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灰阑落

这里阑落★
弧长废猫一只√
杂食生物,入坑杂多★
很高兴能与你们相识√

【雷安】寻与忆(中)

"(上)请戳这里"
无逻辑的产物,器灵paro,私设泛滥【orz】
希望……听着致郁BGM码这章的我没有ooc太厉害。
虽然我觉得是糖【大概吧】
……
……
……
海盗船在一个很极端的星球上着陆了。
至于这个星球为什么极端,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它的南北半球处于一种极端两极分化的状态——星球的北方是富饶的平原,茂密的林地和一部分丘陵,各地遍布着大大小小的淡水湖。而它的南半球却是一片寸草不生的荒原,碎石遍布,火山密集,有些过于贫瘠的地区甚至还会存在永冻的冰雪。
但这里却是海盗头目,雷狮目前合作者的故乡。
这次海盗们专程回到这里,并不是因为什么别的原因,而是因为这个星球上每三年一度的大型祭典很快就要开始举办了。届时一连三天,整个星球的居民都会一起参加这场盛大的狂欢,一同向他们的创世神祈福。
海盗们收敛了自身锋利的獠牙,早早地在故乡安顿了下来,成天讨论着以往几届祭典的绯闻趣事。雷狮有时候听得无聊,就会推开房门去街道上走走。明明只是祭典前夕,大街小巷的彩灯却早已装饰齐全。放眼望去,到处都是各色柔和的暖光源,从糖果屋飘出的香甜气息不听话弥漫着,游荡在居民区的各个角落。
有些慵懒地伸了一个懒腰,顺便迎着晚风做了一个深呼吸。已是祭典前夜,热闹的氛围已经愈发浓烈。无事可做的雷狮跳上屋顶俯视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拥挤人群,敏锐的感官却不合时宜地察觉到附近存在着什么独特的气息——但与其说是独特的气息,倒不如说是什么熟悉的感觉。
雷狮忍不住皱了皱眉,心底一股躁动逐渐升腾起来。他陡然回头看向身后街道中的某个方向,却除了普通的居民以外一无所获。
“奇怪。”
雷狮喃喃道,心里质疑着自己是不是多虑了。重新转过身去,他依稀记起卡米尔拜托过自己什么事情,便向前几步跳下了屋顶。
而与此同时,就在雷狮前不久才锁定过的那个方向。褐发绿瞳的器灵突然推开自己所在那家店铺的玻璃门冲到街道上,背上的冷热双剑散发着交相辉映的光。
“刚刚那股恶寒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安迷修警觉地望向自己的前方,他的视线迅速地上移确定了某个方向,然而映入眼帘的却只有空空荡荡的屋顶而已。
……是错觉吗?
有些疑惑地眨了眨眼睛,直到确认这周围真的什么异常都没有的时候,安迷修才将信将疑地解除了自己的警戒状态,双剑上的光芒也随之柔和了下来。
最近右眼皮一直跳个不停,该不会是太累了吧——安迷修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感到意外地头痛。
明天就是祭典了……但愿不要出什么岔子。
但愿不要出什么岔子——
……
当安迷修在祭典上隔着仅仅几人的距离与雷狮对上视线的时候,他的内心大概是有点崩溃的。
敢情他的预感真的应验了?好巧不巧?太巧了好吧?问题在于在哪里他都不想和这恶党在这个时间在这种地方——
而在他对面,雷狮一边冷静地咬着手中的鱿鱼串,一边用微妙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浑身都开始僵硬的安迷修。
这事儿大概要从祭典刚刚开始的时候讲起。
祭典开始的当天,海盗团所有成员都无一例外地起了个大早。雷狮听说这三天每天的午时和黄昏都会有大型的祭祀演出。而除了这两个重要的时间之外,其他的时间都是可以随意逛祭典的。
无论怎么说都是三年一度的巨大祭典,整个北方星球几乎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集市体系。处处可见各色小吃与奇石异物不说,被称作最大的淘金市集也是不为过的。
所以,无论是谁,都不会放弃这个机会去彻底放松一下自我,顺便碰碰运气的。
获得自由行动许可的雷狮和卡米尔先是一起漫无目的地逛着各式各样的摊点,后来卡米尔对一家甜品店里新推出的一款甜品感到好奇,而雷狮倒是比较乐意去找一家烧烤店好好喝上一杯。于是他们决定暂时兵分两路,等祭祀演出开始的时候再碰头。
结果当雷狮好不容易在偌大的天然市集内找到那么一家烧烤店时,却很遗憾地发现那里早已人满为患。于是他随意点了一杯啤酒与几串鱿鱼,就那样靠在凹凸不平的墙壁上观察起拥挤的人群来。
结果这一观察不得了,似乎就看到了什么有趣的家伙。
一开始雷狮注意到那对尖尖的耳朵时倒也没多想什么。毕竟器灵们早已融入了人类的世界,偶尔在人群中见到一两个同类也不算什么稀奇的事。他前几天甚至还见到过来这颗星球凑热闹的烈斩格瑞……好吧,也许格瑞不是来凑热闹的,十有八九是他身边那只名为金的矢量器灵的主意。
但接下来雷狮突然就感觉有哪里不对劲了。那熟悉得让他一阵阵恶寒的感受再次涌了上来。他不由自主地通过人群朝那只器灵的方向走去,恰巧对方也在向他的方向跌跌撞撞地走过来。
“啊,糟糕。人这么挤我该怎么准时到祭祀的地方啊——”
雷狮听见那器灵忍不住开口抱怨着,而那声音怎么听怎么耳熟。然后雷狮看见那家伙抬头,一对青绿的眸子就直直怼上了自己的目光。
“……”
一阵沉默,那一瞬间吵吵嚷嚷的人群仿佛在两人间自动静音,雷狮发誓那家伙的面部一定是抽搐了一下。
“是你???”
两人同时脱口而出。
“安迷修??(恶党??)”
两人异口同声道。
“你怎么会在这里???”
沉默三秒,两人再次异口同声道。
“……”
雷狮倒是冷静得很快,反正这里连器灵排行榜第二的格瑞都出现了,再出现个安迷修倒也没什么。
只是安迷修的打扮?这只固执得可以一棵树上吊死的蠢骑士竟然会放弃他那万年不变的白衬衣?而且他穿的这是什么鬼啊。
雷狮忍不住多打量了安迷修几眼,然后咬了一口手中的鱿鱼串。
那看上去是一套与祭典氛围特别相近的礼服,或者说是戏服更为恰当。雷狮反正是不清楚安迷修到底在扮演怎样的一个角色——用灯笼绒布料制作的外衣与一条宽松的灯笼小短裤撇开不谈,最让他感到意外的是安迷修的头上戴着的那对类似于什么奇蹄类动物的耳朵一样毛茸茸的道具,以及他背后拖着的一条明显属于某只奇蹄类动物的尾巴。
看上去还挺不赖,有点适合这只蠢骑士。
雷狮思索了半天,得出了这个结论。
“你……”
安迷修口型变化半天,最终还是憋出了这么一个字来。
“怎么,想在这里打架?”
雷狮淡定得不得了,甚至快速解决完了手中另一根烤串。
“不,恶党你听我说——”
“本大爷凭什么要听你说?”
“你!不行,我们不能在这里打起来。”
安迷修抬头简单预测了一下时间,语气里是抑制不住而流露出的一丝焦急。
“理由?”
雷狮耸耸肩,满脸的不怀好意。细微的紫色电流开始在他周围浮现,映衬着安迷修愈发阴沉的面容来。他突然觉得逗逗这只反射弧略长的器灵也是灵生一大乐事。
看来这场祭典对于安迷修来说意义肯定是不一般就对了。
“我们会波及到其他人的……”安迷修迅速地环顾了一圈四周的人群,紧握的双拳不经意间暴露了他焦虑的内心状况。“而且……”
“这个什么祭典,对你来说很重要?”
“……”
轻哼一声将安迷修的沉默当作了默认,雷狮上前逼近安迷修几步,好看紫色眸子里写满了玩味之情。
“但你知道,这里人类的死活可与我无关。祭典也是。”
“恶党你这样,是不打算顾及与你合作的那个人类的立场吗?”
安迷修一半愤怒一半惊讶地瞪视着雷狮,隔着一定的距离雷狮都能感到他身上控制着针对向自己的攻击气息。
“我为什么要顾及他?”雷狮只是笑,“我和他合作不过是为了离开雷王星,又不是为了帮他。”
“无可救药——”安迷修咬牙切齿。
“别急着生气,安迷修……如果你答应本大爷一个条件能让本大爷满意的话,说不定我就不在这里搞破坏了哦。”雷狮摊手。
“好,我答应你。”
“诶?”雷狮楞了那么零点几秒钟,显然是没想到对方竟然答应得这么干脆。“你这就答应了?也不问问是什么条件?”
“只要你不伤及这里的人类,以及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再者不违反骑士道就可以了。”
安迷修无奈叹息,打算破罐破摔。
“哟,好啊。蠢骑士你可别后悔。”
“我以我所遵循的骑士道起誓,我安迷修绝不反悔。”
“哦,那好。那你就在这三天内伪装成我的伴侣吧。”
……?!?!?!?!?
“……恶党你不要太过分。”
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的安迷修几乎是黑着脸一个字一个字地逼出话来的。
虽然器灵之间对伴侣性别的要求并没有人类那么严苛,但是让他去做这么突破下限的事情,对象还是雷狮,安迷修就表示自己有点接受不能。
“我很过分吗?你也别想太多,本大爷并不是看上你什么的,你不是看上去对这个星球很熟悉么,就权当给本大爷当三天导游就行。更何况——”祭典烧烤屋二楼的免费情侣餐不骗白不骗呐……虽然一开始很想拉着卡米尔试试的,但他看上去似乎只对甜食感兴趣。
当然,后半句雷狮大爷并没有说出来。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看安迷修一副愤怒窘迫交织的表情,他就下意识地感到无比愉悦。
“……恶党你说话能不能一开始就说清楚,导游就导游吧非要用那么容易误导的词汇干什么……一开始就导游不就成了么。”
“我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吧,总之你答应不答应?”
“好吧,成交。”
那一瞬间安迷修总觉得自己似乎和恶党达成了什么不得了的交易。
……
雷狮虽然很想立即去烧烤店二楼扫荡一番,然而安迷修看上去的确是有什么急事想要立即赶去祭祀台的。转念一想之前和卡米尔约好午时一起去看祭典,于是雷狮也只好跟着一起来到了祭典演出的天台上。
距离午时还有半个小时左右,雷狮也无心跟着安迷修赶到祭祀后台去。于是他随意找了一个观看祭典角度比较好的地方,然后打开通讯器联系卡米尔。
待到祭典演出正式开始的时候,祭祀台下可谓是人山人海。雷狮略好奇地注视着台上的光影变化,隐约在其中感受到了一股属于器灵的元力波动。此时是正午,按说应该已经很热了才对。但雷狮却甚至能感到丝丝凉爽。
随着演出的进行,台上祭祀舞动的人的舞步随着音乐的逐渐激越而愈发繁复精彩起来,雷狮眯了眯眼,锐利的目光穿越过重重人影之后,敏锐地发觉在祭祀台后方那个戴着异兽面具的人。那人双手紧握不断闪烁着荧光的冷热双流摆出一个虔诚的姿势,头上毛茸茸的马耳朵显得有那么一点滑稽可爱。
然后那人微微抬头,青绿色的眸子就对上了雷狮的。
安迷修……
就像被什么逗笑了一般,雷狮勾起嘴角对那个方向笑了笑,轻轻说了些什么。
台上的安迷修歪了歪头,面具下露出的那对眼眸稍微暗了暗。
雷狮并没有在意祭典演出到底持续了多久,只是觉得意外地有些漫长。在已经到达尾声的时候,卡米尔因海盗头目临时的安排而不得不立即返回据点,雷狮就顺着准备散去的人群朝祭祀台的后方走去。
还没有走多久,雷狮就看见安迷修从对面的方向有些蹒跚地朝自己这边走了过来。他已经摘下了面具,脸色看上去有些苍白。
“哟,结束了?”
想了想,雷狮上前似乎是想要扶安迷修一把,结果伸出的那只手却对方被一下子拍开。
“嗯……”
安迷修低低地应了一声,结果还是抑制不住地踉跄了一下,一下子撞到了雷狮身上。
“啧,元力透支成这样了啊。”有了之前的教训,雷狮倒是没有再去试着扶安迷修,只是任对方靠在自己身上。“我之前也真是没想到,所谓祭典竟然会需要器灵的元力支持,真是有趣……更有趣的是,你竟然愿意为了这种无聊的祭典消耗自己的元力。”
“这颗星球,是我的本体被制造出来的地方。”安迷修努力地想要自己站稳,结果发觉消耗的元力实在是有些过度,于是也只有继续自暴自弃地靠在雷狮身上。“三天的祭典,六场演出。器灵只需要在第一场上为这颗星球祈福而消耗自身的元力而已……算了,反正你这种一心只想离开你诞生地的恶党也是不会懂的。”
“说得真轻描淡写啊,我就说为什么自开场以来就一直有一种被元力包围的感觉。”雷狮耸耸肩,对安迷修的挑衅不予理会。“这么大的消耗量,我现在就算想要趁机杀死你也是轻而易举的吧~”
反正你也没力气反抗了。
那一瞬间,安迷修真真确确地感受到了自雷狮身上传来的杀意。
糟糕……
他想要驱使自己的身体赶紧动起来,至少要将冷热流召唤出来。但让他绝望的是,失去过多元力的自己的身体似乎已经不能支持他这么做了,就连之前的对话似乎都已经达到了极限。安迷修感觉自己的意识在逐渐离自己远去,他强撑着抬头,最后映入眼帘的只有那双仿佛包含着星辰大海的紫色瞳眸。
他还是没能支撑下去。
雷狮有些好笑地看安迷修最后抬头瞪了自己一眼,然后整个人都彻底倒在了自己身上。他觉得自己身为海盗虽然很喜欢趁火打劫,但是最基本的信用还是会遵守的——他答应安迷修这三天不和他打架也不会惹事,就绝对不会干什么出格的事。
有些遗憾地叹息自己的烧烤之旅又要推迟了,雷狮撇撇嘴有些嫌弃地将安迷修抱了起来,转身离开了祭祀台。
……
安迷修醒过来的时候,发觉眼前是自己完全陌生的天花板。他呆愣着与天花板对视了三秒,突然一个激灵坐了起来。有些茫然地打量着四周,他的脑海里全是雷狮最后那个戏谑的眼神。
诶……看上去自己还活着。
安迷修有些发木地转头,结果就看见那恶党斜倚在房间入口处,满脸不爽地盯着自己。
“……”
安迷修觉得自己一下子清醒了不少。
“醒了?你知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啊,真是能睡啊蠢骑士。”
有些愤懑地开口,雷狮的脸上挂满了明显不怀好意的笑容。
“那,我睡了多久?”
安迷修有些反应不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于是他尽可能让自己冷静下来不要立即抽出冷热流把满是海盗气息的这里炸了,努力镇定着问道。
“从昨天中午你晕过去,到现在,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雷狮咬牙切齿。
“哦,那还真是挺久的。”安迷修认真地点点头,迅速地分析着自身的状况。“那,这又是哪里?”
“这是我房间——”雷狮冷笑。“别忘了,我们的交易是什么。你可好,直接睡了一天过去。”
早知道当时就该让他在那里自生自灭,自己要管他干什么!
“真是稀奇,我还以为你当时会趁机弄死我。”
“虽然没必要遵循什么虚伪的骑士道但是本大爷还是守信的你懂么。”
“……好吧。”
虽然睡了很久,然而安迷修动了动胳膊感觉自己的元力似乎回复了不少。于是心情也不由自主地好了不少。
“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哈?”
“没什么,你不是想让我导游么。还有两天,我们走吧。”
安迷修自顾自说着,若有所思。
……
不认真地去逛逛的话,也许真是感受不到这个所谓祭典的天然市集到底有多大。而且不得不说,安迷修的却是一个称职的‘导游’。
一整天逛下来,虽然还是没能看完全部,但是在安迷修的强势讲解下,雷狮理解得倒也是差得不多了。而此时在夕阳下的安迷修正一本正经地履行着自己的职责,给雷狮讲解着市集内最大的浆果市场的渊源。
雷狮半听半走神地敷衍着,他来到一处摊点,俯身拿起了一个毛绒绒的青绿色果实,仔细端详着。
“那是绿绒果,生长在北半球的灌木丛林里,不是什么很稀有的果实,但是也有人类选择用它加工成一种独特的香料。”
安迷修走过来看了一眼那枚果实,继续补充了下去。
“虽然果实比较廉价,但是如果制作得当的话,它可是一种很名贵的香水的原料哦。”
雷狮没理安迷修,他看了那颗果实好久,想了想,最终把它买了下来。
“……没想到恶党你会有这种癖好。”
安迷修明显有些嫌弃。
“你闭嘴。”雷狮没好气地瞪了安迷修一眼,冷冷。“看上去你对这颗星球真的很熟悉嘛。”
“那当然。都说了这里算是我的故乡。”
安迷修同样没好气。
“啊,说起来。今天是第二天的话,说不定晚上会有烟火出现,会很壮观的。”
“那个倒是无所谓,不过我很好奇,你在这里是和北半球的人类生活在一起么?”雷狮走着走着就出了浆果市场,眼前是望不见尽头的市集和人群,以及部分混杂在其中的同类。“真是安逸到无聊的生活啊——”
“真是没法理解你们恶党的脑回路,把这样的生活当作无聊,所以宇宙间才会有那么多不知死活的海盗吧。”安迷修皱眉,满脸的不可理喻。“虽然……我回来的时候一直住在南半球。”
“南半球?那里不是一片死地么。”
雷狮感到意外地好奇。
“嗯,但我的确是在那边被制作出来的。而且器灵和人类不同,虽然环境恶劣,但是南半球的元力条件倒是特别地好,这样的话生存下去倒也没什么压力。”
“火山和冰川吗……有意思。”雷狮思索了片刻,突然他回头,伸手对安迷修打了一个响指。“决定了,今晚就去南半球简单看看吧?”
“……恶党你不要太过分。”
安迷修对雷狮的想法理解不能。
……
一直到走在南半球的大地上时,雷狮才突然觉得自己之前是低估了这里的贫瘠程度。尤其是在白天逛了一整天北半球之后,这种鲜明的对比感就更加地强烈。
由于没有任何生命的缘故,四下里安静得什么声音都无法听见。偶尔他们大概能听见岩浆泡泡鼓起又破灭的声响,而更多的时候他们只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还真是惊喜啊,这里。”
雷狮四处打量着,语气不明。
“都说了这边没什么好看的,你非要自作自受我也没理由阻止是吧。”安迷修摊手。
“呵,不过是来看看你这种蠢货骑士居住的地方到底是什么样子罢了。现在看来也真是品味独特。”
雷狮来到一处到处都是碎石块的高地悬崖,从这里往远方看,隐隐约约能看到南北半球交界处的部分建筑。他看了看天上即将消散殆尽的晚霞,就着悬崖边缘坐了下来。
安迷修看了雷狮几眼,默不作声地在雷狮另一边坐下,然后抬头望着天空中逐渐明亮起来的星星发呆。
“真是神奇,我本以为我们见面一定会打个你死我活的。”安迷修的声音轻得像自言自语。
雷狮不屑地哼了一声,却意外地并没有出声反驳。
于是一切又再次安静了下来。他们就那样仿佛赌气一般地坐在一起沉默着,直到烟火在天空炸响的声音从北半球远远地传来,打破了南半球永恒的寂静。
“南半球是看不太清的啊……”安迷修努力地望着烟火盛开的方向,低声喃喃着。“明晚就不一定会有了。”
“那种东西,不看也是无所谓的吧。”雷狮顺势躺了下去,紫色的眸子里映出漫天的星辰。
毕竟现在也是不错的……莫名其妙地,雷狮真真确确有了这样的错觉。
明天就是祭典的最后一天了。
……
可能是昨天去南半球跑得有点远的缘故,第三天雷狮出门的时候就已经是中午了。他看了看空空荡荡的据点——海盗们和卡米尔似乎都已经出去了。
转身将自己桌上的一个小瓶子拿起放进随身携带的储物空间,雷狮出门直接就奔向了第一天所去过的那家烧烤店。
“你喊我……来这里做什么……”
当安迷修被拉着在二楼的情侣间坐下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是混乱的。
“就当帮我个忙呗。这家二楼的情侣间是提供免费烧烤体验的。”雷狮一脸理所当然。“我又答应这三天不闹事所以不能来抢,那就只有委屈委屈你了啊。”
……你这是在报复我吧。安迷修暗自腹诽。
然后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内,他看着面前的恶党愉快地干掉了一串又一串烧烤,一杯又一杯地喝着冰镇啤酒……安迷修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遇到了一个假的雷狮。
“那个……”
“……”雷狮并没有理他。
“我说……”
“……”雷狮还是没有理他。
“算了。”
安迷修表示放弃,他拿起面前自己那份的烤串,自暴自弃地吃了起来。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