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灰阑落

这里阑落★
弧长废猫一只√
杂食生物,入坑杂多★
很高兴能与你们相识√

【雷安】猫与书(中)

猫咪雷狮×书店老板安哥,百fo点梗文,梗来自于 @盐津 ,但我越写越跑题……前排召唤~
我没有弃坑真的,求不打死我orz
有私设,关于元力的私设,以及私设安哥和安莉洁是关系很好的友人关系【或者表兄妹关系】
得了一铺垫交代就停不下来的强迫症……本章强行解说有点多,雷安交流互动有点少,大概有点无聊。
我终于啰嗦完了【住嘴】
……
……
……
窗外是夜晚的风吹过树叶的声音。明月高悬,依稀朦胧的柔光外笼罩着一层若有若无的血色。
屋内的可见度似乎并不太好。若是仔细看去,会发现那仅有的一点点光芒除了月光以外,不过是一柄银色烛台上摇曳着的烛光在中央水晶吊灯下反射出的光影而已。巨大的水晶吊灯遇光流转着并不明晰的虹色光晕,水晶摆件互相碰撞叮当作响。
“你已经决定了吗?”
少女的声音带着隐约的担忧,她那一头冰一般纯洁美丽的水蓝色头发在幽光下闪烁着淡淡的橙金。不觉抬手按了按左额上的柠檬状发卡,她湖水一般澄澈的双眸在烛光掩映下将所有情绪展露无余。
“嗯。”
身影隐匿在光影中的青年微微点头,他从手中一本看上去及其老旧的书上轻轻撕下一页来,又将那张泛黄的书页在手中攥紧又松开。
“我决定了。”
他微微抬头,青绿色的眸子里写满了坚定,或许还带着一丝执着。
“为了证明丹尼尔的理论是对的。或者说,我师父的理想是可以实现的。”
“我果然还是想试一试。”
“……”
闻言,女生只是沉默下来不再说话。她纤细的指尖缓缓地绕着两颊两侧垂下来的发丝,缠绕又松开,乐此不疲。
“虽然很抱歉,但是接下来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里…很多事情都要交给你了啊。”
青年抱歉地笑着,他伸出手来轻柔地摸了摸少女的头发,就像哥哥对着妹妹那样,温柔而关切。
“那么,辛苦你了。安莉洁。还有啊,如果在这段时间里你见到了恶党,就帮我把这个交给他吧——”
青年的目光突然幽远了起来,就仿佛记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一般,他摸出一个红色的小盒子,然后将它交给了一直一言不发的安莉洁。
就像是在托付自己最重要的东西那样。
【毕竟,这是我欠他的。】





逆着夕阳,安迷修取下了那本书。
他先是看了看书的封面,当目光接触到那个醒目的标题时,他也不禁是一愣。
“家..家养宠物绝育手册……?”
轻轻读出了书名,却一下子尴尬地舌头打了结。安迷修的声音戛然而止,紧接着屋内就响起了一声冷冷的猫叫。
“……”
喵大爷的耳朵真好使啊。
装作若无其事地将那本书重新放回了原处,安迷修刻意地忽略了不远处雷喵不怀好意地盯着自己的眼神。片刻,他抬起手来。掩饰一般低声咳嗽了几下。
拿错书了。
须臾间,安迷修的手指触到了先前那本书一旁那本看上去分外陈旧的书上。在那一瞬间,意外奇妙的触感顺着冰凉的书脊蔓延向上,借安迷修手指的皮肤,就像一阵微弱的电流,刺激着神经一直传导至脑海深处。
安迷修一愣,那本书就从书架上不听话地滑落,啪地一声在安迷修脚边扬起一阵浮尘。
【元力及其相关假说论证】
那个人所说的,就是这本书了吧。
略微带有破损的书侧,印刷着这本书作者的名字。
——丹尼尔。
等等?开什么玩笑?丹尼尔?
他没看错的话,那可是当今最有名的教育学家兼心理咨询师。每天每时每分每秒,想要预约他的心理咨询或者想听他讲座的人,都可以从预约室排到大楼外面去老远老远。那架势格外恐怖。
这真的是那个丹尼尔?还是说…这只是重名呢?
这真的只是一个巧合吗。
沉默了三秒,安迷修还是弯下腰来拾起了那本书,然后仔细端详起来——书已经很旧了,一看就是曾经被经常翻阅的缘故所导致的。书的边沿微微打着卷,甚至泛着古旧的黄。无论怎么想安迷修都不记得自己曾经进过这本书,更何况这本书无论怎么说,都已经不能用二手货来定性了。
更别说,安迷修的书店,并不是二手书店。虽然有些二手书也是卖的,但好歹本着对顾客负责的心态,这些二手书他都是有印象的。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安迷修有一种预感,从他翻开这本书开始,有什么事情就会被无法挽回地推进。然而阴差阳错地,就像有些事情你无法去抗拒,或者有些命运你无法去更改。安迷修翻开了那本书,就像有什么在指引着他那样去做,于是他就那样做了。
只是这份牵引被一只猫无情地打断了。
安迷修只来得及看见一道灰色的影子从自己眼前掠过。他还没来得及去做些什么,只觉得自己手腕一痛。那本书就再次脱离了自己的双手,重重地掉落在地。
“喵…..”
安迷修意外地觉得雷喵这次的叫声格外低沉,低沉得就像是在生气那样。不,不对。与其说是生气,更不如说是不想让他去碰那本书。
它是不想让自己碰那本书吗?
为什么?
安迷修与它对视着,很长一段时间里双方都是互不退让。
然而,雷喵越是不想让安迷修碰那本书,越是捣乱。安迷修想要看那本书的心情却是愈发浓烈起来。说不清道不明地,安迷修无法理解,随着他与雷喵相处时间的逐日增加,自己就仿佛有什么在复苏那样。很多事情,或者说是以前的他根本不可能存在的心态,表露的态度,都逐渐地浮现,逐渐地更改着他这个人。
不,或者是说,那才是他应该有的样子。
这个想法出现的那一瞬间,安迷修突然触电般回过神来,已是惊出了一身冷汗。
自己在想什么啊。
摇摇头将乱七八糟的思想统统赶出脑海,安迷修却是再也不退让。他俯身从雷喵面前捡起了那本书,也没管它什么态度,转身就走回了自己的卧室,然后关上门,顺手反锁。
他为什么要在意那只猫?
他为什么在那只猫面前会如此失态?
他为什么竟然产生了…面对一个人的错觉?
安迷修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拿手中的书挡住了自己的脸。
真是太糟糕了。
糟糕透了。
……
所谓元力,是一种超出常人理解范围的【能力】。
面朝上躺在自己柔软的小床上,安迷修微微蹙眉。他的双手举起了那本书,正尝试着去仔细阅读它。
没有人能够解释元力为什么会出现,大概这就是所谓创世神所开的一个最任性残忍的玩笑吧。
书里这样写着。
如果那位随性的神明真的存在的话。
言归正传,元力的存在意味着,与其相对应,能够任意驱使它们的人,同样也是存在的。这样的群体,我们将他们称之为【元力拥有者】。
“……”
安迷修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
他之前还在忍不住腹诽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所谓【元力】这般鬼怪神力的说法,坚信自己是相信着科学的。但现在,看看他自己吧,他正翻阅着一本解释着【元力】的诡异书籍,这本书泛黄的纸张在他指尖一页页划过,沙沙作响。
元力可以是任何不可思议的东西。举几个最简单的例子——它可以是意念,强大到所见皆可斩。可以是对元素的调控,比如对雷电的驱使。还可以是对某些状况的改变,比如复制与易容。
元力拥有者是存在的,他们存在于随机的普通人之中,由于神所创下的规则而不会轻易暴露自己而引起不必要的慌乱。但无法否认,虽然他们的数量比起普通人类而言不能算是多数,但他们绝大部分在普通人群中的地位或者职位,都会不出意外地特殊。
再举几个例子吧,比如一家公司突然在一段时间内迅速地崛起,再或者一些本身强大不容置疑的企业,政治界重要的团体角色,这其中都可能会有元力拥有者的影子。他们都在以一些若有若无,却确实存在的方式证明着自己,并且影响着其他事物。
不得不说,还有一点非常有趣。有些元力拥有者可以将别人对自身的认知更改成别的样子从而对自己进行伪装。比如说,伪装成随机的动物,或者物品,从而欺骗其他人的眼睛——
看到这里,安迷修微微走神,翻阅的速度也逐渐缓慢了下来。
【元力拥有者是真实存在的吗…?】
他真的不知道此时此刻他该对此作出何种评价。他究竟该说,这本书的作者,这位重名的丹尼尔,是一个奇才,还是一个疯子呢?
对于一个在科学下显得格外荒唐的概念,那人竟然能长篇大论到一本书的地步。就仿佛这个概念真的存在着,而且一直存在。
安迷修又随意往后翻了翻,里面的内容无非是对元力以及元力拥有者等名词的一些解释,统计时间内一些重要的事故,一些典型的元力拥有者及其事件例举,甚至还有一张在安迷修看来非常详细的元力类型统计表。
纸张随着时间的流逝沙沙地在安迷修指尖下来来去去,也不知过了多久。当最后一个板块的标题醒目地暴露在微冷的空气中时,安迷修下意识地捻了捻剩下的书页,发现那已经剩下不过薄薄的几页纸了。
他看了看那个标题,那是几个与其他字体都不同的黑体字——元力相关假说
不知为何,从这个标题开始。这本书的作者不再是以之前客观叙述的语气去编写,取而代之的是大量的口语与描绘。安迷修放慢了翻阅的速度,那些假设他并看不懂,甚至觉得很多都非常让人无法理解。但本着做一件事要做到底的态度,他还是尝试着将它们大致浏览了一遍。
他往后翻着,在左侧书页的最后一行,写着这样一段话:
如果说之前的假设都无关痛痒,甚至于预测得到结果。那么关于这个新的假设,就可能只能由时间的沉淀来证明了。我曾经不相信这一点,于是我尝试着自己投入其中,去把它证明出来。但是我失败了……
失败了?无法证明么?
安迷修想要往后再翻一页,看看唯独无法证明出来的究竟是何种假说。但他的手却堪堪地停在了半空中。
他意识到一件事…这已经是最后一页了。
书页间参差不齐的撕痕映入他的眼帘,有人早就撕掉了那原本的最后一页,那最后的假说与未完成的推论一起成为了一个谜。
安迷修突然有一瞬间的不安。他合上书,起身跌跌撞撞地打开自己反锁的门。夜幕降临,自家小小的书店在荧光灯白色的灯光下显得静谧而无力。安迷修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他觉得如今眼前的现实,连带着这小小的书店,他一直以来安栖的一隅,都是如此地脆弱。脆弱到不知何时就会被什么轻易击碎,不堪一击。
书店里真是安静,安静得安迷修觉得,有什么突然就不见了。
“雷喵….?”
他试着呼唤那只喵大爷,四下里却寂静无声。
是了,他发现有哪里不对了。
雷喵不在这个书店了。
它不见了。
……
接下来又是很长一段时间,雷喵再也没有出现在安迷修的视线里。
就像它从来没有出现在这方小小的书店里一样,除了安迷修有时候经过门口那盆被压得七零八落的盆栽,或者是无意间看到的那只空空荡荡的食盆能体现它的确存在过,能够向安迷修证明,那几天并不是他的梦境。
安迷修有些自嘲。自己为它寻找失主找了那么久,现在看来人家或许根本就没有忘记回去的路该怎么走。
只是当它真的不在了,这种复杂的心情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自己不是应该庆幸,少了一只到处捣乱的猫吗。
安迷修无意识地松了松自己的领带,又将它系紧。伸出手来整理着书架上琳琅满目的图书,想要让自己平静下来。
至少,丢弃掉这莫名其妙的落差感也好。
几乎就在同一秒,那扇双色的玻璃门被谁轻轻推开了。轻微的摩擦声虽然微弱,但还是被安迷修敏锐地听到了。
他转身,脸上是柔和的微笑。
现在不是烦恼的时候…他大概也没必要因此而继续烦恼下去了。
毕竟他的生活必须继续下去。
——又有客人来了。
……
大概安迷修自己也并没有想到,在这么久之后,竟然真的有人会拿着他老早以前贴出去的那张失猫启事寻上门来。
他差点忘了这回事。
但是他该怎么对猫的主人说呢?难道让他坦白雷喵几天前自己突然不见了,他现在根本不知道它在哪里吗?
这真的不会有欺骗人的嫌疑吗?
虽然安迷修也很无奈就是了。
他抬头打量了一下这些客人们,为首的那人是个看上去年纪并不大的少年,戴着低帽檐的运动帽,红色的长围巾被他稍微往上拉起些许,那双冰蓝色的瞳眸澄静清澈。稍后些的是一发型奇特的白发青年,此时他正闲适地打量着整个书店,含笑的眼角下方是妖异的泪痣。而最后进来的那人一头金发大大咧咧地散开,上半身不拘小节地裸露着,显示出那一身潜藏着危险力量的漂亮肌肉。
那大型犬一般的金毛青年在看见安迷修的一瞬间突然有些惊讶般眨了眨眼,他抬起手指向安迷修,就在他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前方一直笑着的白发青年猛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硬生生将对方的话给憋了回去。
“靠!帕洛斯你干什么??”
金毛吃痛地爆了句粗口,不满地一拳挥了回去。而对方只是顺势接下了那拳,另一只手微微抬起放在嘴唇前,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嘘~”
“啧。”
安迷修不明不白地看着两人互动了半天,并不是很懂。他皱皱眉,不知为何,他觉得那金毛青年之前的反应就像是见了鬼,或者是见到了本不该见到的人那样。
真是奇怪啊,他们认识吗?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好吗。
还是说,自己的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安迷修下意识摸摸自己的脸——什么都没有啊。还是那么完美,嗯。
终于,为首的少年默默开口。他望向安迷修,好看的蓝色眸子里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绪。
“这个,是你发的吗?”
他抬起手来将一张薄薄的纸递到安迷修面前,而他手上拿着的,赫然是之前安迷修发出去的,为了给雷喵寻找真正主人的启示。
“嗯。”安迷修只有点头,他的骑士道不允许他说谎,他也并不想说谎。他有些抱歉地冲着少年笑笑,打算坦白。“您的猫的确曾经在我的店里待过一段时间,但是…嗯,它在几天前突然自己不见了,我以为它找到了回去的方式所以…”
“不,他还没有离开。”少年突然发音打断了安迷修。那声音虽然并不大,但是却不容置疑。“我能感觉到的。如果他真的不在这个店里,那他一定还在附近。”
“这样吗?”安迷修有些苦恼,他不明白少年究竟为什么这么确定,但毕竟对方才是那只猫的主人,他也不好多说什么。“那需要我帮忙找找它吗?”
一时间里,少年并没有再说话。偌大的空间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安迷修看着少年,少年看着他。而另外两人在少年身后无奈地耸肩。两人就这样对视着,安迷修一时间里感到非常尴尬。
他只是好心啊。他难道说错了什么?
“不必了。”最终还是少年打破了这要命的沉默,在那一瞬间安迷修仿佛看到他叹了一口气。
“如果他不愿意现在就和我们走,我们也并不会强迫他。”
“我尊重他的意见。”
就在安迷修还没来得及消化他这句话的意思时,少年突然递给他一瓶朗姆酒。琥珀色的酒水在光线下闪烁着金色的光辉。
“这瓶Santero比较有年份了,他会喜欢。如果你再见到他,记得把这个给他。以及,他很喜欢烧烤之类的食物。”
少年说完,就转身离开了书店。临走时还不忘给安迷修塞了张名片。他身后的两个青年,帕洛斯在离开时只是意味深长地对他笑了笑,而佩利则是哼哼了几声,也连忙跟着离开了。
安迷修在他们离开后许久许久,一直对着手中昂贵的朗姆酒微微出神。直到从玻璃门未关严实的缝隙里刮进的一阵风轻柔地扬起了他的头发,他才如梦初醒。
猫…竟然能喝酒吗?还吃烧烤?
果然大人家的宝贝猫就是不一样就是特殊就是特立独行呢。
说起来那孩子,真的是很宠自家的猫?会不会有点过头了?尊重它的意见?自己真的没有理解错什么?就那样不管了真的好???
安迷修有些风中凌乱。
凌乱归凌乱,安迷修还是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名片。小小的卡片摸起来意外地有手感,蓝色的卡面还上印着些许装饰用的星星。
而卡片背面,赫然印着那个宛如闪电爪痕一般的紫色标记。
【卡米尔】。
卡片上印刷着这样一个名字。
在那个名字的下面,是一行小小的地址——
L市凹凸大道45号雷王星海盗团股份有限公司。
那位少年,竟然是海盗团有限公司的人吗?
安迷修突然觉得这事儿没那么简单。
雷王星海盗团有限公司在L市的分量和影响力他还是有所耳闻的,如果那三个人真的是什么不得了的人物……
啊,雷喵大爷可真金贵啊。
最后安迷修在卡片的左下角发现了一串手机号码。在号码旁边有一排好看的手写体:“如果他愿意回来了,你就和我联系吧。”
【…他?】
安迷修愣愣神,依旧不明所以。
他只是觉得,这事儿更麻烦了。
……
已是入夜,月明星稀。
漆黑的夜色不免有些压抑,也并不知道此刻的时间究竟已经有了几时。周围零落的夜蝉吱呀声逐渐弱了下去,光线很暗,暗得夜色下只能看清卡米尔那潭水般清澈幽兰的双眸。
他的身影突然变得格外轻盈。几乎是随着夜风的一阵阵律动,他就不定性地出现在各个不起眼的地方。有时候是路边的阴暗树枝,有时候是平房楼上的阳台。最终他在一处天台边缘停下了身形,在他前方,带着头巾的黑灰发青年背对着他居高临下地望着城区里不灭的霓虹灯火,挺拔的身躯傲然屹立在交错的光影之中,他回头望向卡米尔,微微眯起的紫色瞳眸里仿佛包容着万千星尘。
“你来了?”
听上去淡淡的一句,就当做是打过招呼了。
卡米尔没有回复什么,他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当作确定。
“是想劝我放弃么?”
青年见卡米尔并不开口,许久以后这样轻轻问道。
“不是的,大哥。”卡米尔微微摇头表示否认。他重新抬头望向自家大哥,毫无表情的脸上隐约浮现了几分犹豫。“只是我也好,佩利也好,帕洛斯也好…我们今天去找到了那家书店的老板…”
“那个人他分明就是——”
卡米尔仿佛还想再说什么,但青年只是微微抬了抬手,他就还是选择了沉默。
“那应该就是那个家伙。只是他看上去真的不认识我们了,也并不像是装出来的。”
沉默了几秒以后,卡米尔冷静地分析起来。“我认为如果他真的不是装出来的话,那那个传闻,就或许是真的了。”
“……”
闻言青年并没有回应什么,他认真地听着,仿佛同时陷入了沉思。
“是真的…吗?也许我早就知道了。”
青年的眸光暗了几暗,一时间里也仿佛有什么思绪闪过。
“我也能看出来,他的却没有在演戏。只是…”听不清情绪的话语一时间里突然变得凌厉而霸道,紫眸青年不羁地挑眉,紧握的双拳上仿佛有紫色的细小电流流过。“如果他真的忘了他不该忘记的,我自然会让他因此而付出致命的代价。”
流动着电流的双拳缓缓松开,他的手里安静地浮现了一个朱红色的小盒子。盒子的盖子不知何时被打开了,而那里面却是空无一物。
一旁的卡米尔侧身看了看气势逼人地笑着的大哥,默默压了压自己的帽檐。他抬头望向夜空,那轮圆月依旧是无声高悬,周围的柔光温和如水。
“对了,还有一件事。”
“什么?”
“嘉德罗斯的人,可能是找到那家书店,以及大哥的行踪了。”
卡米尔一字一句地说道,语气里意外地带着凝重。
“啧,是鬼狐天冲那家伙么…呵。”
青年不屑地冷笑起来,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令人发寒的杀意。
“果然就是个麻烦,我应该早在书店的时候就让那弱鸡无法活着走出去的。”
他耸耸肩,紫色的眸子里却带着压迫一般的愠意。
“早知如此…就——”
然而青年的话音尚还未落,巨大的轰鸣声陡然自一个方向传来,一下子仿佛直接撕裂了夜晚独有的的安宁。
不好。
“那是书店的方向啊。”
只是一个眼神交流的时间,卡米尔已然迅速地作出了判断。
也不过是一阵夜风吹过的时间,隐没在黑暗中的天台再度空无一人,唯有远方霓虹灯交错的光影无声交替,漠然地闪烁。
……
很热啊。
置身于一片火海中,安迷修只剩下了这一个念头。
突然的爆炸短短几十秒之内借助着木质书架和各类书籍的助燃一下子点燃了整个书店。他踉踉跄跄地朝着出口摸索而去,看着不断化为灰烬的书架们,猝不及防被滚滚的浓烟狠狠呛了一口。
“咳…”
究竟是为什么?难道是自己一直忘记去检查的书店总闸线路由于天气过热,又早已老化而烧毁了吗?但是那个没有理由会出现这么大的爆炸的吧自己在想什么啊。而且要不是因为当时自己在整理书籍,大概会被炸死的吧。
无论如何,自己得赶紧出去才是…
安迷修隐约能在燃烧着的有机物噼啪作响的呻唤中听见书店外人群聚集议论的声音,也似乎能听见有水被泼进来的声响,但这有可能已经是错觉了。
也许很快城市消防员就会立即赶来这里,但那个时候,安迷修不清楚自己会不会早就支撑不住了。
通往门口的路并不长,但在来不及准备湿毛巾掩住口鼻的情况下,他每一步都感觉格外艰难。
就在这种意识愈发朦胧的状况下,安迷修却清晰地在自己逃离的必经之路上,看见了一个金发的少年,或者男孩。
安迷修觉得,自己怕不是已经出现了幻觉。
根本对周围的烈火熟视无睹,男孩只是安静地站在那里,金色的发,金色的瞳,白皙的脸还带着点可爱的婴儿肥,左眼下方是一个黑色的星星印记。只是与他那外表浑然不同的是,男孩的脸上根本没有一个同龄人应有的稚气,他冷而不屑地看着安迷修,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令人窒息的气息。
“啧,早就逃走了么。”
冷哼一声,根本就没有把安迷修放在眼里。男孩皱了皱眉,及其不爽地转过身去,准备离开。
在那一瞬间,安迷修看见了他金色围巾上黑褐色的纹路印记。
圣空星集团的印记。
一时间里,安迷修记起,前不久圣空星集团上层似乎和雷王星海盗团上层有过原因不明的冲突。纵使他再怎么对留言八卦提不起兴趣,这事却已经是在整个L市传开了。又想起之前雷王星的人的确是来过自家的小书店。
难道这些都是有什么关系的吗。
【但无法否认,虽然他们的数量比起普通人类而言不能算是多数,但他们绝大部分在普通人群中的地位或者职位,都会不出意外地特殊。】
不知缘由地,之前所看的书上的一句话,突然浮现在了安迷修的脑海。
元力拥有者。
这可能吗?
自己会不会是真的已经神经错乱了?
“糟,糟糕……”
“也不过依旧是个渣渣罢了,你自生自灭吧。”
还没等安迷修反应过来,男孩的身形就那样突然消失在了一片火海之中,就像他出现时那样毫无征兆。视线有些模糊,呼吸的空气也愈发灼热。他努力地想要看得更加清楚一些,却抑制不住地按着自己的头颅竭力稳定着自己的步伐。
无暇再去顾忌男孩的事,安迷修总觉得自己马上就要自身难保了。
他突然无比庆幸雷喵离开了这家书店,这样的话它就不用和自己一起被烧死在这里了。不知道为什么,安迷修甚至觉得有些可笑。为什么他会在这种时候想到雷喵,大概是自己一个人太久了,难得有一只猫能陪陪自己吧。
虽然它完全是给自己惹事的。
安迷修闭了闭双眼,叹了一口气。如果命定与此,他会甘心吗。
等等,命定与此…命定与此?
不知道突然记起了什么,安迷修忽然一愣,就直直僵在了原地。
不行,不可以就这样,自己还有未完成的事,那件事还没有结果!
可是那件事,又是什么事呢?
【为了证明那个理论是对的。】
浮现在脑海里的,分明是自己的声音。
“找到你了呢,终于。”
恍惚间,安迷修听见一个女孩子的声音,由远及近。他抬头,映出在他那逐渐无神的虹膜之上的,是一抹灵动的冰蓝。在她出现的那一刻,无论是火焰的噼啪声还是外界喧闹着焦急救火的杂音,都仿佛被瞬间冻结而听不到了。
蓝发的少女歪歪头,头上的柠檬发卡随着她的动作微微晃动。她踏着一室火光朝着安迷修走来,所到之处火焰纷纷熄灭,凭空凝结了一层寒冰。
“你是?”
莫名的熟悉感潮水般涌来,他愣愣地看着朝他走来的少女,脑海深处有什么仿佛就要破茧而出。
“唔,我叫安莉洁。你现在不记得我啦,不过这也是正常的。”少女歪头微微思考着,美丽的蓝色眸子也随着眨了几眨。“这是你自己选择的道路,就连现在这一步,都是我们约好了的。”
“不许反悔啊。”
不许反悔?什么意思?
安迷修觉得自己的血液仿佛在那一瞬间变得凝固了,他不明白少女究竟是什么意思,或者说,很多事情,他从一开始都并不清楚它们的真相。
再或者说,他知道的,只是他不记得了。
他看着安莉洁人畜无害地向他走来,微微抬起的手心里是正在凝结的冰锥。
她要杀了他吗?
只是现在再发生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安迷修都不会觉得奇怪了。
“抱歉,可能会有一点点痛,但是我答应了你,在必要的时候,或者你的实验失败的时候,帮助你回想起一切。”
安莉洁抱歉地说着,微微一笑。
只是轻轻地一挥手,她手里的冰锥就直直朝着安迷修飞速刺去,这一切都只是一眨眼的事情。
在最后一瞬间,安迷修似乎听见了一声熟悉的猫叫声。他回头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微微地笑了。
“雷喵。”
你回来干什么,那不是一个梦啊。你真的可以变成人类的样子。
“不对…你其实是元力拥有者吧。”
被摆了一道呢。
“安莉洁,你给本大爷住手——!!”
他朝着他伸出了手,然而那手却硬生生停在了半空。
他看见安莉洁的冰锥穿透了安迷修,然后——




那个笑容渐渐消失,就像很久以前那样。

评论(7)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