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灰阑落

这里阑落★
弧长废猫一只√
杂食生物,入坑杂多★
唉痒痒鼠总能出现一些让我陷进去的西皮啊√

【雷安】狩猎森林(一些设定+引子)

猎人世家三少爷雷狮×凝焱森林守护精灵安迷修

这里记一下脑洞设定,以及一个正文引子√

正文我慢慢码……【bu】

世界观设定:

这是一个普通人类,精灵,异兽族,魔族,魔兽,天族共存的世界。

普通人类中会有少部分人群天生为【异能者】,即元力技能拥有者。

异兽族和魔族之间有上古以来不可分割的密切关系,但它们是两个不同的种族。

魔族可以说是魔兽中最为顶尖最为贵族的存在,他们拥有媲美人类甚至超越人类的智慧,而大多魔兽没有。魔族拥有人类的外形,而魔兽没有。

其实天族一开始并不是一个族群。众所周知,这个世界存在一个神秘未知的创世神。创世神给予自己挑选的七个神使自己的权利,从而替他管辖这个世界的运转。拥有或者涉及到创世神力量或者权利的无论什么族群里的谁,都可以被称为天族的一员。

精灵族一般隐居,很少在人类世界里出现。

除去普通人类以外,其他存在拥有或多或少的异能。

虽然各个族群表面上看起来和平相处共同生活,但也并不代表没有冲突。有时候魔兽也会给种族之间的和平带来麻烦。

雷狮所在的猎人世家同时也算是一个人类异能者世家,在异能者里是有名的家族。

猎人这个职业,是异能者里分化出的职业。以赏金任务,猎杀魔物,甚至异族买卖交易为地下正职,表面上猎人们也可以在普通人类人群中有个正常的普通职业作表面伪装。

种族中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有精灵守护的森林里隐藏着宝藏。精灵中的守护精灵会与他们所守护之物共存亡。

【其他可能出场人物设定】

【金】看上去是个普通人类,一直在寻找自己身为异能者的姐姐秋。

【格瑞】人类异能者,出身于一个已经消失匿迹的异能者家族,一直想寻找自己家族的秘密。

【凯莉】被称为星月魔女的魔族。手中掌握着大量信息,在各个种族间是“中间人”,“信息人”一般的存在。

【鬼狐天冲】异兽族,和凯莉有一定的亲缘关系但是并不想承认。互相想要除掉对方。

【紫堂幻】人类异能者,出自于以驱使魔兽为异能的有名异能者紫堂家族,召唤师。

【安莉洁】精灵族,安迷修的好友。

【卡米尔】异能者与精灵族的混血,受到家族长子的排挤,被雷狮庇护。

【佩利】异兽族,一直想要和雷狮分个高下,奈何一直被拒绝。

【帕洛斯】魔族逃犯,因和雷狮利益暂时一致而暂时达成合作关系。

【雷家大少爷】雷狮亲哥哥,猎人世家大少爷,不愿意承认卡米尔。能力暂时定为和雷狮一样,雷电相关。
……
……
……
                            引子

“你最好知道,雷王星家族的猎人接单的条件。可不是随便什么小打小闹的无聊悬赏我们都会接的……明白么?”

被装修得富丽堂皇的接见室内光线并不明晰。紫色的厚重窗帘被一层层拉上,隔绝了室外尚未散去的夕阳。

带着面具遮住一半容貌的黑发男人随意地坐在象征主位的绛紫色天鹅绒沙发上。他轻轻摇晃着手中的高脚杯,脆弱的玻璃杯中血红色的酒液随着他的节奏微微晃动,折射着红宝石一般的光。

“所以你带来的消息也好,委托也好。最好不要让我浪费时间。”

男人摇晃着杯中酒液的手一顿,原本有些散漫的语气陡然变冷,面具后那双紫色的眸子也同时锐利起来。他盯着入口处那同样掩饰着容貌的异兽族委托人,整个接见室的氛围都顿时紧张了起来。

而面对着明显有些不耐烦的雷家猎人大少爷,委托人也只是按了按自己脸上的白色面具,露出几分油滑的笑声,微微鞠了一躬。

“请您放心……雷大少爷。我鬼狐天冲带来的消息,怎么可能会没有价值呢?”

“……”

看见男人就像是在斟酌着什么般并没有说话,鬼狐略有些得意地在面具后勾了勾嘴角。哪怕是在最为复杂的魔族中,他鬼狐天冲所交易的消息或者带来的委托,都几乎从没有出过差错。他知道面前这未来的雷家家主同样也是清楚这一点的,所以他目前倒是并没有什么顾忌。

见对方默认的样子,鬼狐继续开口,磁性沙哑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丝迷惑。

“想来大少爷您也是知道的,关于那个各个种族都公认的说法,关于有守护精灵存在的森林里存在着宝藏……”他面具下的竖瞳狡黠地眨了眨,旋即继续说了下去:“而我这里,恰好就有一个关于宝藏的委托。在凝焱森林。”

沉默,良久的沉默。鬼狐能分明看到男人紫色的眸光在听见凝焱森林的时侯闪了一闪,但他却丝毫并没有要开口的意思。

这很奇怪……非常奇怪。就算他不相信自己,但偏偏也没有一丝质疑。这让鬼狐突然觉得事情已经偏离了自己的预想。

“你也说那只是个传说,而已。”

许久,雷家大少爷终于是开口,声音里却夹杂着几分微妙。

凝焱森林?对,就是凝焱森林。他知道那个地方,他也知道那里的确曾经存在着守护精灵……只是那个地方现在被毁掉了。算是他亲自动的手。

他还记得当时他伪装成他那个愚蠢的三弟弟的模样——他站在森林里,紫色的雷电从天而降,不熄的雷火燃烧着,直到整个森林悉数化为枯木。

他还记得那只守护精灵褐色的发沾染着尘埃,青绿色的眸子里写满了震惊,随即那抹震惊变成了一种名为【果然是你】的情绪。

“雷狮。恶党。”

雷家大少爷听见那只精灵这样说着,然后被他的雷火所吞噬。

这就对了嘛……就算是他那个不争气的弟弟,与一只精灵也本就不应该是一路人。这样很好,干干净净,他的弟弟应该感谢他才对。

就是可惜了下落不明的精灵宝藏……可能是在他毁掉森林的时候一起被毁掉了吧。反正那次委托他也完成了。哦,对了,当然是用雷狮的名义完成的。

那次森林火灾只是一场意外,对,只是一场意外。连他那个叛逆的弟弟也会这么认为,多么完美。

所以说,那只名为什么?哦,安迷修,的守护精灵也应该死掉了才对。

所以鬼狐天冲所带来的关于那个森林的宝藏的委托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说……

黑发男人的眉毛挑了一挑,思索着沉吟起来。

“你应该知道那座森林现在已经毁了,鬼狐天冲。”

“是,但是我有证据,证明森林宝藏依旧存在,还有一些其他有趣的消息,如果大少爷您感兴趣的话。”

鬼狐天冲一边说着一边从右臂的存储空间里取出一张牛皮纸和一份照片,然后走上前恭恭敬敬地递给了对方。

然而在看到鬼狐所递上的东西的一瞬间,雷家大少爷的表情瞬间就变了。他紧紧抿着嘴唇,指尖依稀跳跃着细微的雷火。

“您还好吗?”感受到对方身上骤变杀意的鬼狐天冲脊背上不禁冒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他透过面具观察着对方,却发现自己根本看不透对方究竟在想什么。

很快,仿佛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雷大少爷周围的杀意突然消失得一干二净。他低低地笑了起来,然后捏紧了手里的纸张和照片。

“很好,这个委托雷王星猎人世家接下了,鬼狐。”

那个笑容逐渐变冷,黑发的男人终于是举起手中的高脚杯,然后一饮而尽。

这件委托他接下了,不过他可不愿意亲自动手。因为自然有会比他亲自出马更加合适的人选——比如他那亲爱的,叛逆的,正在“离家出走”的三胞弟。

不要以为离家出走……他就不知道他的下落了。有些命运他那愚蠢的弟弟是无论如何都逃不掉的。而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看一场好戏了。

“那么,当你接到这个委托时,你会怎么做呢,雷狮?”

黑发大少爷轻笑着自言自语,语气里狰狞和讽刺寒冷如冰。

引子完

正文tbc

评论(6)

热度(25)

  1. 羽灰阑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