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灰阑落

这里阑落★
弧长废猫一只√
很高兴能与你们相识★

【雷安】寻与忆(上)

无逻辑的产物,感觉写着写着就雷狮中心自述了orz
私设器灵paro【大概就是类似于刀剑乱舞付丧神那种设定?】,我把私设强行扔进了文里【别介意】,突然就联想了orz
前面铺垫漫长——咳咳。
其实感觉有点安雷安无差【×】
……
……
……
“呵,就凭你也想让本雷狮大爷臣服?”
暴怒的紫色雷霆宛若天罚轰然而至,一时间内上演着一场战斗的巨牙沼泽外围,飞沙走石。
“你还早了几万年呢。弱鸡。”
一切都尘埃落定,他将那柄流动着暴动电流的雷神之锤本体随意往肩上一扛,雪白的头巾随带有血腥味的风肆意飞扬。
雷狮冷哼了一声,上前一脚踩到之前向他挑战的人类头上,居高临下地观赏着那人愤怒而不甘心的眼神。
“啧,还不放弃呢?”
“你也不动动你的脑子想想,你连作为器灵的我都无法战胜,又怎能驾驭我的力量?”
雷狮低头,就像是在端详那失败者的表情。
——真是无聊透顶。
讲真,他都快要厌倦了。
是的,他大概并不是人类,而是一柄名为【雷神之锤】的武器的器灵。这个世界上并不仅仅只存在人类这一个种族的。虽说人类拥有其他生灵无法比拟的智慧,他们在创世神的恩泽下制造万物,包括武器。但有些武器在被创造出来的同时不仅拥有强大的力量,同时还会拥有属于自己的意识,甚至可以拥有除了那对尖尖的耳朵以外类似于人类的模样。而这些武器的意识体,有一个统一的称谓,那就是器灵。
在这个世界漫长的演变历史中,器灵早已习惯了融入人类世界的生活。而人类对武器拥有了一个统一的认知。那就是拥有器灵的武器并不一定强大,但强大的武器一定会拥有器灵。
人类拥有足够的智慧,器灵拥有足够的力量。很多时候双方会为了达到某种目的而进行互相选择。而他们之中的一部分,例如器灵排行榜上前几名过于强大的器灵,本身就拥有不亚于人类的智慧。他们之中的每一位都拥有独特的性格,大多喜爱以他们自己的方式生活。即使他们自然会被各路目的不同的人类觊觎,但多少年来能成功被他们承认的人类却是寥寥无几。
作为器灵排行榜第四的雷神之锤雷狮,更是将什么叫做自由不羁发挥到了极致。黑色的碎发,标志性带着金色星星的头巾,宛如紫色水晶的瞳眸,海盗一般的行事作风,以及他背上从不离身的一把由布条紧紧包裹起来无法看见真容的长剑。
无论是哪一样,都成为了他标志性的特征。
多少年来,不怕死前来挑战他希望能得到他的人趋之若鹜,但几乎没有人能成功过。而他拒绝的手法也可以说是极其狂暴——对于他而言,人类的死活都是无所谓的事情。
而此时,他正踩着一个人类的头颅,那个人不甘而不愿屈服的双眼正死死瞪着他,在半空中与他的视线交错。
“这是什么?你明明失败了。”
就像突然在目光中回忆起了什么那样,雷狮喃喃自语着,紫色的眸子眯了眯,脚上力度更大了几分。
“难道是你所谓的【骄傲】,或者【尊严】么。”
真是不爽的感觉啊。
“这让我想起一个人。”
一个蠢货。
“啧,人类。我改变主意了。”
雷狮的嘴角微微勾起了一个危险的弧度,他俯下身来,神思却不知神游到什么遥远的时光里去了。
“这种神色,和他还真有点像。”
……
雷狮刚刚被制作出来的时候,整个雷王星的上空都肆虐着纵横交错的紫色雷霆。皇室的器匠师小心翼翼地将他的本体磨光拭净,以【雷神之锤】的名义贡献给了年迈的雷王星帝皇。
那个时候的雷狮还是存在于雷神之锤中的一个并不清醒的意识体。他并不能从锤子中分离出自己的身体,只能被动地接受一切。朦胧间他感受到自己被摆上了雷王星一种被称为【祠堂】的地方。一个无聊到极致的地方。
那里平时人烟稀少。放眼望去,狭小的空间内只有一堆虚有其表的华丽死物,安静得让人想要发疯。只有在一些看上去特别大型重要的日子里,他才会被从那里取出来,然后带到各种他无心理解却看上去分外庄严的地方去。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是可以显现出自己的样貌,拥有了可以自由移动的身体,而雷王星已经不知道已经交替了多少代皇室。
【这是一把天赋极高的武器,它的器灵的潜质是无法估量的】
他曾经听过人类这样评价他。而后来,雷狮也明白了自己在雷王星是作为祝器供奉着存在的。祠堂的狭小与迂腐逐渐让他诞生了不满,他生来应为最自由肆意的雷电,而不是被束缚在这种令人厌恶的鬼地方。成为完整器灵的他偶尔会游走在皇室之内,冷眼旁观着腐败皇室内冷酷无情的尔虞我诈与机关算尽,想要离开的想法也日渐膨胀。
那一天终于到来了。
当破门而入的星际海盗们在看到祠台上那柄通体雪白的雷神之锤时,黑发紫眸的少年正肆意地笑着,手上是暴虐的紫色雷电。
“你们是海盗吗?就是那种,嗯~可以自由自在地游荡在宇宙中的海盗?”
海盗们并没有回答,正当他们准备动手的时候,一股强烈的麻痹感瞬间侵蚀了他们的身体——当他们意识到那正是雷狮散发出的威压时,想要求生的欲望就瞬间战胜了对雷神之锤的觊觎之心。
“别怕啊。”雷狮依旧笑着,不怀好意地露出了一颗虎牙。“我决定了,和你们走也许会比这里有意思得多?喂喂,开不开心?”
“……”
那是雷狮第一次,也是目前以来唯一的一次对人类的承认。而理由很简单,不过是为了离开雷王星这个囚笼而已。
逃离的雷神之锤成为了海盗头目的搭档武器。雷狮跟随着海盗们在宇宙中过着【见到好处就要抢,见到弱鸡就要踩】的肆意生活。平时在习以为常的抢夺与杀戮中度过,偶尔闲下来他会坐在桅杆上眺望远方无尽的星河,或者与和自己一起逃离雷王星的盔甲——无定之躯卡米尔闲聊一会。作为器灵雷狮的学习能力却很强,他很快便融入了海盗们的圈子里,学会了许多人类世界的事情——包括喝酒与撸串。
在与海盗团队一起生活的漫长时光里,雷狮逐渐习惯了身为一名海盗器灵的生活,并且逐渐完善着自我。相对应地,他所在海盗团队因为有了他的力量而变得更加肆无忌惮,哪怕在同行中也是颇有名气。
而变故是从某一天夜里开始的。
那天海盗团在星系中游荡了很久,终于在近暮时分在碎星群中看见了远方悠悠行驶而来的一艘载客货船。本着有好处就要抢的原则,海盗们指挥着海盗船气势逼人地就朝着那客船的方向展开了攻势。雷狮唤出了自己的本体,和卡米尔一起从船舷上一跃而下,浑身上下的细胞都在叫嚣着想要好好干上一架。
一开始的攻略是意料之内的轻松无比,这艘载客船并没有海盗们那么优良的条件设施,防护系统也很快就溃不成军。而就在海盗们将飞船搜刮一空,打算凯旋的时候,雷狮却突然感到有什么很锋利恐怖的事物锁定了他们。
“???嘁——!!!”
那一瞬间雷狮将雷神之锤迅速横置格挡,果不其然就与一股巨大的冲击波剧烈地撞击到了一起。
“大哥!!”
卡米尔见状飞速上前想要帮忙,却被面色阴沉的雷狮伸手挡了下来。
“我没事。你先和海盗他们回去,我马上就回来。乖乖等我一会。”
这次似乎来了个有意思的家伙——
雷狮舔了舔自己尖锐的虎牙,紫色的眸子中战火被无法抑制地点燃。
有趣,该不会是个和排行榜前几名的器灵相互合作的家伙吧。
想归想,雷狮还是迅速地挥动起本体的雷神之锤,被激活召唤于此的紫色电蛇疯狂地朝锤体顶端汇聚,不一会,凝聚的电压仿佛能瞬间打通真空层。
雷狮笑着向前,对方也同时冲击了过来。两股强大的力量在剧烈的轰鸣声中相互碰撞炸裂开来,巨大的冲击波甚至殃及了周围的碎星。
雷狮活动了一下自己震得有些酥麻的手腕,危险地眯起了自己的双眸。他能感到对方的能力很有些特殊——那并不是什么纯净元素的冲击,而是类似于冰和火两种力量交织在一起所产生的恐怖打击。
此时他们之间的距离已经近到目光可见的地步。雷狮从散去的硝烟中看见了那人的面容——褐色反翘的发,不为灰尘沾染丝毫的白色衬衫,还有那对幽绿色的坚定瞳眸。
最后,他的目光从那人双手紧握的一蓝一黄两把长剑上转移到对方两颊褐色碎发的后面。在那里,不同于人类的尖耳朵将他作为器灵的身份暴露无遗。
“有趣……真是有趣。”雷狮低语着,听上去就像恶魔的呢喃。“完全自由的器灵吗?身为器灵竟然还会多管闲事?”
从一开始就无法安定而暴动的心情得到了证实。虽然说多少年来器灵们早已可以隐藏自己的身份,毫无压力地融入人类生活,但是器灵们对于自己的同类之间,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一些感应的。
只是雷狮多少没有想到,一只单独的自由器灵,竟然会胆大到只身一人来找他麻烦。
不过看样子,对方也有着相同的想法。褐发的器灵紧握双剑做出了一个攻击姿态,好看的绿色眸子里满是敌意和尚未褪去的一丝惊异。
“我是安迷修,最后的骑士。”
雷狮听对方冷冷地开口这样对自己说道,有些好笑地随意换了个站姿,饶有趣味地打算继续听下去。
“我早就听说近来有个星际海盗团在某强大器灵的帮助下格外地狂妄而目中无人,数不胜数的无辜群众深受其害,而看来那个器灵就是你了?”
“是又怎样?”雷狮嗤之以鼻。
“我本以为,这次能够帮助到那些受难的无辜人类……但看来还是来晚了一步。”
安迷修眼角的余光扫过早已被洗劫一空的载客船残骸,语气变得愈发凌厉起来。
“我作为骑士的道义不允许我再容忍这种事情再次发生了。既然你毫不悔改,恶党,那我今天就要在这里将你就地正法!”
“哦豁?”雷狮挑了挑眉感觉格外可笑。“我还说你是笨蛋呢,还是蠢货呢?身为一只器灵,自称什么骑士啊,你的脑袋是被马踢了吗?”
一言不合就地正法?本大爷还没说什么呢!
雷狮极其不爽地一挥锤子,带起电流一片噼啪作响。
“喂,那个叫安迷修的。想就地正法本大爷?来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能耐吧。”
他嚣张地朝对方挑衅地勾了勾手指,极其愉悦地看见安迷修皱了皱眉头,明显是生气起来。
“如你所愿。”
于是他们再次打了起来。
雷狮已经记不清那天他们打了到底有多久。只记得那双绿色瞳眸中无论落入多么不堪境地都无法磨灭的那份固执与尊严。那就像安迷修手中的冷热双剑一般,足够的坚硬锐利。
“恶党,你的名字?”
“哟,怎么,看上本大爷了?”
“少自作多情了。对所战斗之人报上姓名,这是最基本的礼节。”
“哦,很可惜,我是海盗。海盗不需要遵守礼节。”
“你——!!!!”
那天雷狮回到海盗船上的时候,看上去格外地狼狈。他们的力量看上去势均力敌,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打了好久也不过是互相挂了不少彩而已,谁都无法正真地奈何到对方。
“大哥,你还好吗……”卡米尔略担忧地看着几乎从没这样挂彩过的雷狮,蓝色的眼睛暗了暗。“那只器灵他死了么。”
卡米尔果然也是感应到了么。那家伙是器灵的事。
“没死成,逃走了。”
雷狮明显没好气地说道。多少年没遇到过这么有趣的对手,虽然是双方发觉这次再打下去也是分不出胜负毫无意义而暂时停战,但雷狮就是格外不爽。
安迷修是吧——本大爷记住你了。
接下来的日子倒是格外的平静,海盗们回归了原本的生活,平时在宇宙中游荡,偶尔在某些星球降落一段时间,遇到了猎物便会毫不留情地将他们撕碎。
雷狮对他自己所受的伤毫不在意,遇到该打的架一如既往地打,遇到该抢的船一如既往地抢。只是那样胶着的战斗倒是再也没有经历过。
直到有一天。与之前那次相同的感应突然席卷了雷狮的意识体。他回望了一眼朝他投来目光的卡米尔,轻轻地咧嘴一笑。
雷狮抬头,果不其然。他看见安迷修不知何时站在了海盗船的主桅杆上,手持双剑居高临下地凝视着他。
“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呐双剑的器灵?”
“是双剑的骑士。”
“嘁,果然是脑子被马踢得不轻。”
雷狮撇撇嘴,故意干呕了几声。
“怎么,上次受到的教训还不够么?今天我们可没放火也没打劫,而且这艘船和上面的人类可是我罩的,你明白么。”
“我明白啊。”安迷修看上去非常认真。“所以我觉得,一天不消灭你们这群恶党,一天就存在着很大的隐患。”
woc。
雷狮嘴角抽动了一下,内心止不住地吐槽。
哦我可去你大爷的隐患,还真被你这没马的骑士缠上了不成?
雷狮大爷的内心是千万分拒绝的。
“所以你想怎样吧?”
雷狮叉腰,略烦躁地说。
“把你们正法。”
哦我可去你大爷的正法吧。有完没完呐?
于是雷狮二话不说举起雷神之锤轰了上去,两人很快便离开了海盗船的范围。
再于是当海盗船长带着一干海盗冲出船舱想要看看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他们只能看见很远的一段距离之外互相冲撞的两束光芒——天空中尽是躁动的紫电与失控的冰火元素。
“发生了什么……”海盗团长略懵逼地喃喃自语着,然后反应过来与自己合作的那只器灵似乎并不在场。
站在船舷遥望着远方战场的卡米尔淡淡回头,他看了看站在原地的海盗们,叹了一口气。
“大哥去解决小虫子了,不必担心。”
虽然不允许自己插手什么的,果然还是非常不高兴……
……
雷狮是故意将安迷修引到远离海盗船的宇宙中战斗的。毕竟海盗船上过于束手束脚……而且万一一个失手把船毁了,雷狮觉得把安迷修碎尸八段都没法平息自己心头之恨。
毕竟那可是自己好不容易追求到的自在生活。
这样想着的雷狮加快了自己的攻势,他很烦躁,很想尽快结束这场无厘头的战斗。奈何安迷修实在是个太难缠的家伙。雷狮觉得安迷修一定是个非常固执的器灵,一口一个令人厌恶的骑士道不说,还格外地一根筋。怪不得到现在也没有合作的人类——谁敢和他合作啊,不被活活气死那还真是奇迹。
而此时安迷修用他一冰一火的双剑架开了雷狮的雷神之锤,身影在半空中灵巧地一个变换,那两把剑就夹杂着互不相容的两种元素,凌厉地向他逼过来。
略微走神的雷狮反应慢了半拍,堪堪躲过时脸上就被留下了一道血痕。
雷狮愣了愣,他用指腹擦去脸上的血迹,紫色的眸子里映出血色。
下一秒,虚空中流动的电流就失控了一般几何倍数地膨胀起来。
……大哥?!
海盗船上,卡米尔整个人一颤。旋即义无反顾地跳下船舷消失在了原地。
当卡米尔赶到的时候,最后的冲击似乎已经结束了。
他看见针锋相对的那两人——安迷修浑身上下都是被雷火肆虐的痕迹,原本一尘不染的白色衬衫多处被烧焦,看上去狼狈无比。而仍然与他对峙的雷狮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依旧随意地扛着自身的雷神之锤,另一边肩膀上却是被冷流剑刺了个正着。
雷狮啧了一声,他拔下刺中自己的冷流剑扔了回去,被冰冻的肩膀上紫色电流一闪而过,寒冰就那样破碎成了光点。
“很可惜,看来今天我们也分不出胜负。”雷狮活动了一下受伤的手臂,挑了挑嘴角。
“我不会放弃的,恶党。”
安迷修抬手接住了被扔回来的冷流剑,抬眸一字一句坚定道。
啧。
“真是麻烦死了,本大爷随时奉陪就是了。”
雷狮冷哼一声,转身朝卡米尔的方向走去。走了几步,却突然停了下来。他回头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安迷修,露出一个挑衅的眼神。
“雷狮。”
“啊?”
“我说,本大爷叫雷狮。你不是想知道我叫什么吗?你是不是真的反射弧长?”
雷狮恼怒地甩了两道电流过去,看也不看安迷修瞬间蒙圈的脸,转身拉着卡米尔就离开了战场。
猝不及防被糊一脸电流的安迷修麻痹了好一会才缓过神来,他揉了半天将电流刺激下竖起来的头发们顺回原状,伸出手指挠了挠脸颊。
“哦……”

评论(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