色的身躯流转着柔和的光,悲悯的眉目低垂,静看着这佛堂的一切。
“是的,方丈。”
他虔诚地站在老者面前,声音却不复稚嫩。
“佛曰八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五阴炽盛。凡间人人遭此劫难,拙青愿下至红尘,渡世人。”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平淡温润,却坚定得不容置疑。
“如果这是你的选择的话。”
他听见土木崩塌的声音。镀金的佛像从中裂开,双眸蒙灰。房顶的屋瓦簌簌落下,寺庙香火断绝,地表开裂,业火升腾。
他看见方丈的身躯迅速枯萎化为一堆白骨,空留下一张单薄的袈裟,上面是斑斑血迹。
等到他再转身的时候,寺庙早已化为一片废墟,荒野寥落,寒鸦四起。
眼前是无尽的光影变幻,亦真亦假间,他看见世人的虚影。因欢喜而笑,得幸福而笑,为执念而笑。而在那背后,却是因悲伤而泣,得痛楚而泣,为怨念而泣。
这是他所放不下的世间吗?
那握着锡铜禅杖的手,不经意间又紧了几分。
……
但是没有人能理解他啊。
眼前的景象似乎已经流逝了数不清的光阴,春夏秋冬模糊地交错变幻,人们的轨迹依旧按照原来的轨道前行着,不因谁而改变。
不知何时,在小小的村落里他看见一只和他一样流浪着的猫,猫咪紫红色的毛皮柔软温暖,金色的眸子烨烨生辉。
那一瞬间他竟然有一种异样的熟悉感。
身体依旧不受自己控制地接近着那个方向,紫色的猫一动不动地在原地望着他,金色的瞳孔缩成了一条细线。
就在他的手触及到猫咪紫色的皮毛时,鲜血的猩红迸开,模糊了他的视线。
村落在他四周化为了一片火海,但是与以往不同的是,安静得连燃烧的声音都听不见。
整个空间中,连呼吸的声音都没有。
他的手从半空中缓缓放下,与此同时,似乎有着什么顺着面颊不断滑落。
毁灭,也许是他最不愿意看见的事物。
他也许,没有他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坚强。
隐约间他感到一双有力的臂膀蛮横地从背后抱住了他。那个人将头埋在他的肩窝,孩子气地蹭着。带着尖锐指甲的手指在他的脸上游荡,最终那只手遮住了他的视线。
“你不用这么难过。”
他听见那无比熟悉的声音这么说着,带着诱惑似的缱绻意味。
“如果你厌倦了,和我一起沉沦也无妨……”
【夜叉……】
在一切彻底黯下去之前,他终于呼唤出了这个名字。
……
那么,这到底算什么?
如果这一切都是梦的话。
这样的初梦,又要告诉他什么?
混沌的黑暗散开,阳光普照。
他似乎闻到好闻的青草香,暖阳晒在身上是说不出的惬意。耳畔是嘈杂的声音,仔细一听,竟然是他在游历大陆时结交或者认识的妖物们。
【莹草……山兔,海坊主……妖狐?】
他有些疑惑。
“恭喜呢~”
“恭喜啊,青坊主!”
“恭喜恭喜。”
“……恭喜。”
“……”
【他们在恭喜什么?】
他低头看了看一旁的小溪,却因溪水里映出的自己而愣在了原地。
白色的棉绒兜帽遮住了自己大部分面容,些许茶金色的发从侧面滑出,被微风扬起。
他看见身着白无垢的自己。
这是他的婚礼。
但他是僧人……明明不可能……
不可能的啊。
“在想什么?”
仅仅是一片花瓣飘落的时间,他看见那人来到了他的身边,紫红色的长发竟然在脑后规规矩矩地束起,金色的眸子里盛满了笑意。
那双手一反常态地温柔地拉下了他洁白的棉帽,将一束欲放未放的野山樱别在了他茶金色的发上。
周围是愈发热烈的祝福声和起哄声。
但是这些他都听不见了。他,青坊主,只是呆呆地看着面前身着婚礼羽织的恶鬼,脑海里只有自己越来越快的心跳声。
他就像在看一场幻梦。
不,这本来就是一场梦。
他比任何时候都要清醒,却有比任何时候都要不清醒。
【我原以为我一心向佛……心里只有天下人。】
【但如今看来,还有你啊。】
……
青坊主醒来的时候,窗外依旧是一片星空。
除夕夜的烟花持续了一个小时之久,之前在他诵完经书,准备入睡的时候,夜叉已经睡着很久了。
【看来这次自己睡得很浅啊。】
青坊主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却无意识间触到自己眼角的湿意。
于是梦里的内容重新席卷而来。
【……估计是睡不着了。】
再无睡意的青坊主起身看了看窗外的一轮弦月,借着微弱的月光又看向了身边依旧熟睡的那只恶鬼。
夜叉的睡姿不算老实,但是收敛了一切煞意的样子的确是有些可爱。此时他的眉头微微皱起,在睡梦中似乎不太安稳。
【做了什么不太好的梦了吗?】
青坊主疑惑着,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对方的眉间。却一不留神被依旧处于睡梦中的夜叉一把抱住。
“??”
青坊主本以为自己把对方吵醒了,结果那家伙只是哼哼了几声,并没有什么苏醒过来的征兆。而仿佛抱住了很重要的东西一般,夜叉的嘴角逐渐浮现出了一抹笑意。
“……”
青坊主并没有把夜叉的拥抱挣开。他保持着原来的动作半起身坐在床上,一只手顺了顺对方睡乱的紫红色长发。
他还是并不知道,他的初梦想要告诉他什么。
但是他知道,现在他们在一起。
也许这就足够了。
……
“好好睡吧,夜叉。”
“明天早上记得陪我去看日出。”
……
……
……
也许夜叉的梦我不会写得这么正经【orz】

评论(10)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