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灰阑落

这里阑落★
弧长废猫一只√
杂食生物,入坑杂多★
很高兴能与你们相识√

【DN】期末季

@真想变成一根水芹啊(这样就可以被鹿吃掉了) 幽啾啾的文,祝她期末一切顺利【自身难保的我】
大学生现代paro,期末日常向,梗是她点的。
至于【在文中体现他们的专业知识】这个……【×】
cp是幽啾啾家孩子~弓牧或者牧弓~
……
……
……
又是一轮期末季。
当卡尔奈修从无梦的睡眠中苏醒过来时,窗外的天空已经开始泛着鱼肚白了。带着些许尚未消去的倦意坐起身来,重重地揉了揉自己的额角。看上去不过十八九岁的褐发青年稍微沉默了一会,从一旁叠放得整整齐齐的衣物中找到自己的校服,不一会便穿戴完毕。
洗漱,整理,井井有条地收拾昨晚并没有计算完的物理公式。卡尔奈修的手在触及到那本摊开参考书时停顿了一下。他合上参考书将它放进书包里,离开自己的房间,然后一下子将正对着自己的那扇房门推了开来。
果不其然——被装饰成蓝灰色调的房间内,他那唯一的“房友”,名为安缇斯的大学生,依旧以一种他无法言说的睡姿酣睡着,丝毫没有任何想要醒来的趋势。
“……”
卡尔奈修有些无奈地合上了房门,快步走到对方身前,一边将声音调到最大,一边简单直接明了地按下了手机闹铃。
快考试了,说好早起一起复习的……是因为从来没有这种习惯吗?不得不说,真是一只任性的鹦鹉啊。
“起床了。”
他无奈地说着。
……
其实卡尔奈修和安缇斯一样,都是阿尔特里亚大学的一名大学狗。只不过他们并不是同一个系的系友……一个在生命科学学院专修药学,另一个在商学院专修经济学。
至于连学院都不同的他们为什么会住在一起?哦,因为他们是在校外合租的。至于他们为什么要合租?卡尔奈修的原因暂且不谈,夏日已经到来,气温不断升高。学院里的寝室都闷得仿佛上辈子是高压锅,而偏偏学校寝室的空调并没有安装完毕,蚊虫又早早地出来肆虐……特立独行如安缇斯直接行李一收房门一踹,叼着冰镇苹果汁的吸管就出了校门来隔壁的合租房区物色住所。夏日炎炎,他略长的发从随意戴上的运动帽下漏出几缕,蓝灰的色泽上跳跃着碎金。
“你也是来合租的?”
卡尔奈修还记得自己刚刚搬进这里时第一眼就看见的关于那个男生的情景——安缇斯带着笑意上下打量着他,手腕一抬扔给他一个苹果,然后指了指他房间的方向。
“我叫安缇斯,以后我们就是房友了。”
极度地肆意张扬,却不令人讨厌。
和他不一样,安缇斯的学习方式也像他这个人一样,自由而又随意。卡尔奈修喜欢泡图书馆泡实验室,喜欢一大早起来晨读,教授们布置的作业总是严谨地完成,早出晚归睡前还会看看自己感兴趣的文献,总被安缇斯吐槽一身的氨气和福尔马林的味道。但安缇斯不同,他上课打瞌睡下课打游戏,偶尔心血来潮也许会听听讲,但听着听着说不定就走神到迷之大陆去了……但让卡尔匪夷所思的是这家伙的成绩在院里却一直是数一数二的那种优秀。而安缇斯被问到这件事唯一的反应就是“啊,那么简单的无聊东西需要听吗?”这般不知悔改……久而久之卡尔奈修觉得自己也没有什么在意的必要了。毕竟毫无意义。
期末季,总是学生们比较于平常相对忙碌起来的时候。毕竟无论是开始复习还是开始预习,那么多科目也是需要时间去看的。
似乎是为了意思意思地证明自己的确也身处期末季,安缇斯突然在昨天晚上向他提出要早上一起早起复习。卡尔奈修琢磨不透安缇斯,也不好拒绝对方突然就爆棚的上进心,于是很认真地就答应了下来。结果……结果就像今天早上这样。
看着连闹钟都闹不醒的安缇斯,他揉了揉自己发痛的太阳穴。
……
“唔嗯……?”
当卡尔奈修忍不住想要去掀对方被子的时候,安缇斯皱了皱眉头,缓缓睁开那双深翠绿色如祖母石原石的眸子,懒洋洋地起身打了个哈欠。
“wow~”
半梦不醒的鹦鹉瞟了一眼一旁的闹钟,忍不住吹了声口哨。
“这么早?”
“是你说要和我一起自习的,该不会是忘干净了吧。”
卡尔奈修平静道,转身出门去了厨房。
“别抱怨了,快点起来。”
直到卡尔的脚步声越来越远,厨房里隐约开始传来叮叮哐哐的声响时,安缇斯才慵懒地伸了个懒腰,扯过自己昨晚扔在一旁的校服开始着装。随性地扣好上装的排扣,拖沓着印着鹦鹉的拖鞋。他推开洗漱间的门,脸上挂着那抹满是他风格的笑。
“哈,有点像个奶爸呢,卡尔。”
……
“大早上的,就别喝那个了。不健康。”
看着安缇斯手上还没打开的幽灵花汽水,卡尔奈修想了想还是把它夺了下来,打开冰箱放了回去。
他转身,将刚刚热好的牛奶递到安缇斯手里,然后将黄油均匀地涂抹到松软的面包片上。
“吃吧。”
安缇斯饶有趣味看了看手里的牛奶,一反常态地并没有说些什么。当卡尔吃掉自己的最后一片面包的时候,他端起杯子将牛奶一饮而尽。
“呐,我说吧,卡尔。”安缇斯舔着唇角残留的些许牛奶,冲着卡尔奈修噗嗤地笑。
“你真的有点像西幻里古板的圣职者?”
“哦?”
“还有,我打开冰箱的时候发现那些东西都被认认真真地分类排放过……你该不会是还把它们当做你做那些无聊实验的时候的各种药剂?然后对它们分类?”
“啊,那个。习惯了而已。”
“噗~”
不知道被触及了什么的确很好笑的笑点,安缇斯毫不客气地大笑起来,从卡尔奈修的角度来看,甚至可以看见从他眼角笑出的泪水。
“好了不说了。”安缇斯笑着起身看卡尔奈修收拾早餐后的残局,打开冰箱还是将那瓶幽灵花汽水摸了出来。
“哦,对了。有件事忘记了。”
打开冰箱门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似地回过头来,对着卡尔打了个响指。
卡尔奈修抬头,正好对上那人那双深绿色的通透眼眸。安缇斯嘴角带笑,轻轻地变换了几个口型。
——谢谢啦。
……
六月份的气温还是很让人煎熬的。
虽然并没有酷暑七八月那么热,但是也并不低。作为大学狗,安缇斯上午已经没有课了。因为教室有空调的缘故,他勉强去听了听波普教授的微观经济学习题课。把玩着手里的记号笔,目光却游移到窗外,看着树枝上蹦来蹦去的麻雀们发呆。
看得出来外面的太阳很大,隔着窗户隐约还能听见昆虫们神经质的叫声。
这种天气,卡尔那家伙现在应该还闷在实验室里吧……那里可没有空调,上次安缇斯无聊去看了看,虽然实验室的窗户全部开着,但那种温度他也无法想象那家伙是怎么忍下来的。
想到这里,安缇斯歪了歪头。他将桌上的文具资料全部收好,趁教授不注意偷偷溜了出去。
嘛,反正这种课,自己听不听都是无所谓的。
二号教学楼距离生科院的实验室有一段不长却也不短的距离。途中还会经过学院内最大的那家教育超市。停下来在兽人族小女孩那里买了几支果味棒冰,安缇斯想了想,从冷藏柜里摸出一瓶冰镇牛奶。
……
安缇斯是悄悄推开实验室的门的。
他饶有趣味地四下张望了好久,终于在一堆堆实验台和其他几个为数不多的学员身后看见了卡尔奈修。
卡尔奈修此时似乎正做着什么合成的实验,他身旁实验台上的分馏塔内有什么液体正不断地蒸发冷凝着。他在比较靠窗户的位置,室外的阳光丝丝缕缕映射在他一脸认真的面容上,隐约还有几颗汗珠顺着弧线滑落。
还真是忙啊——安缇斯这么想着。
想了想还是并没有上前去打搅对方,安缇斯就那么安静地在门外晃悠了晃悠,直到手中另外几支冰棒化成了冰水。他看了看它们,然后将它们扔进了不远处的垃圾桶。
百无聊赖地抬头看了看时钟,已经快到吃午饭的点了。
当卡尔奈修终于从实验室出来的时候,他看见安缇斯蔫不拉几地观察着生科院门口的几块表彰牌,手里还紧紧拿着一瓶苹果味牛奶。
“安缇斯?”他疑惑着开口。“你怎么……”
“啊?卡尔你终于出来了?”
转身看见卡尔奈修,安缇斯像是终于结束了什么要人命的任务一般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朝着他挥了挥手。
“你做实验的时候看上去可是格外地枯燥无聊。”
“你什么时候来的?”
“啊?我?我大概一下课就来了吧。”
安缇斯笑了笑将手中早已经被捂热的牛奶塞到了卡尔手中,顺便插了一支吸管进去。
“这个是早餐的谢礼?”
“对啊,还有不一起吃个饭吗?”
……
空调是无比可爱的宝藏!
午休时间。一回到合租处的两人立即打开了空调的开关。凉爽的风瞬间充满了狭小的房间,温度也终于是一点点降了下来。
“呼啊~”
惬意地感叹一声,安缇斯啪叽一声倒在了蓝灰色的老式沙发上,引起沙发吱呀一声呻唤。
“复习得怎么样了?”
卡尔奈修从淋浴间简单地冲了个凉水澡出来,拿毛巾擦拭着自己微长的褐色头发,看了眼在沙发上自由伸展的安缇斯,忍不住就问了一句。
“复习啊,当然是按照计划在进行。”安缇斯眨了眨翠绿的眸子,笑了笑。“你呢?”
“时间有点紧……”
“啊哈?”
不由自主地又是一声感慨的口哨,安缇斯的表情简直就像是看见了托马斯在愉快地吃着缇娜的猎犬营养餐。
“像你这么努力的人也会这么说?”
“毕竟课多……实验也多。”
卡尔奈修无奈地耸耸肩,在安缇斯身边坐下,安静地闭目养神。
“那也真是辛苦了?”
没有回答。
安缇斯扭头看了看卡尔的侧颜,半晌又将头扭了回去。他起身走进自己的寝室,扯出一条毛毯然后小心翼翼地搭在了卡尔奈修身上。
那也真是辛苦了呢。
卡尔奈修睡着了。
……
“嗯……?”
等到卡尔奈修醒过来的时候,从室内光线来看似乎已经很晚了。
?!?!。!!。!。?。???
他一下子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意识到什么从身上滑了下去。仔细看了看,那是安缇斯最喜欢的那条印着各种鹦鹉图案的毛毯。
我睡了多久?
他抬头看了看墙上那块钟表,眼中的光顿时暗了暗。
下午四点半。
“卡尔你醒啦?”
语气依旧是那么轻松愉悦,安缇斯翘着二郎腿在不远处停下自己操纵着游戏角色的手,蓝灰色的手机上荧屏还在闪烁着跳动的光。
“为什么不喊我?”
意识到对方语气中一丝丝的生气,安缇斯关了手机游戏,无所谓地歪了歪脑袋。
“我看你睡得那么熟,反正今天下午你也没有课不是么。”
“别告诉我你打算去图书馆?”
卡尔奈修表示沉默。
“我说,你也太不注意你自己了吧。”故意长叹了一口气,安缇斯摊了摊手,顺便做好了防止对方一个忍不住暴起和自己打一架的准备。“想知道你为什么会一觉睡到现在么,你不觉得你平时实在是把自己逼得太累了么?”
——我觉得你已经足够努力了。
“有时候放松一下也许会有更好的效果,也许你可以试试~”
安缇斯一脸严肃地说完,下一秒又在沙发上自由伸展了起来,嘴角带笑。
“所以说啊,要不是什么该死的期末季,这种没有课的日子就该在这里打打游戏或者出去好好玩玩什么的嘛。啧啧啧。”
“你不已经在这里玩了一下午了吗。”卡尔奈修暗示性地用眼神瞟了一眼安缇斯手上依旧亮着的手机游戏界面,脸上却是柔和了不少。
“卡尔要一起玩吗?”
“不要。”
“要试试吗?”
“不要。”
“试试呗试试呗?”
“……”
“不如讨论一下晚上吃什么?”
……
【今天过得有点堕落】卡尔奈修这么想着。
但是也不太坏。
看了看手机屏幕上依旧闪烁着的“game over”,他退出了游戏界面,嘴角上是自己都未察觉的笑意。
也许,这样,真的不错?
但愿期末考试不要GG。
“真没看出来你的游戏天赋还挺不错。”安缇斯依旧在手游上奋斗着,略微惋惜地看了看卡尔奈修的game over。“虽然停在这里挺可惜。”
“也差不多了吧。”
卡尔奈修起身伸了个懒腰,他扭头看向窗外,俨然已经是晚上了。
他们租住的地方与阿尔特里亚大学仅仅隔一条街道,卡尔从窗户往外看,甚至还能看见街道上人来人往。有人匆忙,有人安然,有人悲伤,有人恋爱。
他竟然觉得这样的生活也不赖。
“卡尔?你要一起点外卖吗?”
安缇斯的声音从沙发那端传来,带着点慵懒。
“我记得,我们似乎吃过晚饭。”
卡尔奈修正色道。
“夜宵啊~一边打游戏一边吃夜宵你不觉得很享受吗?”
“不觉得。”
“诶——”
“拒绝。”
“喂喂……”
彻底无视掉安缇斯又对自己说了什么,卡尔奈修从沙发上起来,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打开今天一直放在那里的背包,从里面拿出笔来,又打开抽屉取出了一本厚厚的烫金笔记本。
他翻开笔记本,认真地在上面写下了什么。
“你明天早上还要和我一起么?”
听见门口窸窸窣窣的声响,卡尔奈修并没有抬头,却突然这么问了出来。
“那还用说?”
不知何时已经站在门口的安缇斯理所当然地这么回答,然后他们一起笑了。
END
……
……
……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终于可以安心做一只米虫猫啦【bushi】

评论(4)

热度(6)