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灰阑落

这里阑落★
弧长废猫一只√
杂食生物,入坑杂多★
唉痒痒鼠总能出现一些让我陷进去的西皮啊√

【夜青】诞辰贺

青坊主生日贺文,祝青坊主生日快乐√
此文设定在夜青已交往状态下√
不得不说今天我才意识到是青坊主的生日……于是一天之内赶出了这篇短打甜饼,所以质量,不存在的。
不知不觉都一年了,为我夜青股添砖加瓦。
ooc预警吧。
好吧看到有人问就补充一句,这里的“生日”,是指阿青正式进入平安京这天哟。
……
……
……
1、
当青坊主醒来时,窗外依稀还挂着一轮下弦月。天空依旧是黑蒙蒙的,室内的烛灯也并没有点亮。凝了凝神,青坊主伸手摸向自己身旁,却只是触及到了已经微凉的被单。

不知在什么时候,夜叉已经出门了。

于是整理好自己的亵衣,自床铺上坐起。身为妖物的夜视能力总是很好,他只需要简单地环视四周,就能轻易地适应黑暗。

起身,下榻,点燃古庙内的油灯。柔和的烛光刹那间为沉寂的古庙这间不起眼的房间内渡上了一层暖光。他回头看向那不远处摆放着的铜制镀金佛像,纤尘不染的佛像在微光中俯瞰着整个古庙厅堂,面色悲悯。

此时也不过刚至卯时而已。

其实这很奇怪。因为多少年来,夜叉已经很少会比自己更先起来了。那只恶鬼甚至时不时还会在自己想要早起时霸道地抱住自己,略带凉意的唇不容置疑地贴上自己的,不容反驳地攻城略地,一直到自己真的是叹息一声任由他去才会罢休。

所以像这般早起,还像是故意对自己隐瞒了什么的行为,一点也不像那只恶鬼的所作所为。

虽然一直有些疑惑地想着,青坊主还是仅仅走到了佛像前,开始了一日的早课。他虔诚地行了一个佛礼,繁复的经文自他口中流露而出,却像一层薄薄的落雪,很快便消融在空气里。

待到青坊主再次睁开眼睛时,几缕晨时的阳光已然分明从不甚严密的寺门缝隙中透入,在堂前晕开一片。

发出一声连自己都听不明晰的叹息,青坊主轻轻放下手中的佛珠。他起身走到寺庙那扇紧紧闭合的木门前,伸出手来打算将它从内而外地打开。谁知伸出的指尖还并没有触碰到漆红的厚重木门,它反而被谁从外面粗暴地一下子推了开来。

紫发的恶鬼依旧保持着推门的动作,因青坊主突然的出现而微微有些诧异。庙外更加凌冽的寒风随着门的开启肆无忌惮地灌入温暖的庙内,带起青坊主几丝茶白色的长发浮起而又落下。

很快,夜叉笑了。他扬了扬线条俊朗好看的下颌,握紧了手中于他而言可以说是拿得很小心的布包。

“哈,阿青,你站在这里是准备迎接本大爷归来么?”

2、
关于夜叉到底出去干了什么,夜叉不说,青坊主也并不打算去问。

“并不是。”

在对方有些扫兴的注视下青坊主放下了那只悬在半空中的手,默认一般地朝庙内走去。走了几步他突然像是记起了什么一般,青坊主回头望向那只轻佻笑着的妖物,指了指他的身后。

“记得关门。”

……

像是察觉到青坊主似乎心情不大好,夜叉也只是耸耸肩,还是随意地带上门完事,紧跟着对方走进了内室。

此时天已经大亮了。古旧的佛堂内一片静谧,空气中跳动着肉眼可见的浮尘,竟是生生营造出一种空灵的意味。

“我说,阿青?”

夜叉随意找了一处席地而坐,盘腿撑起自己的头来漫不经心地看青坊主打扫着佛堂。

“你还记得你的生日吗?”

“不记得了。”

青坊主只是淡淡地答道,手中打扫的动作没有分毫停顿。

“是吗?”夜叉不依不饶,连唇角都往上勾了一勾。“如果本大爷说不信?”

那抹青翠的身影依旧是自顾自地擦拭着佛像上的浮灰,只是最终还是败下阵来一般又是一声叹息——“生为人时之事,已然太过于久远。而不幸堕落为妖之后,又怎会在意这等琐事。”

“所以,早已不必再问,早已毫无意义。”

“堕落……呵,是吗。”夜叉黯了黯琥珀金色的眸光,其中蕴藏的深刻涵义青坊主不愿多虑。“你身为人类之事本大爷自然不会在意,但当你身为妖物踏上这平安京时,当你出现在本大爷面前的那时,本大爷又如何能忘记。”

也许是青坊主没有料到会得到夜叉这样的回答,或者是对方的反应竟然会如此激烈。他不由得怔在了原地,羽状的睫毛微微颤动。

“本大爷早就说过的吧,像你这样冷冰冰的家伙,本大爷可是最讨厌了……”一面说着,夜叉突然站了起来,毫无征兆地一把抓住青坊主那只正在擦拭着佛像的手,将对方不容置疑地拉向自己的方向:“但也多亏了你有那么【讨厌】,本大爷才觉得,这漫长得无聊透顶的生活,真的是很有趣,有趣极了。”

“你想渡了本大爷,那好,本大爷等着你。不过在这未知数般等待的过程中,你也只能和本大爷共度余生了。”

很完美,不是么。

“……放开我。”

被强行拉入怀中的青坊主冷着脸散发着低气压,他抬头对视那双调笑的妖瞳,狠狠地抿了抿下唇。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无所谓地笑笑,夜叉拿出了自己一直小心翼翼包好的那块布包,把它递到了青坊主面前,示意他打开看看。

“那本大爷就直说了,你肯定没忘记,很多年前的今天,你身为妖物来到了平安京,来到了本大爷的面前——”夜叉恶趣味地停顿了片刻,很愉悦地看见青坊主的脸色突然发生了变化。“你已经记不清身为人类的生日了,那为了庆祝你的出现,阿青,生日快乐。”

青坊主并没有听清接下来夜叉究竟都说了些什么,一直以来他都是选择性地从那只恶鬼满口不着边际的语言里选择性地接受。但他还是鬼使神差地接过了夜叉递给他的布包,然后慢慢地打开了它。

一枚并不算好看的红豆饭团,安安静静地躺在那块布料的中央。青坊主发现,哪怕是隔着一层布料,他还是能感受到饭团上传来的温暖温度。

寺庙内是并没有红豆的,而想要得到红豆,唯一的途径大概也就只能是从山下属于人类的村庄内买到了。而这么冷的天气里,这么远的路。如果现在饭团还是温热的。

生日……快乐吗?

3,
平安京内,人类的世界里。在生日当天吃上一次红豆饭,庆祝之余,还能保佑来年的幸福安康。

夜叉是怎么知道这个的?

青坊主只是看着手心里的饭团,不停地走神。

“你……去了人类的村庄?”

他突然开口,声音里听不出丝毫感情波动。

“啊,当然。”夜叉啧了一声以为青坊主又开始担心一些有的没的了,他摸了摸自己的魔角,随着他的动作那对象征着恶鬼身份的尖角一点一点地隐藏了起来,再看过去,他竟然已经和一个俊美的正常人类男子别无二致。

“放心……本大爷有好好伪装成人类的样子。也没有白抢他们什么东西,之前本大爷有向妖狐弄到了点人类的货币,也没随随便便就把哪个蝼蚁打个半身不遂。”

“本大爷还没想随便给自己找麻烦,虽然本大爷也并不怕就是了。”

虽然说单单买到了红豆和稻米也没什么用处,夜叉倒是风风火火地找到了一脸嫌弃的凤凰火和座敷童子,差点没打起来才算是把一切搞定。

回顾起来,就连夜叉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青坊主并没有说话,他只是低头咬了一口饭团。茶金色的眼睛被不听话滑下的碎发遮住些许,看不清他究竟什么表情。

“很好吃,谢谢。”

在寺外传来几声暗号般的铃铛声时,夜叉分明在青坊主的脸上看到了一丝笑意。于是借着拥抱中两人相贴的距离,他毫不客气地抬起对方的下颚,然后吻了上去。

他知道般若,妖狐他们已经到了寺庙的外面布置好了一切,接下来他只需要把青坊主带到门外,揭开这场生日贺典的序幕——

眼前这个心系苍生的僧人,从来都没有在心里给自身留下过一丝一毫的位置。但如果他不在意自身的话,夜叉并不介意稍微帮助他一下。

毕竟,无论是今年,还是明年。在接下来漫长的岁月里,他们都属于着彼此。哪怕青坊主坚持着他的信念,夜叉继续为所欲为,哪怕他们本就是背道而驰的两个个体。

但如果现实就是如此,造化就是弄人呢?

一吻作毕,夜叉笑着将一堆稀奇古怪的思维统统丢出脑海。他握紧过青坊主的手,将他朝着门外拉去。

毕竟考虑得再多,也不如过好当下。

“走吧阿青,我们去外面看看。”

End

评论(6)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