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灰阑落

这里阑落★
弧长废猫一只√
很高兴能与你们相识★

【夜青】除夕

除夕啦想写篇甜文,所以这里面的设定是交往后的夜青~
日常向……以及日常ooc【我没救了】
最近比较混乱…是有点赶忙的产物【×】
……
……
……
今天是除夕。
青坊主醒得很早,他起身通过他所停留的古旧寺庙的破窗户向外看,大雪纷纷扬扬,天地皆白。
门口的石阶,破旧的漆柱,在一片冰天雪地里依旧挺立的松柏,统统被厚重而纯净的白色所覆盖,再无其他。
青坊主朝着自己身边看去:那恶鬼依旧熟睡着,紫红色的长发下夜叉那放下了所有防备的睡颜竟然有如孩童般可爱。
这是他们一起迎来的第一个除夕,他想要好好对待。
于是当夜叉终于从梦中醒来的时候,第一眼就看见穿戴整齐的青坊主坐在床边,眉头微微蹙起,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
“在想什么呢?”
夜叉懒散地撑起半边身子,稍稍向前凑近正在沉思的青坊主,在对方耳边暧昧地喷吐着热息。“不如再来陪本大爷睡一会?”
青坊主眨了眨眼不为所动,平静的声音有点像是在斥责一个调皮的孩子。
“夜叉……今天是除夕。”
还稍微带着一些无可奈何。
“啊~所以呢?”
夜叉懒懒地打了个哈欠,顺着捻起对方一缕茶白色的发丝,用指腹轻轻摩挲着,乐此不疲。
“除夕……应该怎么准备一下呢。”
【……?】
“……啊?!”
夜叉不明所以地愣了愣,等到他终于反应过来时,青坊主已经起身戴好了自己的斗笠,迈出了寺庙破旧的门槛。
“喂,你该不会是要学那些人类?”
闻言青坊主停下了脚步,他回头对夜叉伸出手来,脸上是冰雪消融后有如冬阳般的微笑。
“漫长的岁月,偶尔这样也不错。走吧。”
……
夜叉很好奇。
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才会答应那块木头陪他一起到人类的村落集市上办置所谓【年货】。
他收起了恶鬼身份的魔角,硬是被青坊主强迫着换上了人类的冬装——虽然他们身为妖物不会感受到【寒冷】,但是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也不得不这么做。
村庄里很热闹,男女老少家家户户都忙着庆祝这一年一度的喜庆日子,集市上也是各种吆喝声不断。孩童们打着伞笑着打闹着穿过街道,手上的糖人反着蜜色的光。
连空气中都洋溢着蜜糖一般的气味。
青坊主一边走一边低头思考着,夜叉看都不用看这木头绝对是在回忆那些稀奇古怪的人类讲究。而他打量着热闹非凡的街道,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做什么。”
“本大爷离开下。”
夜叉回头对拉住自己衣角的青坊主笑了笑,耸了耸肩……“放心……本大爷不是去惹事的。”
“还是说,你害怕本大爷离开你?”
夜叉突然把两人的距离拉得极近,凝视着青坊主的面容笑得一脸开心。
而对方只是默默松开了扯住对方的手,稍稍转移了视线。
“没有。快去快回。”
于是在夜叉不在的空档,青坊主继续慢悠悠地朝前走着,回忆着自己早就在脑内列好的清单。忽然间他不知想起了什么,步伐顿了顿,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当夜叉回来的时候,青坊主正在一个卖着黑豆的摊位上称量着。茶金色的长发不听话地从两侧滑落,在阳光下晕着柔和的光。
“回来……唔?”
察觉到夜叉回来的青坊主正准备象征性地确认一声,却被什么突如其来的东西堵住了嘴。
仔细尝尝……甜甜的。
“怎么样?好吃吧?”
夜叉收回自己之前拿着糖葫芦的手,嘴上叼着属于自己的那支,含含糊糊地说着,满脸得意。
“……嗯。”
青坊主拿好糖葫芦,认真地点了点头。脸上漾开一抹笑意。
“那这个给你。”
琥珀色的蜜糖被做成小人的模样,仔细一看,长长的发上带有尖尖的角……竟和夜叉有几分相似。
“我画的。”
青坊主一向冷淡的音色里带上了几分柔和,他素白的手上举着小小的糖人,指节上是淡淡胭脂般的粉红。
“你竟然会做这个……?”
夜叉惊讶,却是笑着接过小人,拿在手上竟不知如何是好。在他的印象里,青坊主这般木头一样的妖僧,应该是没有如此情趣才是。
“会了就是会了。”青坊主轻描淡写地拿好自己之前挑选的年货,拿出金币递给摊位里的商人。“你要是不想要的话,我可以回去送给莹草。”
“才没有。”夜叉鼓了鼓腮帮子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张口咬住了小糖人的小尖角。“本大爷很喜欢!”
“嗯。”青坊主一边应着一边朝集市深处走去,不知为何并没有甩开夜叉半路上牵住自己的手,耳尖微微泛着红。
一直到快到中午的时候,他们才回到他们共同居住的那所破旧寺庙。青坊主清点着买回来的物资,而夜叉黑着脸将挂在自己魔角上的布袋子一个个取了下来……天知道置一趟年货会买这么多东西?!
“嗯……橘子,松枝……”青坊主将刻意折来的青翠松枝插在了门口,又将白色的卡纸裁成了奇怪的模样,和桔梗,铃铛一起挂在了门上。
夜叉坐在旁边看着青坊主忙来忙去,百无聊赖地一颗颗吃着从人类集市带回来的糖果。
【有趣。】
……
夜叉觉得自己真的很厉害。
他看着青坊主在破庙里忙了整整一个下午,觉得自己都快要长蘑菇了。
虽然当身着围裙的青坊主将一把扫帚递给自己的时候他的内心是拒绝的。
“来搭把手。”青坊主将自己的长发束得更紧了些,认真地擦拭着蒙着一层灰尘的佛像和木鱼。“【除夕】也称作【大晦日】。在这天认真大扫除的话,可以祛除晦气和煞气……”说到这里,他回头看了一脸不情愿的夜叉一眼,轻轻叹了一口气。
“啧,人类的规律就是麻烦。为什么本大爷要做这种事?”嘴上抱怨着的夜叉最终还是无奈地一把拿过那把扫帚,恶狠狠地戳起了屋檐上的蜘蛛网,震落了一片积雪。
“别这样,要不然我们还得把这里重新修一遍。”
隐约传来的是青坊主那平淡无波的声音。
“……嘁!!”
一直到晚上,雪都没有停。
当青坊主把一个红色的漆盒拿出来的时候,夜叉正坐在门槛上,望着不远处蹦蹦跳跳的雪兔发呆。
“来吃点东西吗?”青坊主打开那个漆盒,里面又有三四个小盒子。除了一层黑豆以外,每一层里面都是一种料理。那一瞬间清香的气味遍布了整个空间。
“你知道我不吃草,谢谢。”夜叉哼哼着扭过头去,不太想理身边的妖僧。
“不是草。”青坊主的声音依旧认真,他将料理塞到夜叉手里,转身走进了寺庙内部。
【生气了……?】夜叉有点不安地想着,他看了看手里的料理,竟然是鸡血冻和鸭血冻。依旧温热的料理散发着难以抗拒的香味。夜叉不明白一介僧人为什么会有看上去这么好的手艺。
这么好的……
“趁热吃吧。还有,这个也吃了。”不知道什么时候青坊主又走了出来,他的手上端着一碗……一碗面条。
“哦?荞麦面条?”夜叉意味深长地看了看那只碗,嘴角上扬。“你很担心我?”
“因为你不省心……唔!”
手里的碗差点滑落在地,青坊主被夜叉捏着下颌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
一吻作罢,青坊主那茶金色的眸子里平添了一层潋滟的水光。他拍开夜叉开始作乱的手平复着自己的呼吸,然后起身朝寺庙内的钟塔走去。“现在还不行。”
夜叉笑笑,他看着青坊主匆匆离开的背影,用舌尖舔了舔自己尖锐的犬齿。
【这么说,晚上是可以的?】
……
事实证明夜叉又错了。
自从青坊主去了钟楼,那浑厚而讨厌的青铜钟声就再也没停过。
待夜叉来到钟前时,他看见青坊主虔诚地行着佛礼,一下又一下地敲击着那口带有铜绿的巨钟。
此时夜已经很深了,估计很快就会到达零点。青坊主微闭着双眼,从天而降的雪花被风吹进,落在他茶金色的长发上,一点点消融。
而如果夜叉没数错的话,那口钟已经被敲击了一百零五次。
一百零六次……
一百零七次……
终于,漆黑的夜空被绚烂的烟火照亮,在旧年的最后一秒流逝后,伴随着漫天的烟火,青坊主的第一百零八次敲击也终于是落了下去。
新年来临。
“新年快乐,夜叉。”
青坊主放下钟锤,他站在平安京烟花烂漫的夜空下,歪歪头,笑了。
于是那个仿佛要融为一体的拥抱变得那么理所当然。
“听说今晚如果做梦的话,是可以带来好运的。”青坊主闷闷地说道,散落的长发遮住了他的表情,只露出发红的耳尖。“所以你今晚好好休息,然后明天起来陪我迎接日出。”
“……这也是讨厌的人类规律?”夜叉的小心思被无情地扼杀使得他满心不爽,他惩罚性质地咬了咬青坊主的耳垂,又在对方肩窝里蹭了蹭。
“嗯。”青坊主无奈地摸了摸夜叉紫红色的魔角,在上面轻轻落下一个吻。“而且,我今晚可能要诵读佛经参拜佛祖……大概睡得很晚。”
“好吧,那本大爷姑且答应你了。”夜叉败了似地笑笑,起身回屋。片刻,青坊主重新拿起那柄钟锤的时候,空气里依旧是夜叉还未消去的声音。
“记得明天告诉本大爷你梦到了什么哦~”
“嗯。”青坊主轻轻应着。
“你也是。”
end
……
……
……
小注释:
①因为荞麦面又细又长,在日本文化里代表着细水长流与健康长寿,人们希望像荞麦面条般活的长久。另外,因为荞麦面条易断,日本人希望将一年的辛苦与烦恼做一了断,不带到新年里。还有一点是希望像荞麦这种植物那样,生命力顽强,不怕风雨。
②除夕夜,日本的寺庙里都要敲钟,共敲108下。据说这是源自《佛经》里闻钟声,烦恼清”之句。佛教认为,人间的苦恼有108种,因此新年的钟声要敲108次,以此为人们消除各种烦恼。因为每敲一下都需要等上次的钟声完全静下来才行,所以敲108次大约要持续1个小时。据说,敲钟时要在除夕夜零点之前敲107次,剩下的一次在零点之后敲,这样,就可以不再受过去一年的旧烦恼所扰,无忧无虑地迎接新年。
③初日日出
新年的第一天日本人有迎接日出的风俗,拜祭日出的地点,往往是海边或者山上。人们相信,拜祭新年的第一次日出,自己的愿望就能实现,并能健康平安,得到新的灵气。
④初梦,据说在初一初二做的美梦会带来好运,以及成真。
以上来自百度资料【×】
……
最后暗搓搓问一句……有人想看我写夜叉和青坊主做了什么梦的嘛?【逃走】

评论(23)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