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灰阑落

这里阑落★
弧长废猫一只√
杂食生物,入坑杂多★
很高兴能与你们相识√

【DN】彼岸葬

依然是自己儿子女儿家族向的文【xxx】
其实这个……是因为删掉了自己皇家骑士女儿而来的灵感【xxx】
结果写着写着就感觉不敢加上龙之谷的tag了……私设太严重了【死目】
简单标注一下【?】
爱伦依-皇家骑士
格西林德(格西特)-烈
阿默克-圣骑士
……
……
……
那大概不是真的。
行走在寂静的世界里,什么都听不见。
手中的抹茶蜜桃乌龙奶盖的温度也愈发冰凉起来,然而自己却依旧捧着它。仿佛在依靠着它取暖。
好安静啊。
再也听不见任何人的声音了……人类的,魔物的,精灵的,兽人的……这个世界的。
再也听不见了。
小巧纤细的女孩子用白色小花别起的发湿漉漉的,在阳光下泛着金色的光晕。
她眨了眨碧色的眸子,无辜地环顾着这个世界,目光茫然地令人怜惜。而那好似轻轻一握就会碎掉的足踝轻轻颤抖着,就像是在反抗着寒冷。
那不存在的寒冷。
那再也感受不到的寒冷。
不知何时,手中的奶盖的温度逐渐散去,变得冰凉。
“爱伦依.泽维尔。”
安静的世界被这突如其来的平静男声划开,如湖水般荡开了层层波纹。
女孩应声转过身体看向那声音传来的方向。阳光同样安静地撒落在那人身上,逆着微光使得光影分割的格外分明。
白发的青年微笑着,米白色的长发在脑后随意地束成一个马尾,雾紫色的眸子里隐匿着若有若无的悲哀,在黑色框架的镜片后看不真切。
“格西特……?”
女孩子微微吃惊地睁大了睫毛纤长的眼睛,那漂亮白皙的脸上却依然是没有多少表情。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还有,你为什么这幅打扮?”
“……”
没有回答。
或者说从一开始,来者就没有想要回答。
世界重新恢复了宁静。
世界重新恢复了死气沉沉的死寂。
白发青年依然是那样若即若离的笑容,他站在那里,就像一座精美的雕塑。
直到女孩的双眸渐渐失神,双腿一软,不禁后退了一步。
她那饱满柔软的唇瓣轻轻颤动了一下,细小的声音从喉中滑出,微不可闻。
“格西林德……哥哥。”
白发的刺客依旧不言不语,脸上不喜不悲。他看着自己最年长的妹妹,缓缓伸出了手。
“和我来吧。”
……
爱伦依终于想通了,为什么这个世界如此安静,毫无生机。
因为这个世界上除了他们,大概再也没有其他生命存在了。
天空依旧是那么蓝,蓝得透彻。微风吹过,水晶谷小溪畔高高的芦苇随风飘扬,溪水撞击着水中零散的石头,凝聚再破碎。
他们从空无一人的魔法山脊出发,走过空无一人的莲花沼泽,走过空无一人的阿努阿兰德,走过空无一人普雷利镇,走过空无一人凯德拉关卡……
最后,他们来到了空无一人的神圣天堂。
阳光依然是那样的澄澈干净,温柔地抚在灰褐色的土地上,跳动着微光。
一路上爱伦依并没有说话,格西林德也并没有再说什么。他们一前一后地走着,看上去就像陌路人。
爱伦依依稀想起了她的从前,那个时候她刚刚诞生,刚成为泽维尔家族一员的时候,面前的这个哥哥和其他哥哥们一起,教会了她许多在这个世界上生存的东西,给予了她家的温暖。她并没有像帕索斯或者阿默克那样对格西林德具有天生而来的敬畏感,反而,她觉得,他其实并没有很可怕。
那种感情,大概叫哀伤。
只是后来,他不见了而已。
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得干干净净,没有留下一丝痕迹,也没有人能找到他。
原来,他在这里吗?
脑海里倏忽间闪过另一个少年的笑容,爱伦依突然有点分不清到底哪里才是现实了。
亦或者,这些都是梦幻。
格西特…又到底是怎样的存在?
她抬头,看见前方的格西林德不知何时停下了步伐。白发的刺客微微转过身来再次向她伸出了那只手,逆着清晨般熹微的阳光,爱伦依仿佛看见了他脸上的微笑。
……
“去吧。”
宛如呓语。
爱伦依站在街道的尽头,面前宏伟的教堂哥特式的穹顶直耸入云端。神圣而又繁复的纹路仿佛交织成了对女神的一曲曲颂歌,遍布着这看上去厚重无比的青铜门。
爱伦依推开了那扇门。
然后,她走了进去。
最后,格西林德悄无声息地关上了门。
然而到来的并不是黑暗。
教堂之外的阳光依旧,它们透过了彩色玻璃的落地窗后映照在古朴的回廊过道上,一片斑斓。
白色的玫瑰在石头雕刻而成的立柱上肆意绽放,在这静谧如死的空间里散发着若有若无的香气。飞扬在空气与阳光之中的微尘跳动着金色的光,漂浮着挣扎着一点点暗淡。
爱伦依只是走着,像一具没有灵魂的木偶。
“去那里看看吧。”
有人轻声叹息。
……
回廊的尽头,正举行着一场盛大的葬礼。
爱伦依听话地走着,最终还是停下了脚步。她的瞳孔里,恐惧划开了迷惘,吞噬了一切。
灰黑色的石棺上镂刻着金色的细线,棺盖半开着,露出那里面死去少女的模样。
赫然是她自己。
那少女的尸体一动不动地沉睡在石棺里,身下铺着一层白色的玫瑰,竟开放得艳丽。
爱伦依看着石棺里死去的自己,她说不出来这是一种怎样的感觉……或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她环顾四周,在石棺周围,围绕着她的家人。
爱伦依还能认出他们,她看见自己的哥哥伊卡莱恩脸上隐忍的悲哀,帕索斯微微攥紧的双拳,阿默克低垂的头颅与手心的银色十字……以及泽维尔家的小妹妹莉莉娜哭泣着想要扑到自己已经变得冰冷的身体上的样子。
在遇见爱伦依之前,莉莉娜一直是一个流浪着的兽人小姑娘,直到爱伦依把她带回了泽维尔家,使她成为了这个家族的一员。
她一直隐藏着自己的悲伤,而她则是一个坚强的兽人女孩。
“莉莉娜……”爱伦依低声呼唤着,却知道她的声音再也无法传达到任何人耳畔了。
不……其实……这大概是一个错误。
冥冥之中,她仿佛听见了谁在轻轻地笑。
而爱伦依终于注意到,在家人们中间,那突兀着的白色身影。
那人丝毫不引人注目地将半边身体隐匿在灰暗的阴影中,雾紫色的眸子微微上抬,最后与爱伦依四目相对。
【格西特……】
他能看见自己。
爱伦依在那一瞬间几乎忘记了思考,直到她看见格西特的嘴唇动了动,然后对自己露出了一个微笑。
即使是这样,爱伦依也清晰地辨认出了那句无声的话。
“好久不见,爱伦依。”
爱伦依颤抖着向后退了几步,那单薄的样子就像是马上将要消散在空气里。
【我已经……死了。】
【死了。】
【不存在了……】
【我……】
混乱间,谁默默来到了自己身边,用手轻轻按住自己的头,安慰般地抚摸着。
“是啊,爱伦依。你已经不在了。”
格西林德的镜片反射着冷光,他与格西特互相对峙着,两个面容一模一样的刺客有如镜面的两端,只是格西特的脸上噙着笑意,而格西林德面无表情。
“早在那个时候,你就已经不在了。”
……
【那个时候?】
【……】
纤细的少女的身体被带着紫色魔枪杀气的长枪毫不留情地贯穿。鲜血喷薄而出,喷洒在马里亚殿堂洁白无垠的雪地里,像极了盛开的曼珠沙华。
鲜血铸就的璀璨的曼珠沙华中央,女孩瞪大了那双碧色的眸子,朝着灰暗的天空伸出了双臂,就像是想要拥抱谁。
就像是……想要拥抱谁?
【薇薇莉……】
【……】
……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爱伦依尖叫着跪倒在地,双臂死死抱住自己的头颅,那再也不会存在的泪水自她美丽的面庞上滑落,滴在大理石的地板上,烟消云散。
格西林德站在她的身旁一言不发,脸上终于是浮现出了一丝悲悯。
仅仅存在于现实中的影像里,那石棺的盖子缓缓地被关上了。在圣职者们的引导下,她的家人们一个个离开。冰冷的空间扭曲着,隐约发出了咔咔的破碎声。
“你因死亡时的迷惘而困住自己的【界】,就要崩坏了……”
格西林德抬头看着出现了裂痕的穹顶,闭了闭双眼。
“我其实……是羡慕你的。爱伦依啊……”
【你有可以解脱的那一天,而我呢?】
摇晃的空间里,白色的玫瑰纷纷枯萎凋零,鲜红如血的曼珠沙华逐渐浮现,将女孩走向末路的灵魂带向彼岸。
“再见了,爱伦依。”
……
黄昏下的神圣天堂,夕阳橙色的微光洒落在教堂外古典的街道上,一片静谧安详。
帕索斯背着哭累了于是带着泪痕睡着了的莉莉娜,回头最后看了一眼庄严神圣的教堂,转身离去。
而在教堂门口,与自家徒弟莱恩打完招呼,正准备跟上自己哥哥们的阿默克一转身却看见格西特依旧站在回廊里。白发刺客的眼神飘忽在某个固定的位置,脸上是不知悲伤还是开心的微笑。
他的身影逆着阳光,阿默克看不明晰。
“格西特?你在看什么……?”
在阿默克与莱恩疑惑的注视下,格西特微微转过身来。他抬起一只手臂,指向回廊尽头的某个方向,只是笑。
“盛开又凋零的曼珠沙华,很美,不是吗?”
……
……
……
END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