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灰阑落

这里阑落★
弧长废猫一只√
很高兴能与你们相识★

【夜青】单向缩小

考着考着高数突然就开了脑洞,虽然我不知道这个脑洞有没有人写过……
只是记个脑洞所以短小,大概就是如果夜青一方突然变小了,在关系暧昧设定下会怎样。part1是夜叉缩小,part2是青坊主缩小★
奇葩,以及没有文笔。
其实想试着分别体现一下【暗中关心】和【独占欲】,大概不明显吧2333
……
……
……
part.1
“施主……你是?”
古旧寺庙前的梧桐树下,青坊主端着一杯清茶,对趴在碟中樱花大福上正朝着自己龇牙咧嘴的紫红色小团子很有礼貌地发问。
“连本大爷都不认识了吗?木头和尚?”
那小紫团子毫不客气地蹂躏着那枚可怜的樱花大福,手中的小叉子不停地在光滑的冰皮上戳啊戳啊,头上小小的尖角也随着他的动作一晃一晃地,竟然显得那样可爱。
“……夜叉?”
青坊主唤出了那个恶鬼的名字,轻柔地像一阵风,带着一点点惊讶。
“正是本大爷。笨蛋和尚!!”
仿佛对青坊主这么久才认出自己而感到不满,夜叉很生气地用自己的魔戟狠狠在大福上一戳,象征性地放了一个黄泉之海。
可惜不仅仅是他本身变小了,就连技能的威力也等比例地变小了——随着一阵妖力的波动,并没有什么铺天盖地应声袭来的黄泉之水。青坊主淡淡地看着手中的清茶在夜叉的技能影响下掀起了几个小小的漩涡,很快就归于了平静。
“……”
看样子真的变成小鬼了。
夜叉大人对此表示更加生气了。
“要是让本大爷知道,是谁,胆敢这样阴本大爷的话,本大爷马上就让他生不如死!”
比一枚大福还要小上一点点的夜叉狰狞地炸着毛,浑身上下散发着丝毫不亚于全盛模式时那股可怕的杀气。
“阿弥陀佛。”青坊主无奈地叹息了一声,低头浅浅地抿了一口逐渐变凉的茶。
“你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是谁做的吗?”
幽幽的声线同样带着凉意。
“要是本大爷知道是谁,他还能活到现在吗??”
夜叉烦躁地一扬头,毫不客气地愤愤了回去。
说来也很奇怪。他不过是昨晚去了一趟人类的村庄,多喝了点酒,有点醉。半路上忽然就觉得浑身发热……按道理他找到了村外的一条小溪,准备用凉水好好醒醒酒。但他昨晚的记忆就这么戛然而止了。再醒来的时候就变成了这么一个鬼样子。
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胆大包天的,活腻了的妖魔鬼怪或者人类阴阳师,敢暗算他夜叉?!
“罢了,要我说,你还是在恢复正常身之前保护好自己吧。恶鬼。”
青坊主喝完了杯中的清茶,余温散去的骨瓷茶杯被轻轻地放在了茶托中,发出细微的清脆声响。
有道理。
不过……
“哦呀~我说大师啊,这可是渡了我的绝好时机哦,你不动手吗?”
突然就像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夜叉挑衅地盯着青坊主茶金色的眸子,似乎就是想从那根本不会流露出任何感情的双眸中看出什么来。
可惜这次他依旧是失败了。
“我不会趁人之危。如果你不伤及无辜性命的话,我……”
“呵,闭嘴吧。”夜叉冷笑着打断了青坊主的话。就算变小了,能力被削弱了,他从骨子里却还是那个恶鬼。那个随心所欲肆意妄为的恶鬼。他顺着青坊主的僧衣爬到对方的肩头,狠狠撕咬着他的耳垂。紫发恶鬼那变小的牙齿却是依然锋利,堪堪几下竟是见了血。
“你不会那么做的,本大爷是知道的。”
夜叉低低地笑着,在青坊主耳畔轻声细语。
——如此自信。

part.2
“木头和尚~木头和尚?喂喂喂,你在不在啊?”
破旧寺庙的大门被毫不客气地一脚踹开,来者眯了眯流露着暴戾情绪的金瞳,手中涌动着黄泉水流的魔戟闪烁着不详的冷光。
“啧,人呢?”
环顾了一圈寺庙内部却并没有发现要找的那人,夜叉很是不爽地扬起了一抹冷笑。手腕只是轻轻一扬,镀金佛像前的供桌上,那块青坊主常用的木鱼就被轰了个粉碎。
回荡的气流扬起他紫红色的长发,夜叉的眼光轻轻一扫,不经意间注意到一旁的佛经里有什么金色的梵文一闪而过。
他走上前去,瞬间就楞在了原地。
“你……”
夜叉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他对于面前所发生的这一幕的复杂心情。
他看见青坊主……不,大概是不知道变小多少倍也就比四分之一本佛经大一点点的青坊主紧紧握着自己的禅杖望向自己。他的禅杖上面还流动着尚未消去的金色梵文。
也是,如果刚刚那一瞬青坊主没有出手的话,被炸毁的可就不仅仅只有一个木鱼那么简单了。虽然看上去,青坊主的力量也被削弱了不少……要不然他也不可能轻易弄坏这里的任何一样东西。
嘛,不过还真是挺有趣的就是了。
“请你离开这里。”
青坊主用冷得不能再冷的声线对夜叉毫不留情地下着逐客令,一张清秀的面容如今带着微微的怒意。
他知道自己的能力随着身体的缩小被等比例缩小了,现在的自己大概根本不是面前这只恶鬼的对手。只是佛家清净,不得造次。如果这只恶鬼能识趣点离开这里,那简直就是帮他解决了最大的一个麻烦。
可惜夜叉是从来不会顾忌什么的,他生来随心所欲肆意妄为,根本没有人能猜得到他会想要做什么。
“本大爷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你又凭什么命令本大爷。”果不其然,夜叉的脸上尽是轻浮而又挪揄的笑容,只是朝着青坊主伸出的那只手被对方的摩诃毫不留情地弹了开来。
他轻啧一声,收回手顺便活动了一下指部关节,浮现的笑容逐渐冷冽。“真是让人好奇啊,一心向佛一心向着苍生的大师你竟然也会受人暗算变成这幅样子?本大爷倒是想见识见识,究竟是谁那么有本事……”
究竟是谁——
夜叉看不见自己的表情,但是在离他仅仅一步之遥的青坊主看来,夜叉的脸上所显现的,是他在之前的岁月里见过了无数次的,身临杀戮时所展现出的那副嗜血的表情。
非常不好的感觉伴随着阵阵寒意席卷着青坊主的意识体。
“无论如何,首要的事情是想办法回复原样。”青坊主轻轻叹了一声,声音却很快重新变得一如平常一般毫无波动。
“而且,你也不要轻举妄动,恶鬼。”
夜叉不屑地哼了几声,咧开嘴角露出尖锐的獠牙。这次被浓烈幽蓝色妖气包覆的手指轻而易举地捏起了缩小弱化的青坊主,他掐着对方的脸强制他与自己对视,金色的妖瞳陡然因为不知名的兴奋而缩成了一条细线。
“你可不要会错意了啊……大师。”
青坊主听见夜叉又笑了,那声音低沉而又疯狂,来自于地狱最深处的地方。
“对于本大爷而言,你可是一辈子都别变回去那才是最好了……”
“这样你就一辈子只属于本大爷一个人了。”

评论(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