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灰阑落

这里阑落★
弧长废猫一只√
很高兴能与你们相识★

【雷安】猫与书(上)

百fo点梗第二弹,由于几乎颓了一个暑假所以拖欠了快一个月……求点梗的天使不打死我orz
猫咪雷狮×书店老板安哥,点梗来自于 @盐津 ★,前排召唤天使求不打死,你看我没有坑嘛虽然只是个上……咳。
存在私设,对于元力的私设上里不明显,下一篇会有解释√
题目ummmm只是猫和书店的意思【题目废一只】
ooc预警√
……
……
……
啊,下雨了啊。
推开便利店安装着浮世绘门帘的玻璃门,伴随着轻浅的沙沙声,展现在眼前的便是这座城市被雨幕所温柔拥抱的夜景。
雨点一丝一缕地从夜空飘落,在地面逐渐积起一个又一个深浅不一的水洼。夜幕下的城市还是很喧闹,各色霓虹灯交错闪烁着绚烂的光,街道上也是从未停息的喇叭鸣响声。夏季的天气一向变化得很快。上一秒还是万里晴空,下一秒就可以大雨倾盆。总之从来比翻书变脸还要快上不少。
安迷修踌躇着站在便利店的门口,一只手上是半开尚且冒着奥尔良口味烤翅香气与热气的便利盒,而另一只手上则拎着一便利袋的果汁可乐和牛奶。
他出门的时候并没有带伞。毕竟那个时候还并没有下雨。黄昏过后他推开自家书店的门帘,锁好被擦得干干净净的双色玻璃门,心情非常好地做了一个深呼吸——空气里尚且带着白天里残留的太阳的温度,夜晚的风也并没有晌午那般燥热不堪。是个出去散散步的好时机。
顺便也可以偷偷懒,去随便吃点什么。
结果无非就是回去的路上在便利店里买了一点饮料的空隙里,这雨竟然就毫无预兆地开始下了下来。而且滴滴答答地,看上去根本不想停下来。
要去便利店里买一把伞吗….?回头纠结地看了一眼便利店内部温暖的灯光,安迷修想了想,还是硬着头皮冲进了雨幕。毕竟依照目前来看雨下得并不算大,如果跑得快一点,也许还能在完全湿透之前跑回自己的小书店。
但他失算了。
啪嗒啪嗒,雨下得越来越大。安迷修感觉世界里尽是雨滴与地面冲击发出的声响与自己奔跑时鞋底与马路摩擦所发出的杂音。好死不死地,他还恰到好处地听见天空中传来雷鸣的声音。很好,看样子这场小雨要变成大雷雨了。
他在心里无数次后悔为什么出门不带一把伞,或者是说为什么当时选择了冒雨回家这个选项。再或者说,不对,说到底他为什么要出来吃晚饭?明明自己在家里做更健康不是吗?然后他烦躁地拍拍额头,将这些乱七八糟的思想全部逐出脑海。
什么都别想了,赶紧回自己的书店才是上策。
从便利店到自家书店门口的这段路,从来没有现在这样漫长。
……
等到安迷修回到书店的时候,雷雨已经变成倾盆大雨了。他狼狈地擦了擦头发上滴滴答答不断往下滴落的水,掏出钥匙打开了书店锁好的玻璃门。
这么晚了,一般也不可能会有谁会来书店了。将一直抓在手里的便利袋随意放在入口通常给客人放置随身物品的架子上,安迷修正准备去换掉一身湿哒哒水淋淋的衣服时,却在除了暴雨声与雷鸣声外听见了什么其他的声音。
那声音窸窸窣窣地,从自己的书店内部传来。
安迷修愣了愣,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那是自家书店书架的后方。
他明明记得自己在出门前有好好锁门的。而且这个点了,还下着大雨,真的会有谁来吗?
安迷修皱了皱眉,发现这事儿并没有那么简单。
该不会是进了贼吧。
他小心翼翼地拿起一直放在杂物架旁的两只扫帚,一步一步地逼近书架后方。正当他一下子冲出书架,举起扫帚准备一个横扫打过去的时候,突然响起的尖锐叫声再次使他不得不愣在了原地。
“喵!!!!!!”
“喵嗷嗷!!!!!!”
“……”
啥?他听到了什么?猫叫声?
安迷修沉默了。
他放下手中的扫帚,抬起手用手背揉了揉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只看上去皮毛格外光滑的小灰猫。而此时此刻这只来路不明的灰猫正恶狠狠地瞪着他,背部高高弓起,尾巴也竖了起来。灰猫一双紫葡萄般水灵的兽瞳内写满了恼怒,它的嘴微微张开,露出了泛着森森冷光的小尖牙。
“哪里来的野猫?是溜进来避雨的吗?”
安迷修喃喃,有些苦恼地蹲下来仔细观察着那只猫。
他不记得门锁上以后有哪里可以溜进来的啊,这么说自己又要抽时间好好整顿一下书店的安全问题了?果然是书店开了太久了,哪里有隐患自己都不知道了啊。
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他还是发现那只灰猫的皮毛其实并不是真的灰色,而是一种深得快要接近黑色的幽蓝,只是带着一种灰灰的感觉。看着它湿漉漉的样子,想着果然是跑进来避雨的小生物,安迷修伸手想要摸摸它的小脑袋,却被毫不留情地挠了一爪子。
“喵嗷!!”
不怀好意地瞪了安迷修几眼,也没等对方反应过来什么。灰猫灵活地一个蹦跳稳稳地蹦上了书架的隔层,然后借着隔层狠狠地扑上了安迷修的脸,最后对着他的鼻子吭哧一口就咬了下去。
?!噫????
“嘶???痛啊啊啊啊啊!!!!”
安迷修连忙站了起来连连后退甩掉了灰猫,他硬是大脑当机了半天,最后记起来摸了摸鼻子,果不其然还是见了血。
糟…糟糕!!飙血了!这,这是要自己去打个疫苗的节奏?
蔑视般地看了一眼正在心疼自己鼻子的安迷修,就好像知道他正在想什么那样,黑猫又很不爽地低低叫了一声,最后蹲下来舔了舔自己的小爪子。
安迷修心痛地抽了几张抽纸给自己止血,终于是意识到自己似乎是摊上了什么难以送走的大麻烦。
说好的猫咪都很可爱呢?说好的都是小天使呢?果然都是骗人的。
安迷修尴尬地看着那只无比冷静淡定而且看上去一点也不怕人类的灰猫认真地舔着自己的爪子和皮毛,一时间里有些不知所措。自己就这样离开吧似乎并不合适,但放任它继续在这里呆下去似乎也不太合适。毕竟谁知道这只灰猫会在自己店里闹出什么岔子来。
正当他想着该怎样将这只喵大爷乖乖送回它该去的地方时,灰猫突然又毫无预兆地叫了一声。安迷修蓦地抬头,发现灰猫正一动不动地死死盯着自己,小鼻子轻微嗅了几嗅,像是在辨别着什么气味。
“喵。”
????自己身上有什么很特殊的气味吗?
安迷修被它盯得有些莫名心虚。他努力想了想,觉得今晚自己除了淋了一场雨买了点吃的以外,似乎什么都没干。等等…吃的。
该不会,这只喵大爷是饿了吧。
语言不通真痛苦。
一边这样想着,安迷修还是认命地转身去门口的架子上取来了便利袋里的烤翅,尝试着放在了灰猫面前。
“我没投毒,这可本来应该是我的晚餐,你不要就拉倒了啊。”
无奈地蹲下来将烤翅朝猫那边推了一推,明知道灰猫不可能听懂自己在说什么,安迷修还是尽量温和地对它笑了笑,然后拂开了被雨水粘在脸上遮挡视力的褐色短发。他觉得自己这真的是疯了吧,自己竟然愿意把自己的口粮贡献给了一只来路不明的小野猫,而且就在几分钟前,这只猫还实力把他毁了个容。
面对着尚且散发着诱人香气的烤翅,灰猫歪了歪小脑袋。它的喉咙里发出意味不明的呼噜呼噜声,紫色的眼睛却灵活地动了一动,最后落在了安迷修那还带着猫齿印的鼻子上。随即它的爪子便很霸气地一爪子按在了那一盒子烤翅上,然后整盒拖向了自己的方向。
“……”
安迷修表示,这只猫怕不是成精了。
……
灰喵的吃相很不雅观。一开始大概还是尝试着咬上几咬,到后来简直就是狼吞虎咽放飞自我。论一只猫到底该怎样放飞自我,安迷修想他大概是有了答案。
在灰猫啃着他的烤翅的空隙,安迷修非常仔细地将这只灰猫上上下下观察了个遍。这是什么品种他并没有什么印象,因为他不记得有哪个品种的猫会有一双如此漂亮好看的紫色眼睛。那双紫色眼睛仿佛有着某种奇异的力量,像是被精心雕琢后最美丽的紫水晶,又像是包含着未知的神秘。
然后安迷修发现,在灰猫的左前爪上,似乎系着什么布条一样的东西。
…这是什么东西?
有了上次的教训,安迷修这次小心翼翼地将手伸向它的前爪,尝试着将那个布条取下来。而沉迷于攻略烤翅的喵大爷这次似乎心情很好地放任了安迷修的小动作,在安迷修抬起它的左前爪时只是伸缩了一下尖锐的小爪子,并没有阻止他的意思。
安迷修尽量轻柔地取下了那个布条,然后把它展开。
一枚金色的星星,被印在布条的正中央。安迷修仔细观察了片刻,看了好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想了想还是疑惑地将它翻了个面,他却赫然发现背面竟然还有一个不知是闪电还是爪痕的紫色标记。
这样一来事情就很明显了。这明显不是一只野猫。想来也不会有哪只野猫会拥有如此光滑甚至泛着紫色光辉的皮毛。不过再一想,估计是哪个有名世家家养的稀有猫种吧…看它那副臭屁脾气,明显就是被惯坏了。
虽然说,安迷修觉得那个紫色的闪电标记他似乎在哪里见到过。
不过现在,安迷修觉得自己应该好好头痛一下该怎样找到猫的失主,然后送它回去了。既然是看上去很重要的猫,他也不能强行把它扔出去淋雨吧。不过就算可以,安迷修觉得自己的良心也不会让自己那样做,毕竟说来大多数人都不信,安迷修都二十来岁开书店的人了,竟然是骑士道的死忠粉,内心偶尔就像个中二少年。像什么经常在内心里钦定自己是最后的骑士之类的蠢事,估计说出去都会让人幻灭。
说白了,他其实是一个性格很好脾气也很好的人,对小动物也没有多少抵抗力。毕竟你看,之前都被大爷喵破颜了,他还是愿意暂时照顾它。
安迷修觉得自己有时候特别傻。不过他愿意。
……
当安迷修推开浴室门,将身上被雨水浸湿后皱皱巴巴的衣物褪下全部扔进洗衣机时,他才后知后觉地感到自己浑身上下都泛着凉意。为了照顾那只喵大爷他竟然穿了这么久的湿衣服…这怕是要感冒的节奏。
好就好在现在是入了伏的夏天,室内的温度也不算低。然而雨水和汗水全部粘在一起的感觉还是十分让人难受的。安迷修准备好换洗的衣服以后就打开了浴室的花洒,细细的水流从花洒内恰到好处地喷洒而出,水温也是格外地令人满意。
正在他将洗发露往头发上抹的时候,安迷修听见自己没关严的浴室门吱呀一声被一道影子霸道地挤开。随即一道黑影灵活地窜进了浴室蹦到了盥洗台上,瞪着一双标志性的紫色眼睛盯着他。
“啊?雷喵?你怎么跑进来了…?”
安迷修不禁懊恼自己为什么没有关紧浴室的门,大概也是没有想到它会自己跑进来吧。总之他先是停下了倒着洗发露的手,看了看盥洗台上喵大爷,想了想还是不知道它到底是想做什么。
“你也想洗个澡吗?”
“喵……”
不知道是对安迷修一副呆样表示不满还是对【雷喵】这种奇怪的称呼表示不爽,安迷修在那一瞬间可以以他的骑士道发誓,他真的在那只猫的眼睛里看到了所谓【鄙视】和【不屑】的神情。
这只猫真的没成精吗???
不过说到【雷喵】这个称呼的来历….安迷修在三秒钟内回顾了一下之前发生的事情——在雷雨天偷偷溜进自家书店的奇怪猫咪以及它爪子上紫色的闪电印记。毕竟看上去在找到它的主人之前算是被赖上了吧,有个称呼算是方便一点。于是这个临时的称呼就这样被安迷修定下来了。
虽然喵大爷看上去很不开心的样子就是了。
于是看上去非常不爽的喵大爷又从盥洗台上灵巧地跳了下来,它烦躁地甩了甩自己的尾巴,一步一步地蹭到安迷修的花洒下面,和安迷修分享起了同一个花洒。
“……????”
怎么回事?猫不是都怕水的吗??
安迷修的大脑还是当机了。
谁来告诉他为什么这只猫会这么自觉地跑过来洗澡啊?谁来拯救一下他从今晚回到书店起就一直碎成渣渣的三观啊!!
然而雷喵看上去洗得很开心的样子,不仅喉咙里发出着舒适的呼噜呼噜声,还用被水沾成一团的毛蹭了蹭安迷修的腿。
当它伸出自己的爪子看上去很想要在安迷修腿上磨一磨的时候,背后一凉的安迷修还是没忍住直接把它拎了起来。
“要,听,话!”
管它听不听得懂呢,安迷修叹了口气,满脸都是无奈。
然而喵大爷冷静地睁着它的紫色大眼睛瞪了安迷修老半天,只是嘲讽地喵了一声。
“……”
安迷修放弃了治疗。
他看被一直拎着的雷喵大爷也一副不好受的样子,想了想还是把它抱在了自己怀里,认命地往它身上仔细地涂抹香波。
令他意外的是这次喵大爷并没有像之前那样爆发它的臭脾气表示不配合,它竟然听话地任安迷修抱着它给它梳洗身上的毛。安迷修觉得它似乎是愣了老半天,然后在安迷修拿下花洒给它冲水的时候,雷喵抬起了它的小脑袋,在安迷修颈窝间嗅了嗅,然后两只爪子一伸抱住了安迷修的脖子。
额,有点痒。
安迷修努力地把它的爪子从自己脖子上扒拉下来,却发现雷喵那一双独特的紫色眼睛正直直地盯着自己的脸。而最让安迷修绝望的是,他竟然被一只猫盯得有了那么一瞬间的不好意思。
不过想来,他毕竟还在洗澡来着。这种场合任什么生物这么盯着自己,自己也会不好意思的吧。
果然,下次洗澡的时候要关好浴室门。
在彻底清洗完喵大爷身上的香波后,安迷修正准备把它放下去。还没等他弯下腰,雷喵突然尾巴一竖爪子一伸,啪嗒一声俩柔软的肉垫就拍在了安迷修脸上。然后安迷修感觉自己的唇上被什么刺刺的柔软什物轻轻地划过。呆了三秒钟,安迷修清楚地看见依旧在自己怀中的喵大爷淡定地再次伸出了粉色的带柔软倒刺的小舌头,低头舔了舔自己爪子上的毛。
“……”
啥….这啥?
下一秒,安迷修呆滞地双手一松。雷喵就猝不及防地从半空中摔到了光滑的地板砖上,砰地一声。
“喵嗷嗷嗷嗷嗷嗷!!!!!”
他知道雷喵大爷似乎是炸毛了,也听见自家浴室里摆放整齐的生活用品被什么活蹦乱跳的生物恶性撞下盥洗台稀里啪啦掉落一地的声音。这些杂音和依旧打开的花洒喷出水流的哗哗声交杂在一起,听上去格外热闹。
这只猫,怕不是故意的吧。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早在之前被雷喵盯着的时候他就这么觉得了。那感觉,并不像是单纯地被一只猫盯着。反而却像是被一个和自己一样的人仔仔细细打量了个遍。
噫。安迷修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他抬手揉了揉自己僵硬的脸颊,突然觉得浴室里的空气好热。
…...
那天晚上安迷修做了一个梦。
他梦到一位奇怪的青年。青年有着接近黑色的蓝灰色头发,一双紫色的瞳眸盛着星尘般闪耀的光。却似曾相识。
他看见青年缓缓解下了头上印着灿金色五角星的头巾,在头巾滑落的一瞬间,安迷修分明是看见了他那头巾背面显眼的紫色印记。
像一道闪电,又像是一道爪痕。
“雷……”
下意识地朝青年的方向伸出了手,安迷修却觉得自己的身体正快速不受控制地朝一个方向坠落而去。朦胧间他被一双温暖的手牢牢地撑住,他下意识回头想要看清那人的脸,却冷不丁地脖子一痛。
梦中的黑暗来得比想象中要快。在一切熔化殆尽之前,安迷修似乎看见了有什么毛茸茸的团子在自己怀中恶意地蹭了蹭,紫色的竖瞳之上,一双蓝灰色的耳朵抖了几抖。
真是奇怪了….原来,猫是会笑的…吗?
……?
“!!呼啊?”
猛然惊醒的一瞬间,安迷修差点就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安静地睁着一双青绿的眼睛,它们在适应了清晨微弱的光芒之后依旧带着些许茫然。安迷修觉得头很痛…他真的很久没有做过梦了,更何况他这做的都是什么无厘头的梦啊。真的照顾那只猫照顾得都有点神经错乱了么?
梦境里的情景随着安迷修的苏醒而逐渐模糊,他抬手揉了揉自己隐隐作痛的太阳穴,另一只手朝一旁放了放,却突然碰到了什么毛茸茸的东西。
安迷修歪头一看,果不其然。
那只喵大爷此时正霸占着他另一半床铺,在他最喜欢的印有小马印花的薄被上蜷成一团,正睡得打着不明的咕噜声。
安迷修总算知道自己为什么太阳穴会痛了。
他什么时候允许它跳上自己的床睡觉了啊?
不知不觉中就将梦的事情抛之脑后,安迷修下意识觉得他不平常的生活大概就要开始了。当然,是非常悲观的那种。
深呼吸了好久,安迷修还是按捺住自己将雷喵强行赶下床的冲动。他简单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可以起床开店的点了。想了想还是决定不吵醒雷喵比较好,于是安迷修只有小心翼翼地从床上爬起来,穿衣,打领带,洗漱,准备早餐…一切都像以往一般平常,只是这次多了个看上去还在熟睡的定时猫弹。
然而,正在安迷修匆忙地为书店正常营业的新一天做着清晨准备时。书店最内部,安迷修房间的床上。雷喵原本所在的地方,紫瞳的青年惬意地伸了个懒腰,脸上带着意味不明的笑意。
……
果不其然,雷喵就是一专为搞事而生的存在。
接下来好一阵子的相处,让安迷修深刻地理解并体会了这一事实。
在他的木质书架上磨爪子,把上面的书咬得七零八落,扒开冰箱门【安迷修表示鬼知道它怎么做到的】浪费可乐,突然从立架上蹦到他头上用爪子揪他呆毛,以及多次吓跑一些想要亲近它的客人小姐们……
安迷修表示,你闹腾一下我就算了,放过我的客人们吧。我这真的只是个开书店的小资生意啊!!!是很不容易的啊!你把客人们挠跑了我也很绝望啊!!
然而雷喵表示本喵大爷乐意,你安迷修管不着。
很长一段时间里安迷修一直没有放弃寻找雷喵真正的主人,然而他打听了很多也发布了很多相关消息,收获却寥寥无几。
安迷修总觉得这件事很奇怪,但是他又说不出来究竟奇怪在哪里。
有哪里很奇怪吗?
安迷修突然狠狠地拍了拍自己的脑门,他怕不是被一只猫弄疯了吧?
想了想谜一般的未来,安迷修更是望不到头。
……
那是依旧平常的一天下午。
安迷修蜷在柜台后面吹着风扇打着手机游戏,微风透过双色的玻璃门的缝隙吹拂进来,竟然带着丝丝凉意。
雷喵霸道地将安迷修一直认真培护的盆栽当成了自家猫窝,蜷在上面懒懒散散地舔着自己的小爪子,也是难得地消停了下来。
已经快要到五点了,已经差不多是不会有人来这个小书店的时辰了。太阳已经有了微微下沉的趋势。光线也是愈发阴暗下来。原本灿烂明亮的阳光此时也变得鲜红鲜红的,投射在书店内整齐的书架上,晕成一片。
由于明显昏暗下来的光线而皱了皱眉,安迷修起身想要打开书店内的照明灯。他刚走了几步,就被不知何时突然出现在店内某个书架前的一个身影给吸引了目光。
奇怪….刚才那里明明没有人的。
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安迷修疑惑地多看了那人几眼,然而那人给他的感觉确实是他已经在那里站了很久了…像是在仔细阅读着什么,又像是在等待着谁。
难道是自己打了一下午游戏,导致神经错乱了吗?
就在安迷修不知为何被夺去目光时,一声包含着威胁与不爽的猫叫声突然划破了粘稠的寂静。安迷修猛一回神,才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出了一身冷汗。
他回头,发现一只趴在盆栽上的雷喵不知何时跳了下来,它凝视着安迷修的方向,喉咙里是带有敌意的咕噜声。
它很生气?
再次将目光转移到书架前时,安迷修冷不丁地发觉那人已经微微放下了手里摊开的书,一双奇异的金色眸子正直直地看着自己。
这感觉非常糟糕。
“啊,抱歉。我家的猫吵到你了。”
认为是雷喵的叫声打搅了客人,安迷修只好诚恳地朝那人道了个歉,内心打算克扣掉雷喵晚上的口粮。他尴尬地移开了自己的目光,打算到门口去打开照明灯。
“你就是这个书店的老板吗?”
谁知书架前的不速之客突然开口了。安迷修通过声音辨别出那大概是个比自己还要大上一两岁的青年,那声音轻柔舒缓,带着微微 上扬的尾音。
“是….”
安迷修有些迷茫地转过身来,他不明白这位客人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你养了一只好猫。”
“……”
安迷修此时重新打量了一下那奇怪的客人。他身材高挑,穿着连体的灰色卫衣。白色的发丝不听话地从帽檐漏出来几分,即使是夏天,也依旧戴着卫衣的帽子,就像是在遮挡着什么。
“谢谢。”
真奇怪啊。
但说不清究竟是哪里奇怪,只是在这之后的几秒钟内,两人都并没有说话。书店内的氛围一下子变得格外沉重,安迷修甚至感觉自己生出了丝丝凉意。
许久,客人还是率先开口击碎了书店内诡异的沉默。安迷修见那人轻轻抿着的嘴角微微上扬了些许,将自己手中一直摊开的书虚合,微微朝自己晃了晃。
“老板,你听说过【元力拥有者】吗?”
“….没有。”
安迷修的确是实话实说。在这期间,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存在…比如他书店不远处其实有家医院。那家医院以精神疾病的治疗而闻名。
“从未听说过?”
客人的脸色似乎非常意外,他笑了笑,眼角的余光看似意外地落在一旁死死瞪着他的雷喵身上,深不见底。
“恩,并没有听说过。而且,这位客人,你要是很喜欢你手上那本书,你可以把它买下来。”
安迷修诚恳地指了指那人手中一直拿着的那本书,颇为好心地提醒道。
元力拥有者?听上去就是不可能真实存在的东西。大概是谁虚构出来的或者是存在于某种宗教的一种说法吧。现在都是二十一世纪了,安迷修自我认为还是愿意相信科学相信技术的,怎么可能去了解那些不存在的。
“哦,是这样吗?那老板你可以好好读读这本书?说不定在将来的某天,它会对你有帮助?这本书可是非常有趣呢。”
谁知客人根本没有理会安迷修含蓄的意味,自顾自笑着这样对他说着。他将手里的书彻底合上,小心翼翼地放回书架,然后慢慢地走到门口,推开了双色的玻璃门,最后走出了书店。
空无一人的书架前,只有夕阳的余晖,缓缓流动。尘埃起伏,就像那里从来没有出现一个人一样。
一旁被压得惨不忍睹的盆栽上,雷喵暗着紫葡萄般灵动的双眼,一只猫竟是有了几分不知是愤怒还是不屑的气场,也不知道此时此刻它究竟在想着什么。
安迷修愣愣地看了一会在黄昏中逐渐黯然的自家书店,半晌才记起来自己的初衷不过是想开个灯而已。
他打开了灯,将快餐盒里剩下的鸡腿丢进雷喵的食盆,不顾它对自己龇牙咧嘴的威胁,转身来到之前那个书架下,抽出了那本书。

评论(8)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