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灰阑落

这里阑落★
弧长废猫一只√
很高兴能与你们相识★

【夜青】堕意

ooc有……文笔被我吃了,逻辑被我吃了【√】
大概是考完高数受到刺激了于是我想开车……【已经疯了】
内含破车【真的是车吗……】
……
……
……
【我做错什么了吗。】
【我没有错。】
【佛门清净,已成妄言。】
“既已如此,那……”
幽绿的湖水散发着浓烈的血腥气。池内已然奄奄一息的妖物挣扎着想要摆脱深深烙印入血肉的金色梵文而不停翻滚着,翠绿的妖尾剧烈拍打着湖面,被染成红黑色的湖水四处飞溅,甚至腐蚀了岸边的草木。
青衣的僧侣冷眼看着那湖中已是强弩之末的水妖,混杂着妖血的湖水沾湿了他一身袈裟,为他平添了一股修罗气。
虽说身为不食人间烟火的僧人,无论如何也不该有如此重的杀气才是。
终于,那水妖带着一身难以愈合的伤痕渐渐平静下来,尸体一点点瓦解,消失在了无风的冷空气中。
青衣僧人缓缓将手心摊开,那上面是一片触目惊心的红。
他犯下了杀戒。
那次数,他记都记不清了。
他走到暗红色的湖水遍,通过水面看着自己在上面映出的倒影。金色的眸子里一片空寂。
如此动荡不安的世界,鬼魅横行,白骨遍野。为证禅心,他一遍又一遍犯下杀戒。那么,到底是从第几次起的呢?自己的头发不知不觉中化为了不属于人类的茶白色,时间在自己的身上仿佛也放慢了流动。
而如今……竟是彻底静止了。
水面上映出的自己,那金色的眸子下,逐渐浮现出的两道血红色妖纹鲜艳夺目。
堕妖。
是因为破戒,所以被佛祖惩罚了吗?
自己啊……再也不是人类了。
已经感觉不到【难过】之类的情绪了,时光静止,不断破戒,执念堕妖的后遗症就是,自己的情感似乎也逐渐变淡了。
除了……
“哦~干得真漂亮呢。”
湖边的寂静被一声懒懒散散却蕴含着笑意的声音击碎。枯草被践踏的沙沙声后,青衣的僧侣并没有转身,却被直接从背后抱住。
“夜叉,走开。”
他淡淡开口,声线里带着刺骨的寒冷。
“为什么?或者说,你有什么资格命令本大爷吗?”
“……”
“本大爷不想走开,这是本大爷的自由……”一边说着,邪邪笑着的紫发妖物将怀中的青衣僧侣强行转向自己的方向,然后推倒在地。“不反抗么……也罢。正好本大爷还在好奇你似乎有哪里不一样了。”
夜叉眯起自己紫色的眸子,就像凶猛的食肉动物打量自己已经到手的猎物那般将被自己压制住的人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遍,嘴角上扬勾起一个微妙的弧度。
“真是的,现在的你浑身上下都是和我一样的味道呢……木头和尚,或者说,青坊主?”
紫发妖物轻浮地笑着,语调里充满了挪揄。
“我和你不一样。”
青坊主看都不看夜叉一眼,想也没想地直接否定了对方的说法。
“是吗~”夜叉耸耸肩,一只手划过青坊主的米白色长发,尖锐的指甲最终落在了那才浮现不久的鲜红妖纹上。“但是你明白的。你现在不过是一只妖物罢了。和我一样的妖物……你身上的妖气已经浓烈到无法忽略的地步了。”
“真好,最终你变成了和我一样的存在。”
青坊主依旧冷冷地毫无表情,夜叉锋利的指甲刺破妖纹所在的血肉,依旧温热的血液顺着他的面颊流下,滴在枯草丛生的地面上,渗入污泥中消失不见。
“我和你不一样。我不是恶鬼。”
良久,青坊主淡淡开口。那声音在夜叉听来带有说不清道不明的讽刺。
“呵~到底要怎样你才会学乖?”心里一股无名火升腾而起,夜叉掐着青坊主的脸凑了过去,几乎是碰到了对方的鼻尖。“要我再做些什么吗?比如~像毁掉那些村庄一样,像毁掉你曾经所在的寺庙一样,再做些什么吗?”
终于像是被什么刺激到一般,青坊主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丝阴沉意味,那茶金色的眸子也黯了下去。
他走上这条袈裟染血,禅杖伏魔的不归路已经多久了呢?
而当初……又是为了什么而走上这条道路的?
因为有意渡世人,而世人却沉迷于红尘中么?
【并不完全是啊……】
记忆中那些火光冲天的极夜之夜,炫目的血红色染红了这个世界。而那抹桀骜不驯的紫色在那片炫目的中央,笑着看着他,就像在看什么天大的玩笑。
青坊主听见他说【这就是你想要拯救的苍生么,简直脆弱得不堪一击呢。但是他们比你有趣多了……至少不会每次都一副冷冰冰的模样看着本大爷。】
【你叫青坊主是么?那本大爷告诉你吧……就凭你那毫无力量可言的佛经,是无法拯救谁的,更别想渡谁了。】
【只会软弱地念着那什么佛经的家伙,连佛祖都不会救你啊,明白么?哈哈哈哈哈!!!】
……
是的。也是因为那只恶鬼啊。
如果杀戮,也可以改变什么的话。
【那就杀戮吧。】
夜叉的话,就像一句诅咒。
……
“嘁,这就生气了?”有些好笑地看着紧紧抿着嘴唇的青坊主,夜叉挑逗似地在对方耳畔暧昧地低语着。“真是不尽兴~亏得本大爷竟然莫名其妙地对你这种冷冰冰的家伙感了点兴趣。”
“总有一天,我会渡了你。”
坚定而又带着刺骨寒意的声音自青坊主口中响起。他一直蓄势待发的手臂猛地击向紫发的恶鬼,带起一串金色的梵印。
“哟~堕妖以后心机也变多了嘛~”夜叉似乎重新来了兴趣,轻巧地向后一躲避开那一击,召出魔戟向上一挑恰好架住了那迎面挥下的禅杖。“可惜还是不够啊!”
夜叉紫色的妖瞳中陡然闪现出嗜血的光来,他将涌动着黄泉之水的魔戟横向一挥截断了青坊主退避的道路,然后欺身上前对着青坊主腹部就是重重一击。
“咳——!”
刚堕妖不久的躯体因跟不上恶鬼的攻击速度而被击飞出去,青坊主有些狼狈地缓缓撑起自己的身体,血液顺着嘴角淌下,浸湿了衣领。
“还没适应妖身,就妄想和我动手?”夜叉狰狞地舔舐着指间属于青坊主的血液,快速上前掐着对方的脖子将其一下子按在了湖边的枯树上。“来,让我们继续之前的话题吧,木头和尚……”
“关于我再做些什么,我突然有了好的想法。”
"破车"
……
……
复习明天的考试去……【×】

评论(7)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